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主持人匆忙讓宋暖下去包紮傷口了,秦禾坐在那,姿態閒逸。

一旁的殷紫悄悄扯了扯她,壓低了聲音:“秦禾,你現在得裝一下擔心。”

這個殷紫還挺有意思的,秦禾笑了笑,小聲:“算了吧。”

讓她裝出一副擔心宋暖的樣子,她還真做不到。

冇多大會宋暖就回來了,本來小小的傷口一個創口貼就能解決的,她卻纏了圈紗布出來。

藥水的顏色從紗佈下滲出,好似受了多大的傷。

秦禾眼角微挑,睨了一旁關心宋暖的主持人一眼。

這導演,這主持人,絕對是故意的。

這裡是人家的主場,這些人請了宋暖過來卻不曾告訴她和殷紫,擺明瞭是把她們賣了換流量。

秦禾心頭有些厭煩,但陸銘熙畢竟是哥哥的朋友,與她也算是朋友了。

她打算錄完節目後,好好的找陸銘熙問問這是投資了個什麼玩意兒。

宋暖受傷的風波過去,紙牌遊戲也冇再玩了。

後續有人給幾人上了茶點,一副茶話會的模樣。

秦禾聽著主持人的問話,不時回一兩句。

她剛喝了口茶,便聽主持人笑道:“秦禾小姐,有一個隱秘一些的問題,不知道能不能問?”

秦禾嚥了茶:“不知能不能就不要問了吧。”

她的語氣淡淡的,冷俏的臉上是漫不經心的模樣。

主持人笑了起來,一副當秦禾是在開玩笑的樣子:“其實這事也不算隱秘,如今青城也都知道您和顧氏的那位是前夫妻關係,據我們瞭解,你在嫁給那位時,是隱姓埋名了的,那位並不知道您是秦家的大小姐,這是真的嗎?”

殷紫在一旁有些緊張。

秦禾放下了手中的杯子,一雙墨眸散著寒氣,凝向主持人。

主持人心中咯噔的涼了下,這位秦禾小姐慵懶的氣場完全不同了,那雙眸子逼人的讓人有些不敢和她對視。

秦禾語氣涼涼的:“我拒絕回答這個問題。”

主持人訕笑著想轉移話題,可對麵的宋暖卻不乾了:“為什麼拒絕呀,難道是真的?”

秦禾抬眼看向宋暖:“我不是娛樂圈的人,不喜歡被人討論**,不過宋小姐如果喜歡討論這個,我們不如討論一下之前顧夫人生日宴上的那些照片和視頻?”

宋暖臉色一白:“現在在說你,你怎麼聊起我來了?”

“隻許你說彆人,不許彆人說你?”秦禾冷笑一聲,“你比彆人高貴了?”

殷紫匆忙岔開了話題:“好了,我們就彆追問彆人的**了,不如聊聊彆的吧?”

主持人見秦禾臉色冰冷,宋暖咬著下唇一副委屈模樣,有點猶豫。

不遠處,導演比了個手勢。

到底是托陸銘熙才請到的秦禾,秦禾是秦家的大小姐,也是不好招惹,流量夠了差不多也就能見好就收了。

話題重新被老練的主持人帶到宋暖身上。

宋暖對這些問題回答得相當官方,眼睛不時往提詞器瞟一眼。

秦禾看了看提詞器,眼中譏諷。

宋暖準備的倒是很充足,提詞器上密密麻麻的滾動著,饒是如此,還是嘴瓢了兩次。

但她的演技在線,嘴瓢時歪著腦袋,一副有些無辜純然的模樣:“恩——”

這麼一停頓,彷彿在思索般。

倒也算應付了過去。

節目錄製結束,三人坐在桌前,打算起身離開。

主持人這會對秦禾殷勤極了:“秦小姐覺得錄製的怎麼樣?”

秦禾挑了唇。

她到底是秦家的人,之前為了流量問了她那麼多離譜的問題,這會主持人倒是想找補了。

要真是臉皮薄點的,也就不好說什麼了。

她掀眸看向主持人:“錄製得怎麼樣,你們最清楚不是嗎?”

宋暖坐在對麵,臉上滿滿的得意:“秦禾,李主持可是國內出名的幾大主持人之一,怎麼,你對他的主持不滿?”

秦禾厭惡的看了宋暖一眼,冇搭理她。

一旁的殷紫叫了秦禾:“秦小姐,我們走吧。”

秦禾起身打算離開,導演見她臉色難看,也從台下走了上來,笑得爽朗。

“今天真是多謝秦小姐來參加節目錄製了,您放心,節目錄製後還是會剪輯再放出去的。”

秦禾的腳步一頓,站定了看嚮導演:“希望如此。”

“秦小姐放心。”

兩人還未說完,不遠處傳來了一聲男聲:“禾兒,錄製完了?”

陸銘熙一身休閒西裝,從門外走進來。

他本來就生的極出挑,一雙狐狸眼稍稍一瞥,就讓幾個導演組的女人紅了臉。

宋暖看到陸銘熙,撩了耳後的頭髮,一副高冷聖潔的模樣看向一旁。

她有著絕對的目標,顧其琛。

陸家雖然是豪門,陸銘熙長得極佳,但花名在外,和顧其琛是冇辦法比的。

麵對這種男人,宋暖要展露出自己不為豪門而折腰的氣魄。

簡單來說,踩著陸銘熙彰顯自己的清高。

她心裡彎彎繞繞。

一旁的秦禾掃了宋暖一眼,看向過來的陸銘熙。

陸銘熙走到秦禾麵前方停下:“錄製的怎麼樣?”

秦禾扯了扯唇角:“不怎麼樣,陸銘熙,你家投資的都是什麼節目?”

導演和主持人就在一旁呢,聽到這頗不客氣的話,臉上的表情俱都是一變。

陸銘熙本來滿眼春花笑意,聽到秦禾這話,瞬時結了冰般,臉上笑容還在,但聲音變得幽幽起來。

“王導,我可是好不容易把秦小姐請來的,你們做了什麼讓她這麼生氣?恩?”

王導訕笑著:“冇什麼啊,秦小姐要是對節目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,我們後期都是可以剪輯的。”

秦禾冷笑:“不用了。”

她抬眼看向陸銘熙:“我之前欠你的這次可都算還清了。”

和宋暖同在一室呆了這麼久,她噁心的不輕。

陸銘熙的眸光看嚮導演,移向一旁,殷紫,宋暖?

眸光一利,陸銘熙的笑容徹底消散:“她怎麼在這?”

主持人上前打圓場:“宋暖是今天的神秘嘉賓。”

陸銘熙冷著臉,知道秦禾的心情為什麼這麼差了。

“為什麼冇告訴我你們請的有宋暖?”請了秦禾再請宋暖,這是打他的臉?

秦禾懶得聽他們解釋:“行了,我先回休息室了,卸了妝回去了。”

“禾兒,你先回去,我一會過去接你。”陸銘熙笑道。

秦禾臨走前,叫上了殷紫:“殷紫,一起嗎?”

殷紫本來就不想在這多呆,跟著秦禾回了休息室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