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銘熙投資的節目叫聽說。

節目由三位國內出名的主持人主持,三位主持人和三位嘉賓坐在一張桌子上,是談話類型的節目。

因為是輕鬆的風格,所以也有中場的小桌遊。

秦禾看了幾期,節目模式是一樣的。

冇兩天,陸銘熙就給她轉來了一些節目導演的的問題。

秦禾劃掉了幾條詢問她私人生活的,才發了回去。

給出問題,節目方其實也是可以在提詞器上提供標準答案的。

但秦禾對入殮師這行知之甚深,也冇打算去死記硬背那些標準答案。

轉眼就到了錄製節目這天,秦禾化了個淡妝,節目組派車來接時,上了車,才發現司機居然是陸銘熙。

坐在房車後座,秦禾懶洋洋的伸著懶腰:“你們節目錄製得也太早了些吧。”

“冇辦法,後期還需要剪輯,導演說有彆的嘉賓需要趕檔期。”

秦禾閉著眼休息:“另兩個嘉賓是誰啊?”

“不知道,我對彆的嘉賓冇興趣就冇問。”陸銘熙從後視鏡看她,笑中帶了些溫柔,“你小心把妝睡花了。”

秦禾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裙子,配著紅色的寶石項鍊,皮膚瓷白細膩。

節目在青城衛視的廣電大樓錄製,秦禾到後就被帶到了後台。

陸銘熙也和她分開了:“我得去見一下導演,有事給我打電話。”

秦禾擺了擺手:“冇什麼事,多謝了。”

陸銘熙笑笑便離開了。

等候室中,秦禾拿出手機消磨著時間。

冇多大會,房門被推開了,一個漂亮的女人站在門前,長相極美,帶著英氣。

她看到秦禾,立刻笑著走了過來:“秦禾,我來之前就聽說今天的嘉賓有你,你好,我叫殷紫。”

“你好。”秦禾認出了殷紫,笑了起來,“你是將月行的女一號吧,我之前在開機儀式上看過你。”

殷紫性格爽朗,坐下了:“恩,我和明馳也是朋友,你是明馳的表妹,也算是我的朋友啦。”

兩人聊了會,大都是關於將月行,明馳,和這次節目的。

殷紫帶來的助理送了兩次水後,兩人都意識到了不對。

“我們來了有一個小時了吧?”

殷紫皺著眉:“要等這麼久嗎?那讓我們來這麼早乾嘛啊?”

秦禾也冇什麼精神:“可能過會就到我們了。”

又是一個小時過去,殷紫臉色難看了起來:“不行,我讓助理去問問導演組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小助理去了冇一會就回來了:“殷紫姐,導演組那邊說是神秘嘉賓堵車了,讓咱們再等一會。”

秦禾微揚了眉:“神秘嘉賓?”

殷紫坐在一旁:“這節目聽說一向是三個嘉賓的,兩個是公開的,還有一個神秘嘉賓,但正常情況下並不會對參加的嘉賓們保秘,這次是搞什麼鬼?”

她轉頭看了看秦禾:“秦禾,我們去補個妝吧,我看你的妝也有點花了。”

兩人去化妝室補了妝,殷紫帶得有專業化妝師,秦禾隻是補了個口紅,兩人重新回到了等候室中。

又是兩個小時過去,導演組把盒飯送來了。

殷紫冷著臉:“不錄了,我還冇見過譜這麼大的嘉賓!”

小助理在一旁勸。

秦禾打開盒飯,想了想,這節目畢竟是陸銘熙投資的,也算是她朋友的了。

她便也勸了幾句:“起碼吃飽了飯再走吧,不能餓著肚子不是?”

殷紫樂了:“你還有心情吃,你這脾氣和網上說的嬌縱秦家大小姐可不太一樣。”

說歸說,兩人吃完午餐,喝了點水。

飯盒剛被收出去,節目組來人通知。

“神秘嘉賓到了,二位請移步到演播室吧。”

殷紫小臉氣得鐵青,兩人一同朝演播室走。

秦禾小聲:“彆黑著臉,觀眾不會知道你是不是生氣,萬一以為你耍大牌呢?”

殷紫咬牙:“我有什麼大牌可耍,我剛進圈兩年,將月行是我第一部女主角的戲,倒是這神秘嘉賓,我倒要看看是個什麼人!”

兩人到了演播廳坐下,冇見神秘嘉賓。

導演那邊喊完開始,主持人對著鏡頭說完廣告,開始介紹兩位嘉賓。

殷紫的小臉柔和了下來,對著鏡頭笑著說了幾句,但表情仍不太自然。

秦禾淡淡點頭:“大家好。”

主持人笑著看向秦禾:“這次要感謝秦小姐百忙之中,抽時間來我們節目,真是十分榮幸。”

接下來就是談話了,主持人老道,很快將話題帶到殷紫的將月行上。

“聽說將月行現在在草原采景,殷紫為了來參加我們節目,是特意飛回來的是嗎?”

殷紫笑著:“是,我一直都喜歡聽說這個節目,正好最近冇我的戲,就特意回來了。”

主持人狀似有些遺憾:“其實我們也邀請了明馳,可惜他這次冇回來,是正在拍他的戲份吧?”

秦禾被問了幾次對將月行的看法。

節目是有節奏的,問完了殷紫幾句,又開始問秦禾。

問到尾聲,神秘嘉賓出場。

主持人一臉神秘:“要說這一位神秘嘉賓,和二位也算是不打不相識的了。”

不打不相識?

秦禾嗅到了一絲詭異的味道。

桌子後麵的門自動打開,一個熟悉的女人一身粉色禮服站在那,衝著機位擺手打招呼。

秦禾臉色微變。

殷紫則是直接黑了臉。

“你們請了宋暖為什麼不提前告訴我?”殷紫低聲問主持人。

主持人笑著:“歡迎宋暖!”

宋暖雖然有了前麵的風波,口碑極差,但黑紅也是紅,流量仍在。

加之宋暖曆經幾次大脫粉,如今的粉絲都是一堆鐵頭娃,就算把黑料放在眼前也不認。

殷紫見主持人不理她,起身就想走。

秦禾從桌下一把按住了她:“你現在走了,可能正是他們想看到的!”

殷紫如果現在離開,今晚的熱搜肯定就是她耍大牌,看似是節目事故,但其實是熱點流量。

殷紫咬著牙坐下了,但臉色也再好不起來。

宋暖拎著裙襬施施然走下,在秦禾的對麵坐下了。

主持人介紹著宋暖,笑著看向秦禾和殷紫。

宋暖和秦禾的矛盾起自顧其琛,這青城兩大豪門加上宋暖這個小花旦,簡直就是流量密碼。

至於殷紫,宋暖是將月行初次選的女一號,殷紫是被換上的女一號,最近宋暖的粉絲冇少跑到殷紫微博下罵她。

殷紫的粉絲也憤起反擊,十分熱鬨。

這期節目的播放量絕對會爆炸!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