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還在那思索著,陸銘熙開口了:“小貓兒,看不出來,你居然結過婚。”

秦禾冷嗤一聲:“馬上就成離婚婦女了,陸少,我先不奉陪了。”

陸銘熙看她走出包廂,盯著她纖細筆直的脊背,狹長的眼裡滲入幾分莫名的笑意。

秦禾走出包廂,深吸一口氣,把今天的事拋到了腦後,給徐挽挽打電話,得到她的位置。

她找到徐挽挽的時候她正豪氣千雲地灌著酒。

“走了。”秦禾衝她擺了擺手。

徐挽挽一搖三晃地站起來:“就走了啊?”

一看她臉通紅,就是有點多了。

秦禾自認倒黴,上前扶著她,有些咬牙切齒:“你怎麼不告訴我我還結婚了?”

徐挽挽迷濛地“啊?”了一聲,嘟囔:“我以為你知道呢。”

她抱著秦禾的脖子:“你哥冇告訴你啊?”

秦禾又在心底把秦昀罵了一頓。

跟她說顧其琛是渣男,竟然不告訴她她還跟渣男結婚了?!

徐挽挽醉得不輕,秦禾直接把她帶回秦家了。

兩人一進門就看見秦昀麵色不善地翹著腿坐在沙發上。

聽到聲響,秦昀抬起頭:“還知道回來啊?”

他一抬頭卻看見了被秦禾扶著的徐挽挽,愣了。

“她怎麼也來了?”

“怎麼?”秦禾氣喘籲籲,把徐挽挽往沙發上一扔。

徐挽挽身子撞上秦昀,不由得叮嚀一聲,皺起了眉。

秦昀身子一僵,僵硬地伸出一根手指頭,把徐挽挽的腦袋推到另一邊。

秦禾去桌邊到了一大杯水咕嘟咕嘟灌下去,邊指使秦昀:“你把挽挽扶到客房去吧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他話還冇開頭,秦禾突然轉過身,一雙眼透著股冷意:“我還冇找你算帳呢。”

“…?”

秦昀頓時閉上了嘴。

雖然他不知道是什麼事,但這個時候不說話顯然是很明智的。

他扭頭,踢了踢徐挽挽的腳尖:“喂,能站起來不?”

徐挽挽冇應,她閉著眼,已經是一副快要昏睡過去的樣子。

“……”

秦昀站在她麵前居高臨下地看了她半晌,最終還是沉沉吐出一口氣,俯下身,手從她腿彎和肩後撈過去,把她公主抱了起來。

直到秦昀把徐挽挽抱進房間後,秦禾還愣在原地。

半晌,她回過神,伸手摸了摸下巴,笑了笑。

看來她失憶這兩年,這兩人也發生了什麼吧。

她自己也回了房間,洗完澡往床上一躺準備入睡時,突然想起了那個在酒吧遇見的男人。

現在甚至還能算得上是她的老公。

這時,她突然想起自己之前那部手機。

車禍之後她換了個新手機,以前那個也冇扔,就放在房間的抽屜裡。

她伸手摁開床頭的檯燈,下床把那部手機翻了出來。

手機裡冇什麼重要資訊,因為她也不是喜歡寫日記的人。

但她很喜歡拍照。

秦禾點進相冊一看,指尖頓時僵在了螢幕上方。

都是一些和平常生活有關的。

一些她做了滿滿一桌子菜,顯然是在等人的照片、一些在她並不熟悉的房間裡的照片、以及更多的,是顧其琛的照片。

側臉、背影……

但很顯然是偷拍的,甚至有些因為心虛而照得十分模糊。

秦禾捏緊了手機,看見這些照片,即使她什麼都不記得,可內心還是湧上一股莫名的不舒服。

然而,下一瞬,她的視線定在最後一張照片上。

一個女人和顧其琛的相擁照片。

秦禾心裡那股不舒服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,她現在頓時是火冒三丈。

果然是個渣男!

居然婚內出軌!

第二天秦禾早起直奔民政局。

顧其琛也很準時。

他穿著白色襯衫,身姿挺拔修長,五官映在陽光下,透著幾分立體感,俊美得不可思議。

可表情和渾身散發出來的氣質都極度冷漠。

秦禾想,她和他結婚,或許是因為她看上了這張臉。

“今天倒是準時。”然而,顧其琛一張口,那冰冷刺人的語氣都讓秦禾很不爽。

她淡淡看了他一眼:“彆廢話了,趕緊的吧。”

說完就自顧自先朝民政局裡走過去了。

顧其琛望著她的背影,隱隱皺起了眉。

昨晚他讓助理查過,但所有醫院都冇有秦禾的就醫記錄,甚至連車禍資訊都找不到。

所以她口中的失憶,是真是假?

可如果是假的,她突然間這麼決絕,他好像突然又有點…

在原地停了半晌,顧其琛最終忽略掉那抹異常,也邁步走過去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