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走到餐廳外,顧其琛轉過身,“宋暖,剛纔閻宸在,所以我想給你留一點麵子,但你要知道我們已經分手了,以前你救過我,我會在彆的地方補償你。”

“我不要彆的補償,我隻要你!”宋暖咬著牙,一把把人抱住,“其琛,你阻攔不了我的,從前你為我付出了那麼多,這次,我也可以的!”

顧其琛冷著臉拉開了她,轉身走向街旁的車子。

走到車邊時,他停下腳步。

街對麵,一輛房車前,早該離開的陸銘熙和秦禾站在車邊。

房車的輪胎癟了一個,陸銘熙打著電話,正對誰吼著。

秦禾懶洋洋的倚在車上,正和一個路過賣花的小女孩說話。

說了幾句,她接過了小女孩的花籃,陸銘熙掛了電話跑去付了錢。

顧其琛臉色沉了下來,街對麵,陸銘熙突然看了過來,兩人對視間,對方露出一個挑釁張揚的笑。

按陸銘熙的想法,顧其琛會氣走。

可那男人徑直朝這邊走了過來。

陸銘熙眯了眸,看向一旁的秦禾,她正抱著花籃。

“小貓兒,你先上車上等吧。”

秦禾也看到了對麵走來的顧其琛,還有他車旁的宋暖。

顧其琛走到近前:“你的車壞了?要我不要我送你一程。”

陸銘熙在一旁擋了過來:“我們馬上就修好了,不勞顧總費心了。”

顧其琛冇看陸銘熙,隻是緊緊盯著秦禾。

秦禾凝了眼不遠處緊盯著她的宋暖,懶洋洋的:“顧總還是送自己女朋友去吧。”

她抱著花籃上了車,坐好後看了眼陸銘熙:“快點。”

看似不耐煩的語氣,卻把他拉到了自己人的行列。

陸銘熙咧著嘴笑:“打過電話了,車馬上就到。”

顧其琛被拒了,車門在他麵前被拉上。

陸銘熙笑得張揚:“顧總,您的女朋友還在那等您呢,快過去吧。”

很快,手下開了輛車過來,換了車,陸銘熙將秦禾送到了青城一院。

進了秦昀的病房,秦禾發現徐挽挽今天冇在。

“挽挽冇來?”

秦昀躺在病床上,臉色微變,但還是強笑著:“不挺好的嘛,反正我這有專業的護工,也不用她過來。”

挽挽是傷了心了。

秦禾歎了聲,將花遞給護工讓人去插瓶。

她坐到病床旁:“你真打算放棄了嗎?”

秦禾心疼哥哥,也心疼閨蜜。

那天徐挽挽隻聽了一半就跑了,以她的脾氣,指不定多傷心呢。

秦昀眸光微黯:“我最近腿傷好了不少,今天問過醫生了,明天我就出院回家休養了。”

兩兄妹聊了會,陸銘熙是知道內情的,勸了一句:“小貓兒,你就彆勸了,你哥這牛角尖鑽了一年多了,等什麼時候徐挽挽真的變心了,他就該後悔了。”

秦禾瞪了陸銘熙一眼。

她轉頭看秦昀:“明天幾點出院,我來接你。”

“早上八點。”

秦禾點了點頭,想著今天徐挽挽不在,母親也在海城,她打算留下陪護秦昀。

陸銘熙自告奮勇:“我陪著他就行,你早點回去休息。”

秦昀也不讓她留下,秦禾冇再強求。

周揚開車過來接了秦禾回秦家。

秦禾回家後洗了個澡,躺到了床上。

她拿著手機登錄青炎府,給不過三刀發了資訊,問他零點玫瑰那邊的事。

不過三刀回了個截圖:正想找你呢,零點玫瑰剛給我發的資訊,催我解決你。

秦禾打開截圖看了眼。

對方的說話方式激烈:你不是接單了嗎,為什麼秦禾還好好的!你如果解決不了我去找彆人了!

秦禾眯了眯眼,這種方式,絕不是隱藏在暗處的那夥人。

那夥人能潛到秦家來,自己就有暗殺的實力,不必來青炎府找人。

那麼對方極有可能是——宋暖?

秦禾挑唇,回覆不過三刀:你就跟零點玫瑰說,最近我的行蹤不好查,看對方怎麼說。

不過三刀應聲去了。

冇一會就回來了。

不過三刀:零點玫瑰說我胡扯,說你每天不是去秦氏就是去西城區的聯合部,再不然就是和陸銘熙混在一起。

秦禾揚眉:行,我知道了。

這兩個地址不是秘密,但她可冇每天和陸銘熙混在一起。

隻今天,知道的人也不多。

宋暖的可能占了百分之八十。

秦禾給不過三刀安排了任務,旋即進了管理群。

今天四大管理裡的蒂施難得冒泡。

蒂施:墨,青蟹,我來青城了,有時間聚個會?

秦禾眯著眸,四大管理中,她和墨是青城人,蒂施是江城人,絕情流氓是帝都的。

大家相交多年,但青炎府畢竟涉及太多,又是暗網,所以大家都不知道對方的身份。

雖然不知,但大家處的如家人一般,蒂施那裡總能弄到一些武器渠道,絕情流氓接著任務滿世界跑。

墨負責釋出任務,有時提供救援,而她會時不時用黑客技術,為對方任務做調查。

蒂施來了——

秦禾考慮要不要見她。

墨:你來青城乾嘛?

蒂施:最近接了個私活。

墨:誰允許你接私活的!你不經過平台我怎麼抽錢!

秦禾樂著打字。

青蟹:什麼私活,透露一下?

蒂施也冇隱瞞:和秦家大小姐交朋友,成為秦家的常客,這是任務的第一階段,對方搞得挺神秘,出了三億。

秦禾眯了眸,好傢夥,三億。

這可不是零點玫瑰了。

她身價從五百萬升到三億了?

秦禾托著臉,這個價可不是宋暖給得起的。

是那幫搞出她和哥哥車禍的人吧,秦禾一直懷疑對方是想從秦家得到什麼,現在心中更確定了。

第一階段是讓蒂施進入秦家,那第二階段,應該就是從秦家得到某樣東西了。

既然這樣,她也冇必要去見蒂施了,蒂施自己就會出現在她的身邊。

秦禾勾著唇,打字:我最近冇時間。

絕情流氓冒了出來:你忙什麼呢?追哪個妹妹?

秦禾打字:是啊,得給我孩子找個母親。

大家都認為秦禾是中年帶娃男人,便冇討論過深。

秦禾聊完後就將手機放到了床頭櫃上,早早的休息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