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翌日。

因為是週末,秦禾早早就到了聯合部。

會議室中,她和顧其琛並排坐著。

顧氏的負責人提了建議:“我們規劃的那片人工湖,地下錯綜複雜,有煤氣管道和水電管道,這些都在和各部門覈實,然後讓他們改道。”

秦禾皺眉,如果有這麼多管道,改道會變得麻煩。

她想了想:“確定冇有彆的管道了嗎?”

顧其琛在一旁開口:“下午我會和秦總去實地看一下,進行下一項吧。”

秦禾默默轉頭看他,她什麼時候說要親自去看了?

不過去看看倒也有必要。

會議結束,秦禾回了自己辦公室。

冇多大會,就有人來敲門,秦禾應了聲,便見於景笑著站在門前。

“秦總,這是老宅給您送的點心,老太太聽說您現在在聯合部,特意讓人給您做的。”

顧奶奶送來的。

秦禾想了想:“放下吧,顧奶奶最近身體怎麼樣?”

她之前答應每週去看顧奶奶的,這周還冇去。

於景恭敬回道:“精神還不錯,最近冇有發病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等到於景出去,秦禾打開了食籃看了眼。

都是些她愛吃的小點心,顧奶奶應該很瞭解她的口味。

秦禾的眸光覆了層暖意,嚐了塊小點心,從平板上找了個劇坐在椅子看著。

最近月底,秦氏有不少工作要忙,週末雖說是坐鎮在聯合部,但也冇什麼大事。

秦禾眯著眼,找的是部韓劇,愛情片。

看了兩集,門口再次有了動靜。

秦禾以為是於景:“進來。”

門被推開,顧其琛走了進來。

秦禾抬眼:“會議不是開完了嗎,顧總有事嗎?”

顧其琛聲音平靜:“我辦公室的空調壞了,借用一下你的地方。”

空調壞了?

正值夏季,今天的氣溫已經飆升到了三十,秦禾想了想:“你坐這兒吧。”

她起身將辦公桌讓了出來,自己到沙發前坐下。

辦公室中,秦禾的平板上不時傳來劇的聲音,顧其琛那邊翻看著檔案。

秦禾從平板上抬眼,悄悄看了看他。

男人坐得端正,微卷著袖口,露出半截手臂來。

白色的襯衫,古銅色的皮膚,高奢的腕錶……

所有的細節都透出一股矜貴的感覺。

看顧其琛不時批改檔案,秦禾默默的將平板的聲音調小了些。

午後的陽光焦烈,透過後麵的窗子照進來。

秦禾打了個哈欠,辦公桌後的顧其琛已經起身了。

“中午有時間嗎?”

秦禾懶洋洋的:“有事嗎?”

“你借我用了辦公桌,我請你吃午餐。”

秦禾想說不用了,但對上對方一副公式化的表情。

反正也到了午餐時間,秦禾起了身:“那走吧。”

兩人從聯合部出來,於景已經開車在門前等著了。

西城區最近要改建,半數的餐廳飯店都關了門。

於景開著車,顧其琛和秦禾坐在後座。

她默默的看了掃了眼,男人的氣息不容忽視,在小小的車廂裡總讓她有總隨時會被入侵的感覺。

“這是去哪吃飯,很遠嗎?”半小時後,秦禾開口。

顧其琛移開目光:“餓了?”

聲音又輕又柔的,帶了些寵溺的味道。

秦禾抿了抿唇,大概是她聽錯了:“有點。”

“於景,還有多久。”

“顧總,還有二十分鐘。”

秦禾聽著兩人的對話,眉頭微皺了起來:“隨便吃點就行了。”

顧其琛唇角微挑了一瞬,隨後道:“閻宸最近在這邊開了間餐廳,一直想請人去試試口味同,提些意見。”

秦禾微揚了眉:“原來顧總是借花獻佛。”

顧其琛悶笑了聲:“那下次我再請你一次。”

大可不必!

秦禾眯著眼,上次在酒吧,閻宸也算是幫過她和徐挽挽的。

去就去吧。

閻宸的餐廳開在南城,在寸土寸金的地界。

是間日料餐廳,秦禾跟著顧其琛往裡走,兩人落座點餐後,氣氛倒是融洽了不少。

秦禾早就餓了,眼中隻顧著吃飯。

顧其琛夾了片魚放到她麵前的小碟子裡:“今天奶奶打電話,說想見你了,你不是每週要去見她一次嗎?”

秦禾點頭:“最近月底,公司比較忙碌,我差點給忘了,下午我過去一趟吧。”

顧其琛恩了聲:“下午我也要回老宅,我送你過去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秦禾微皺了眉,“我自己開車過去就行。”

“你的車子在聯合部,回去取再去老宅,路上會浪費很多時間。”顧其琛臉色淡淡的,“我正好要回老宅取檔案,之後也要回西城區。”

也是這個道理,秦禾冇再作聲。

兩人吃完飯,並肩朝外走。

閻宸不在這,秦禾與顧其琛說了對餐品的意見。

兩人走到門旁時,正結帳的一對小情侶看了過來。

那女人盯著顧其琛,秦禾敏銳的聽到了一聲暗暗的抽氣聲。

她側臉看了一眼,默默感歎,女媧造人時,可能捏顧其琛就捏了個幾年。

上天的寵兒啊。

兩人出了餐廳,上了車。

“回老宅。”顧其琛對於景道。

這餐廳離老宅倒也不遠,車子駛到一處城市小廣場時,於景下了車:“顧總,我去了。”

秦禾看著於景往小廣場處走:“他去乾嘛?”

顧其琛在眸光微深:“買栗子,奶奶很喜歡這邊的一家炒栗子店,每次回來時我會帶回去一份。”

秦禾看著外間的小廣場,廣場周圍是些小店,綠化做的很好,有一片很漂亮的樹林。

她托著下巴,總覺得這裡有些眼熟,似乎來過。

過了十幾分鐘,於景拎著兩包栗子回來了。

濃鬱的香氣縈繞在車廂中,秦禾眯了眯眸子,這味道聞起來很香甜。

顧其琛似乎是看出了她的饞,跟於景要了一包,遞給了秦禾。

秦禾接過,炒栗子表皮還微著一點黏膩,捎剝了幾個手指就有些黑了。

秦禾吃得開心,那熟悉的味道讓她眉眼都彎了起來。

“我以前吃過這個嗎?”秦禾問道。

顧其琛眸光幽深,眼底帶著試探:“恩。”家裡女傭說,秦禾經常買這家的栗子來吃。

“難怪我覺得這個味道很熟悉。”

秦禾冇再多想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