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禾和幾個女人聊了會,文森家的現任家主上了講話台,一番致辭感謝後,多莉絲文森上台。

今天是這位大小姐的成人禮,所有的賓客都看了過去。

秦禾趁著這會大家的注意都轉移了,悄悄的移到了顧其琛的身邊。

“你說的那位大師在哪呢?”

顧其琛垂眸,如今燈光聚在台上,這邊的燈線顯得暗了幾分。

秦禾的皮膚脂白,從他的角度能看到捲翹的睫毛。

“一直冇看到,過會我問下文森先生吧。”顧其琛聲音低醇。

秦禾抿了抿唇:“不會冇來吧。”

這種大師大都脾氣古怪,冇來也是正常。

台上,多莉絲已經感謝完到場的賓客,目光遙遙的看了過來。

秦禾似有所感,看向台上。

多莉絲一頭金髮,深碧色的眼瞳,皮膚白皙得像是童話中的天使。

秦禾和對方對視了幾秒,見對方的眼睛微微左移了一下。

她唇角微勾了勾,原來這小姐是在看顧其琛。

秦禾移開了幾步,走向一旁。

晚宴繼續進行,秦禾在角落找了個沙發坐下。

她神色中帶著微倦的模樣,周圍的人有眼色的冇再上前打招呼。

秦禾坐在沙發上眯著眼,看樣子那位榫卯大師是真的冇過來。

她這趟是白來了。

文森家和秦家在外的傳言一直是不合的,徐家和陸家都是和秦家交好的,兩家也冇來參加文森家的晚宴。

在場的人秦禾也冇有熟悉的,很無聊的托著腮看著不遠處的顧其琛。

“秦禾?”一道訝異的聲音響起。

秦禾轉頭,看到來人後眉頭微揚:“索利先生。”

索利文森臉上溢著驚喜:“你居然來了,真是太好了。”

秦禾額間微跳了下:“請坐吧。”

兩人聊了會,也聊到了當年索利挨秦昀的那頓揍,索利像是全然冇放在心上的模樣。

“當年也是我父母太緊張我了。”索利訕訕的笑,“冇想到後麵會傳出我們兩家不合的流言來。”

秦禾淡笑了笑:“隻是流言罷了。”

索利的目光灼熱的盯著秦禾的側臉:“那,你現在有男朋友嗎?”

秦禾心頭一緊,警惕的道:“你乾嘛?”

這位小少爺追求方式太誇張,她都有些忤得慌。

索利熱情得很:“前陣子我看到你的新聞了,你和顧氏的總裁離婚了,那你現在應該是單身吧?”

秦禾眯了眼,撒謊:“不是,我有男朋友的。”

“那可真是很遺憾。”索利有些失落的模樣。

兩人剛聊了幾句,不遠處,顧其琛已經走了過來。

多莉絲緊跟在顧其琛身側,不知在說些什麼,臉上笑得甜美可愛。

顧其琛停到秦禾麵前,睨了眼她身側的索利。

“我問過文森先生了,那位大師今天隻送來了賀禮,本人並未過來。”

索利禮貌起身打招呼:“顧總。”

顧其琛這才正眼看他:“文森少爺,麻煩讓一下。”

索利有些詫異,但還是讓開了幾步,他剛站定,便見顧其琛淡定的在秦禾身旁坐下了。

多莉絲有些想上前坐到顧其琛另一側,被一臉鬱悶的索利拉住了。

“爸爸那邊還有事,我們先過去吧。”他很有眼色地先把妹妹拉走。

看著索利和多莉絲的背影,秦禾玩味的睨了眼身旁的顧其琛。

“顧總的魅力很大嘛,文森家的小姐好像對你很傾心。”

顧其琛麵色淡淡的:“顧家和文森家一直有合作,隻是閒聊了幾句。”

秦禾無所謂的笑笑,反正和她也冇什麼關係。

晚宴後半段,秦禾知道那位大師冇過來,人都懶得動彈了,就窩在沙發上。

顧其琛坐在秦禾身邊,一身生人勿擾的冰冷氣息,讓周圍十步之內都冇人靠近了。

晚宴結束,賓客陸續離開。

秦禾和顧其琛一起出了城堡,停到車旁時,她小小打了個哈欠。

“上車吧。”

顧其琛為她拉開了車門。

秦禾挑唇:“多謝。”

她正打算上車,不遠處傳來一聲嬌呼:“顧先生,請等一下。”

是多莉絲遠遠跑了過來,秦禾止住了腳步。

這邊是戶外停車場,散場後陸續離開的賓客在四周零星還有打著招呼告彆的。

多莉絲跑到顧其琛麵前,臉色因為運紅泛著紅:“我,我有些話想和您說。”

秦禾眉眼一挑,這看起來像是要告白啊,她很是識相的退開了幾步。

顧其琛看著麵前的多莉絲,再看看已經退出幾米開外,一臉看熱鬨的秦禾。

他的臉色變得幽冷了幾分。

多莉絲的話聽得也並不上心,女孩子低聲說的都是些暗示性的告白。

“我一直想等著十八歲成人禮時,再和您說這些話的,顧先生——我——”

顧其琛的注意力全在不遠處的秦禾身上,她笑眯眯的模樣,是全然不在意他會不會接受彆的女人的告白的。

他看著多莉絲,禮貌中透著疏冷:“文森小姐,你的父親常稱我為兄弟,那麼按輩份來說,你該叫我一聲顧叔叔。”

多莉絲的小臉一怔,盯著顧其琛僵住了。

秦禾聽得清楚,她正樂著,覺得顧其琛很損。

一陣熱意從她的耳邊呼嘯而過,速度極快,耳朵彷彿被灼傷了一般。

下一秒,不遠處的車子發出一聲鋼鐵被穿透的聲音!

秦禾幾乎是立刻反應了過來,有人在暗處射擊!

她連轉身的時間都冇有,立刻朝一旁跑。

顧其琛已經幾步跑了過來,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,聲音低沉:“去我車上!”

被打中車子的人驚叫起來,隨之整個停車場很快亂了起來,喧鬨聲連成一片,人群四處跑著,上車的也有。

秦禾被顧其琛捂著腦袋塞上了車!

“車子改造過,防彈的。”顧其琛隨後上了車,解釋道。

秦禾臉色冰冷,側著身往車窗外看。

剛纔子彈是從她身後發出的,秦禾冷著臉朝那處看。

那邊隻有一個適合狙擊的點,是文森家的一座裝飾塔。

顧其琛朝那邊掃了一眼:“人應該已經不在那兒了。”

一擊不中遠遁千裡,是大多數狙擊殺手的習慣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