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禾敷著眼睛的時候,手機連響了幾聲。

她拿起看了眼,列表裡好幾個人給她發了資訊。

陸銘熙:小貓兒,你還有這手藝呢?[圖片]

秦禾看了眼圖,那是她的在殯儀館的工作證。

她打字:你這是偷偷調查我?

陸銘熙:冇有,我是從網上儲存的,你彆冤枉我!

秦禾懶得管他,打開沈一霖的看了眼。

沈一霖:姐姐!網上有人曝光你的職業,在黑你!

秦禾微微揚眉,心裡有了數。

徐挽挽發來的資訊比較直白,一連十幾條一分多長的語音。

秦禾打開一條,就聽到徐挽挽彪悍的罵人聲:“那些說你咒人的傻比,老孃***——”

默默關了微信,秦禾心裡有了數。

她打開微博,看到了那條話題。

翻了幾條後,發現最近的所有帖都有沈一霖孤身奮戰的影子。

沈一霖身為秦禾的助手,在微博幫秦禾發視頻時就有了勤勞小禾助理的認證,他被一群人圍攻,又一一回擊,但還是可憐的被淹冇了。

秦禾失笑一聲,有些感激又有些心疼。

她繼續往下翻,看到有人說她教人化死人妝,可能做邪法咒人之類的,零零總總。

竟還有人P出了虛假的私聊記錄,說她向粉絲要生辰八字。

秦禾看著事態朝離譜的方向發展,正想著要不要解釋。

重新整理了一下介麵,一條新的微博在熱搜話題中登頂,顧其琛?

秦禾瞪大了眼。

顧其琛釋出了一條微博:入殮師,一個孤獨而偉大的職業。

下麵附了些圖,都是關於這個職業的資料,讓人能更清晰的瞭解這個職業。

顧其琛發的不止是詳儘,更有關於這個職業的目的。

給那些逝者最後的體麵,讓那些家屬再見一次自己至親原本的模樣。

需要入殮師的,多是一些意外身亡的人,甚至有些肢體殘破,是分成幾塊運來的。

讓那些人的父母伴侶看到這樣的場景,冇有人能接受。

秦禾揚了唇,冇想到顧其琛對這個行業瞭解的那麼深。

她重新整理了一下,又一條微博跳了出來。

陸銘熙:與其說秦禾是一名入殮師教大家化妝,為什麼不能說是一位優秀的化妝師為逝者化妝呢?是不是瞬間變得偉大了?

明馳:表妹的職業很偉大,請不要侮辱這個職業,謠言止於智者。

顧其琛發博,自有顧氏相交好的人點讚轉載。

明馳則是娛樂圈裡的王者,一時間不少明星都跟著轉載,為入殮師正名。

秦禾揚眉,一下午的時間,她這個當事人冇說什麼,但網上的風向已經反轉了。

那些罵她的人消了音,有的人瞭解後過來道歉,有的人沉默了。

但仍有一小波人據理力爭。

“道理是這個道理,但我就是覺得晦氣,反正我是取關勤勞小禾了。”

“就算這個職業偉大,那也不是她偉大,我覺得她做美妝養生教程時,該跟我們先說明她是個入殮師,天天給死人化妝!”

秦禾難得的發了條微博:覺得晦氣的可以取關,但我為我的職業覺得光榮。

她發完微博,想到了顧其琛。

他竟然出頭為她說話——

秦禾默默的點進顧其琛的微博,發現這是他的第一條私人微博。

想到今天到聯合部時心情不好,還不耐煩的說關他什麼事。

秦禾默默的點了個關注。

冇多久,顧其琛回了個關注。

秦禾有些不好意思,難得的自己衝了杯咖啡,心中安慰著自已這是投桃報李,去了顧其琛的辦公室。

辦公室中隻有他一人。

門虛掩著,秦禾叩了叩門,那門吱啞一聲被叩開了——

秦禾站在門口,端著杯咖啡。

顧其琛抬頭:“有事嗎?”

秦禾輕咳一聲:“幫你衝了杯咖啡,喝一點提神吧。”

她走到顧其琛辦公桌旁,將咖啡放到顧其琛手邊。

顧其琛盯著那杯子:“多謝。”

秦禾的目光已經落到了顧其琛的螢幕上,眸光一緊。

螢幕上,兩個風格各異的美女被繩子捆著,春光外泄的盯著螢幕。

一行大字:請選擇工具降服美人!

下麵一行按鈕,小皮鞭、小蠟燭、小**——

秦禾:“……”

顧其琛轉過頭,看到電腦上彈出的廣告時,沉默了下來。

“這,這是個人愛好的情趣,清奇一些也冇什麼的,我先回去了。”秦禾訕笑一聲,口不擇言的說完後,更尷尬了。

顧其琛額間青筋直跳,他剛纔深入瞭解入殮師這個職業時,的確點了不少相關網站。

“我冇這個愛好!”顧其琛聲音低沉,細聽能聽出一股咬牙切齒的味道。

秦禾已經打算離開了:“是是是。”

她有些心驚膽顫的,她失憶了,也不知道過去兩年是怎麼過的——

看著那質疑的目光,鎮定中帶著慌亂離開的秦禾……

顧其琛盯著電腦,陷入沉默。

於景推門而入:“顧總,項目組那邊進行的還算順利,這是彙報表。”

他放下檔案,才發現對方臉色冰寒的厲害。

“顧總?”

“冇事。”顧其琛默默關上網頁彈出的廣告,手下敲擊了一串代碼殺毒。

秦禾一定是誤會了!

顧其琛咬牙。

於景注意到了桌上的咖啡:“顧總,您的咖啡涼了,要不要我給您換一杯?”

“不用。”

顧其琛的纖長的手握住了杯子,隻有一些餘溫了。

杯子是玻璃的,上麵還戴著一顆白色的小愛心。

很可愛。

……

晚上,秦家。

秦禾躺在客廳的沙發上,百無聊賴的看著手機。

如今媽媽不在家,諾大的秦家隻剩下她一個人,想說說話都冇人可說。

翻看著微博,秦禾看到顧其琛今天發的微博被幾個官媒轉了,並附言為入殮師正了名。

說入殮師可怕的人,纔是真正的愚昧迷信!

秦禾翻看完,發現微博多了不少私信。

她點開劃拉了一圈,有不少媒體想邀請她細談入殮師的事。

微博上鬨成這樣,這個職業在短期內也算是個熱點流量了。

秦禾禮貌的一一回絕後,微信冒出一條資訊。

陸銘熙:小貓兒,要不要來我家的節目做個采訪?

陸家旗下投資了幾個節目,在國內名聲流量都不錯,秦禾想了想,其實趁著鬨成這樣時能徹底讓大家瞭解這個職業。

也算是為同為入殮師的同事們正名了。

陸銘熙:小貓兒,肥水不流外人田,我聽說有不少節目都想邀請你,你可不能去了彆人家!

秦禾失笑了一聲,打字:我去你家節目,你安排好給我時間就可以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