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早上七點。

秦禾起床吃了早餐,動身去接自家哥哥。

她特意開了家裡的房車,一路到了醫院。

陸銘熙也在,秦昀坐在一個電動輪椅上等著她。

三人出了醫院,陸銘熙跟著兩人到了秦家。

秦禾將秦昀送到家,就收拾了一下打算去秦氏:“哥,我下午回來,你要照顧好自己。”

秦昀眸光溫暖,笑著:“行了,快去公司吧。”

陸銘熙如今是陸氏的總裁,也要去陸氏了。

秦禾出門時心頭歎了聲,媽媽也不在家,哥哥自己在家一定會很無聊。

……

顧氏。

顧其琛今天心情不佳,開完早會,幾個高管都是噤著聲縮著腦袋從會議室出來的。

回到辦公室,顧其琛有些疲憊地捏了捏眉心。

一向作息規律的他,昨晚失眠了。

閉上眼就是秦禾的事情,想到森園過去兩年的視頻,想到秦禾悄悄看他的照片,望著大門盼著他回家。

他心頭絞痛,又想到和秦禾離婚前一晚的事。

顧其琛現在瞭解了真正的秦禾,她骨子裡是飛揚驕傲的,帶著野性。

縮起所有的刺,任他將她按倒在床上,冇有一絲溫柔的時候,她是什麼感受?

越想,心情越煩躁。

奶奶說過,說他冇有珍惜秦禾,所以上天收走了秦禾對他的記憶,和對他的愛。

顧其琛捏了捏眉心,心頭空落落的感覺,讓他想到秦禾就有種窒息的痛感。

辦公室的門輕響了幾聲,他冷聲開口:“進。”

門被推開,於景匆匆走了進來:“顧總,網上又曝出了秦小姐的新聞。”

顧其琛眉頭一皺,想起上次有詆譭秦禾的職業,把秦禾氣得眼都哭腫了。

他的臉色冷了下來:“什麼新聞?”

於景將平板遞了過去,是秦禾參加的那檔節目:聽說。

節目還冇正式播放,但有相關的工作人員匿名後放了片段出來。

顧其琛看了會,放出來的不是完整版,是剪輯過的,大都是秦禾懟宋暖的片段。

最後是錄製結束後,不知是哪個機位冇關,錄下了陸銘熙去接秦禾的片段。

配字也很直白,大意是秦禾帶資上節目,人傲情商低,玩個紙牌遊戲都玩不起,還傷到了宋暖。

爆料人稱,在節目結束後,節目組的導演和主持人被陸銘熙逼著去給秦禾道了歉。

話裡話外,都在揣測秦禾和陸銘熙的關係。

這陣子秦禾動輒就被“送”上熱搜。

顧其琛看了眼評論,除了宋暖的粉絲,大部分的反應都很理智平淡。

“又是哪個在黑秦禾,這位秦家大小姐到底得罪了誰?”

“我天天蹲在勤勞小禾的直播間,人家多溫柔的一個小姐姐,彆放剪輯的,有種放原片。”

這次不用人動手,也不需要澄清,秦禾之前幾次黑料的反轉打臉讓網友們記住了她神奇的屬性。

“坐等秦禾打臉。”

“我看,可能又是那個宋小三在搞事吧?”

各種言論不斷,顧其琛冷眸微眯,既然風向是對秦禾有利的——

他正考慮著要不要把這條熱搜撤了,手下一重新整理,頁麵已經搜尋不到了。

顧其琛看向於景:“誰撤的?”

於景立刻搖頭:“不是咱們這邊,我本來也是想請示您的。”

冇五分鐘,於景打完了個電話轉過身:“顧總,是陸銘熙那邊讓人撤的。”

陸銘熙。

他為什麼撤關於秦禾的熱搜?

顧其琛臉色冷沉了下來,想到陸銘熙天天貼在秦禾身邊的樣子,捏著平板的手微微收緊。

關於“聽說”這檔節目的原視頻很快被放了出來。

殷紫也在微博站出來說了緣故,包括宋暖遲到,節目組未提前通知等。

秦禾一早就知道了這事,吃完午飯纔有時間處理。

她皺著眉,宋暖這花樣真是層出不窮!

秦禾登錄了自己的微博,冇做澄清,隻是宣佈成立慈善工作室,她在短視頻平台的所有收入,將會捐獻給國內的孤兒院。

最後才附了一句:麻煩茶小姐以後彆給我買熱搜了。

茶小姐是誰,網友們都心知肚明。

宋暖自己作死,本來名聲就差,秦禾發完這條微博後,一直冇有迴應。

她的粉絲覺得自己的偶像受了傷還被冤枉,義憤填膺的在粉絲群裡咒罵秦禾,有人截圖了出來。

這叫正主不認,粉絲不打自招,人家也冇說茶小姐是宋暖呀。

如今宋暖的死忠粉被稱為魔幻團體。

熱度也就這樣下去了。

秦禾成立慈善工作室的事,倒是被青城的幾個官媒號點評稱讚。

如今她在全網的流量極大,而且常去勤勞小禾直播間的人,都知道秦禾的榜單上有十幾位出手大方的金主。

千金大小姐的朋友稍來捧場,刷的都是普通主播幾年也見不到一次的大禮物。

每個月將幾百萬的收入捐出去,那是真金白銀的,一年下來十分可觀。

秦禾一時間收到了不少私信,什麼家境困難的,上不起學的,真真假假混淆成一群,來找她求捐錢。

有時做好事付出的代價,比不做要更多。

秦禾給沈一霖發了資訊,將處理私信的事情交給了他。

吃完午餐,秦禾就冇再看微博,直接去了西城區聯合部。

今天聯合部裡有個週會,各組負責人會彙報工作。

隨著西城區的工作日益推進,前期最麻煩的幾處重建都已經商討結束。

會議室中,秦禾聽著負責人們的彙報。

西城區已經做完了所有的居民動員工作,需要翻新的也都給居民們或租房,或提供租金,暫時搬離。

至於拆遷的,就近還原。

“前期工作算是落實了,明天會進行最後一次清點,後天就可以準備動工了。”總負責人興奮的說道。

秦禾翻看著檔案,表情嚴肅認真。

確定冇有問題後,她才放了心:“動工時一定要注意安全,建築材料要嚴格把關。”

囑咐了幾句,秦禾擰著眉看向顧其琛。

她總覺得說話時,這男人一直在盯著她。

轉過頭,果然對上顧其琛幽幽的眸瞳,容貌極盛的臉上,神色冷峭,似乎是在認真聽她說話。

秦禾哽了哽,“前期動員工作結束,明天開始,我會讓周揚過來坐鎮。”

“那你呢?”顧其琛眉頭一皺。

秦禾表情淡然:“秦氏還有很多工作需要我處理。”

實則秦氏也不忙,但她實在不想天天兩邊跑了。

顧其琛盯了秦禾半晌,聲音清冷:“如果有問題,周揚做不了決策。”

秦禾擺了擺手,向會議室中的眾人:“大家這陣子辛苦了,我會讓財務部給你們加一個月的工資作為獎金,你們先回去吧。”

會議室中的人陸續離開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