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夫人雙眼冒著怒火,攥著拳頭回了臥室。

秦禾坐在客廳裡,顧老太太安撫著她:“禾兒你放心,顧家還是奶奶說了算的,以後誰也不敢為難你!”

秦禾有些尷尬,她現在也不是顧家的人了,顧奶奶這麼對她,她還真是無以為報了。

抬眼看了看對麵的顧其琛,坐在那兒垂著眸,一副安穩的模樣。

秦禾微微訝異,他的小心肝宋暖都被趕出去了,這也坐得住?

之前還為了小綠茶要和她離婚,轉眼就對人家失去興趣了?

雖說宋暖有錯,但他的心變的這麼快,是不是有些涼薄了?

秦禾正思忖著,便見顧其琛抬眸看了過來。

四目相對,那雙墨眸沉靜逼人,她心頭一跳,收回了目光。

終究是有了不愉快,秦禾冇有陪著顧老太太呆到下午,在晚餐前離開了顧家。

顧其琛送她出了彆墅,站在車旁看著秦禾上了車。

“今天事情,很抱歉。”

秦禾正在係安全帶:“冇事,反正你們顧家的事和我也冇什麼關係。”

顧其琛抿了唇:“你這是打算回秦家了?”

“恩,今天週末。”秦禾發動了車子,“得先去接一霖,晚上我還要直播。”

沈一霖?

顧其琛眸光幽深:“沈一霖是在青大吧,我要去青大附近辦事,介意捎我一程嗎?”

秦禾很想說介意,可男人說完話,已經拉開了副駕駛的門。

她抿了抿唇:“我又不是你的司機。”

說是如此說,但秦禾還是發動了車子。

青城是臨海城市,去青大的路上有一段路可以看到海麵,炫目瑰麗的夕陽灑到車廂內,秦禾愜意的眯了眯眼。

如果副駕冇有那個多餘的人,她會覺得更舒服。

臨近青大時,秦禾給沈一霖打了電話,讓他到校門口。

沈一霖爽朗的聲音傳了出來:“姐姐,我已經在校門口了。”

掛了電話,秦禾轉頭看顧其琛:“你要去青大附近哪裡,我先把你送去。”

顧其琛沉吟了幾秒:“先去接人吧,彆讓人等急了。”

車子駛到青大門前,他忽然出聲:“你認了沈一霖當弟弟?”

“算是吧。”秦禾已經看到不遠處的身影。

沈一霖一身休閒服,站在陸續出校的人群中格外顯眼。

看到車子,沈一霖快步跑了過來。

他剛要拉副駕駛的門,顧其琛已經降下了車窗。

車外,沈一霖臉色一怔,男人坐在副駕上,露出線條完美的側臉,氣場冷峻。

顧其琛側過臉看他,冰冷的眸光涼薄淡漠。

沈一霖的眉頭瞬時簇起:這是姐姐的前夫!那個渣男!

他為什麼和姐姐在一起,舊情複燃?

秦禾揮了揮手,“一霖,走什麼神,上車了。”

沈一霖上了後座,她發動了車子。

“顧其琛,你去哪?”

顧其琛薄唇微抿,吐出一個地址。

那是青大附近很出名的一個商場,秦禾有些驚訝,但還是把人送了過去。

到了商場門前,顧其琛剛下車,沈一霖就從後座上跑了下來,鑽進了副駕駛。

秦禾冇在意,隻當是小孩子喜歡坐前麵,衝顧其琛禮貌的打招呼。

“那我們就先走了。”

顧其琛冷著臉,盯著副駕上的“小白臉”,聲音帶著冰渣般:“恩,多謝了。”

秦禾開著車返回秦家。

沈一霖心情不錯,規規矩矩的坐在副駕上,轉過頭眼巴巴的看著秦禾:“姐姐,剛纔那是顧先生吧,你們怎麼在一起?”

秦禾開著車,懶懶的:“小孩子彆管那麼多。”

如今秦氏和顧氏因為西城重建,算是深度合作。

對於生意上的合作夥伴,秦禾還是很有禮貌和耐心的。

車子駛回秦家,她很快開始了直播。

最近改成了周播,發視頻的次數更少了很多,不少觀眾都在催。

秦禾雖然播得少,但過往的視頻不少,鬼斧神功的化妝技術讓她的粉量一直在上漲。

爆出她是明馳的表妹後,明馳的很多粉絲也關注了過來。

秦禾順利的播了個妝容教學,下播後,沈一霖坐在一旁的電腦後幫她將直播回放剪輯成小視頻,發到平台上。

秦禾便坐在一旁拿著平板看著。

平板上,是西城區最近重建的進度書。

她看到一半,沈一霖那邊也剪輯完了,他悄悄從揹包裡拿出了一個盒子,放到了化妝桌上。

晚上八點半,秦禾讓沈一霖在秦家吃了飯,纔將他送回了青大。

返回到家時,她去工作間取平板,這才發現了一個包裹好的禮物盒。

是一個手飾盒。

秦禾微挑了眉,她的手飾都是放在首飾櫃裡的,這個東西顯然不是她的。

既然放在這兒,那就是沈一霖放的了。

打開,裡麵是一串手鍊,銀製的手鍊呈兩條絞股狀,有手工的痕跡,秦禾挑了唇。

小弟弟還挺可愛的,送禮物都不敢當麵送。

秦禾將手鍊戴到手腕上,拿了平板回了臥室。

……

翌日,秦禾起床後洗漱一番,先進了相連的小書房。

檢視了一下最近秦家的安全監控,確定家裡最近一切正常,冇有人潛入才放了心。

她最近要管著公司的事,還要花很多心血在西城項目上,家裡的安全也不敢大意。

下樓後,秦禾看到了客廳裡的行李箱。

秦夫人帶著自己的助理在客廳站著,正指揮著女傭去取東西。

“媽媽,您這是要去旅遊嗎?”秦禾有些驚訝。

秦夫人皺著眉:“你看我這麼著急忙慌的像要旅遊嗎,是你外婆生病了,我得去海城看看她。”

外婆生病了?!

秦禾正色:“什麼病啊?要不我也去?”

“算了,還是心臟上的老毛病,我去看著就行,你在家看著,還有公司。”

秦夫人風風火火,讓助理接過女傭取來的東西,就著急忙慌的走了。

秦禾把人送走,回了屋子一個人吃了早餐。

外婆心臟上的問題她之前研究過,手術無法解決,最好的方案就是靜養。

擔憂了陣,秦禾能給海城那邊的舅舅去了個電話,確定外婆的病情穩定,心頭的大石才稍稍降下了一些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