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秦禾說要重新回來入職,領導很高興:“那太好了!現在正好在招人呢,而且你也知道,這工作來應聘的很少。”

秦禾也很高興:“那我現在就可以辦理入職嗎?“

“當然,隻是怕同事們會有些閒言碎語……”

“我不怕。”

剛纔已經聽了一路了,而且她相信,以她的工作能力,這些閒言碎語要不了多久就會銷聲匿跡。

於是秦禾直接辦了入職手續。

領導挪了一間新的辦公室給她,秦禾收拾東西收拾一下午,她抱著一堆書走回辦公室時,還在牆上看見了榮譽榜。

而她,也赫然在列。

秦禾抬眸望著那張照片裡還顯得有些青澀的自己,不禁笑了笑。

即使兩年冇接觸工作,她也相信她可以做得更好。

等她收拾完東西時,天色已經漸晚。

她有些疲憊地伸了個懶腰,拎起掛在一旁的小西裝外套,掛在臂彎裡,懶懶散散地往外走去。

路邊停著一輛漆黑內斂的布加迪,秦禾隨意掃了一眼,頗不在乎地扭開目光。

她正邁步往旁邊走,就聽旁邊傳來一聲恭敬的呼喚:“太太。”

四周空無一人,這聲“太太”隻能落到她的頭上。

秦禾蹙蹙眉,看見了一個戴著眼鏡的男人正微笑著看著她:“太太,先生有事兒找您,希望您今天和他一起回老宅。”

車窗緩緩搖下,男人毫無瑕疵的側臉出現在秦禾麵前,他眼神冷淡,就這麼看著她。

彷彿不是在求她辦事一樣。

秦禾來了點惡趣味。

隨即,她提起唇角冷笑了一聲,嗓音也很強硬:“第一,彆喊我太太。第二,有什麼事讓你家先生親自下來和我說。”

助理頓時犯難了,回身想和顧其琛說什麼的時候,他已經打開車門下車了。

“現在倒是很厲害。”顧其琛垂眸睨著她。

秦禾眼尾微微上勾,瞥了他一眼,正想說什麼,顧其琛已經接著開口了:“可這不是我求你辦事,是奶奶希望你回去看她一趟。”

見秦禾有些疑惑看來,他淡淡補充:“奶奶年紀大,我冇跟她說我們離婚了。她很喜歡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秦禾這人,一大優點,孝順。

尤其是對跨一輩的。

更尤其是喜歡自己的。

顧其琛不知道是不是摸清了她的套路,一副勢在必得她會去的樣子。

雖然有點憋屈,但她絕不會吃虧。

“行,我去。”秦禾環起胸,微微揚起下巴,“讓你助理去把我車開走,不然明天我冇法上班。”

顧其琛眯了眯眼睛。

他助理去開車,他的車就隻能自己開了。

這是讓他給她當司機呢。

算盤打得挺好。

秦禾盯著他看。

她不信他不答應。

果不其然,顧其琛對著助理揚了揚下巴。

秦禾嘴角一勾,摸出鑰匙扔到助理懷裡:“白色路虎,謝了。”

隨即,她打開麵前布加迪的後座車門,矮身坐了進去。

助理拎著鑰匙:“顧總……”

顧其琛冇什麼表情,語氣也冇什麼起伏:“去吧。”

這時,秦禾又探出腦袋,對助理報了一串地址。

她當然不可能傻到把秦家的地址告訴他,隻說了她自己的一個小公寓的地址。

說完,秦禾抬眸,笑容明豔,對著顧其琛挑了挑眉:“走啊。”

隨即,窗戶漸漸合上,她的側臉也從視線裡消失。

顧其琛從胸腔裡發出一聲淡笑,坐進駕駛座。

秦禾心情舒暢,翹著腿。

總算讓這狗男人吃癟一回。

一路上,顧其琛大概和她敘述了一下她以往回顧家都需要做的事情,聽得秦禾煩不勝煩,她最後一擺手:“我知道知道,孝敬老人誰不會啊。”

顧其琛是真怕她露餡,畢竟現在的她和以往的她差的不是一星半點。

然而,等他看見秦禾掛著柔軟的笑意,蹬蹬蹬跑到他奶奶麵前,親昵地喊著“奶奶”的時候,他才覺得自己真的想多了。

秦禾把老人家逗得直笑,掩蓋不住對她的喜歡。

秦禾也笑眯眯地腹誹,奶奶真可愛,可比她孫子強多了。

“小禾這麼久冇來看我,是不想我這老太太了嗎?”

“怎麼可能?奶奶,我這段時間太忙啦。”

老人家輕輕彈了她一個腦蹦:“貧嘴。喏,剛切好的水果,去吃點吧,吃飯還要一會呢。”

“好嘞。”

秦禾剛伸出手,就聽旁邊傳來一聲不悅的嗓音,尖銳又帶著諷刺。

“回家不洗手就吃東西,誰給你養成的壞習慣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