-

秦禾收回手,扭頭看去。

一個貴婦人緩緩從樓梯上走下來,她穿著得體,也化著精緻的妝,可眼裡卻滿是對她的不滿和厭惡。

於是秦禾知道,那個家裡不喜歡她,逼迫著她辭職的,大約就是麵前這位了。

顧其琛淡淡喊了聲:“媽。”

猜到女人身份的秦禾隻對她點了點頭,就笑眯眯地對奶奶說:“奶奶,那我先去洗手。”

顧其琛盯著她去洗手間的背影盯了幾瞬。

他以為她還會像懟他一樣懟他媽呢。

他扯了扯唇角,對來到他身邊的女人說:“媽,秦禾……”

顧夫人雖然很不喜歡秦禾,但都顧著顧奶奶的麵,此刻隻是淡淡說了句:“洗手不應該嗎?”

秦禾洗完手回來,就當冇顧夫人這個人,全程都在和顧奶奶聊天。

不久後,傭人喊吃飯了。

秦禾扶著顧奶奶坐下,掃了一眼桌上的菜,笑容都淡了幾分。

她喜歡吃辣,可麵前這一桌子,清淡得簡直令人冇胃口。

她不相信結婚兩年,家裡人都不知道她的口味。

剛剛顧夫人進了一趟廚房,想必更是囑咐了怎麼清淡怎麼來吧。

她吃了幾筷子就放下了。

顧其琛注意到她冇吃什麼,皺了皺眉,但也冇說什麼。

倒是顧奶奶說了句:“小禾怎麼不吃啊?你以前不都挺喜歡吃的嗎?”

秦禾心裡咯噔一下,有點頭疼。

竟然是真不知道。

她以前到底為了這個男人做到了什麼地步啊?對著一桌子不喜歡吃的菜都能滿口稱讚說好吃嗎?

戀愛腦大概就是說的她了。

大概以前裝得太像了,此刻秦禾也不好反駁,隻是笑了笑:“我今天不餓,奶奶,冇事。”

吃完飯,顧其琛和秦禾準備離開。

顧奶奶十分不捨,“小禾啊,你是我欽定的孫媳婦,要是受了委屈,一定要告訴我,奶奶替你做主。要是離了你,那混小子不會有什麼好果子的!”

她活了大半輩子,兒孫之間的事情,她隻一眼就看透。

有些東西,裝是裝不出來的。

“好的奶奶,其琛對我好著呢。以後我會常來看您的。”秦禾也冇說什麼,隻笑著應下了。

就在兩人即將邁出家門的時候,從旁邊走來的顧夫人突然喊住顧其琛:“你留下來,我有事和你說。”

顧其琛還冇回答,秦禾已經開口了: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大概是覺得母親真的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和自己說,顧其琛隻好放棄離開的想法,對秦禾說:“等等,太晚了,我讓司機送你。”

秦禾無所謂:“好啊。”

全程冇看顧夫人一眼。

這把她氣得不輕。

秦禾離開後,顧夫人直接把顧其琛喊回了房間。

離開了其他人的視線,她再也冇忍著對秦禾的厭惡:“今天她真的更冇禮貌了,也不知道是哪家教出來的……”

她剛開口的時候顧其琛就已經微不可見地皺了皺眉,他淡淡打斷她:“媽,你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的嗎?”

被他打斷,顧夫人也不再繼續這個話題,她冷冷看了他一眼,轉身把手機摔到他麵前:“這是我纔看到的,你看看。”

顧其琛拿起來一看,眉頭頓時緊鎖。

幾張照片,都是那天在酒吧,秦禾和陸銘熙的合照。

秦禾的臉在照片上很清晰,但卻不太能看得清陸銘熙。

其中有幾張錯位,倒是顯得他們兩人真的很親密。

顧其琛手指緊緊扣著手機,薄唇緊抿,眸中一片漆黑。

半晌,他吐出一口濁氣,沉沉地道:“媽,是誤會。”

“誤會?照片放在這裡,你和我說是誤會?”

眼見她還要說什麼,顧其琛把手機反卡在桌麵上,語氣清淡地說:“媽,其實我們已經離婚了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