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外婆說姑姑當年非要嫁到青城來,如果聽她的嫁在海城,現在有明家做主你肯定不會受這種氣。”

秦禾失笑:“那也冇我了吧。”

兩人閒聊了一會,秦禾的辦公室門被敲開了。

於景站在門外:“秦總,實施組那邊關於那幾家家祠的修建已經有了新的方案,顧總請您去一起聽一下。”

秦禾起身:“我這就來。”

她轉身看嚮明雪,囑咐著:“你在辦公室裡呆著,不要到處亂跑知道了嗎?”

見明雪巴巴的點頭,秦禾還是有些不放心:“於景,麻煩你幫我看著她一些。”

於景應了聲。

眼見著秦禾離開,明雪眼巴巴的目光移到了於景身上。

“你是,那個顧其琛的助理?”

於景點頭:“是的,明小姐。”

明雪身為海城小霸王,這輩子最怕的就是自己父親和秦禾這個表姐,如今秦禾不在,她誰也不怕,站起身圍著於景繞了一圈。

“那你是不是知道很多顧其琛和我姐姐的事?和我說說!”

於景臉色一肅:“明小姐,這屬於顧總和秦總的各個**——”

秦禾已經到了會議室中,顧氏和秦氏聯合的實施動員組見她來了,立刻起身。

秦禾的座位就在顧其琛身邊,她走去坐下,轉頭和顧其琛打了個招呼:“顧總。”

顧其琛望過來,眸光幽幽的。

秦禾眉頭微皺,總感覺這男人今天的眼神有些詭異的感覺。

實施組的人說著話,秦禾聽著方案。

說到底,還是需要聯合部讓步,幾家人也知道大勢所趨,祠堂必然是要換地方了。

“他們聯合起來要求賠償兩億?”秦禾臉色冰冷,“還得給他們在指定的地方建新祠堂?”

這個指定的地方就很過份了,是青城一處景點裡,可以說是寸土寸金的寶地了。

秦禾冷著臉:“這就是你們商量出的方案,同意?”

“秦總,不同話就冇有彆的辦法了,他們這幾家不同意搬的話,我們就無法進行後緒的動工,拖一天的資金耗費也不小啊。”

秦禾看了看檔案:“這兩個條件,隻能同意其中一條,其他的你們想辦法。”

隨後,她看向眾人:“如果誰能解決這件事,獎金一百萬。”

重賞之下必有勇夫,本來苦著臉的實施組立刻精神一震。

顧其琛在一旁補充:“不可以用強硬的方式。”

又討論了幾個方案,眾人才離開,秦禾起身打算回去。

“顧總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“顧其琛。”顧其琛抬眸看向秦禾,“我們也算是舊相識了,不用叫得太生疏。”

秦禾微微擰眉,不明白他怎麼想的,“工作的時候還是叫的公式化一點比較好。”

說罷,她多問了句:“顧奶奶現在怎麼樣了?我讓你看老宅的監控你看了嗎?”

顧其琛的臉色陰冷了下來,恩了一聲:“已經換了看護人員。”

秦禾這才放下心:“這週末我會去看顧奶奶,我先回去了。”

兩個人前後腳離開了會議室。

走到辦公室門前時,就看到於景守在門前一臉苦相,明雪則是拉著他的衣服在追問。

“然後呢,我表姐和顧其琛離婚後呢?”

於景見了顧其琛,如見救星般大步走來:“顧總!”

秦禾喝住了明雪:“明雪,過來!”

於景驚恐的看著少女一秒變成乖寶寶的樣子,嘖嘖感歎,這位明小姐太狠了。

他本來打算守口如瓶,任明小姐威帶利誘也絕不開口。

可明雪卻總是抽絲剝繭的從他的回答裡找出漏洞。

“這是我表妹明雪,看樣子她是把於特助纏得很頭疼,抱歉了。”秦禾淡笑道。

顧其琛看了眼明雪,見對方正帶著嫌棄的目光看著他,看到他看過來後,哼了一聲把頭扭到了一旁。

“你妹妹很可愛。”顧其琛轉身回了辦公室,“於景,進來。”

於景一臉痛苦的跟著回了顧其琛的辦公室。

到了下午下班的時候,秦禾帶著明雪離開工了聯合部。

她開著車往醫院駛,明雪坐在副駕上,嘴裡含著根棒棒糖。

“我去看過表哥了,表姐,我看看護表哥的那位徐小姐和表哥好像關際不太一般,他們是男女朋友嗎?”

秦禾嘴角微勾:“還不是。”

車子駛到醫院,兩個人到了秦昀的病房。

冇想到這會陸銘熙也在,見了秦禾立刻殷勤的走了過來:“小貓兒來了。”

明雪開心的叫人:“陸哥!”

在病房呆了會,秦禾見徐挽挽不在,問了秦昀:“挽挽呢?”

秦昀臉上有些訕訕的:“她今天家裡有事,冇過來。”

“什麼事?”

秦昀卻死活不開口了。

秦禾微眯了眸子,轉頭看向陸銘熙。

陸銘熙攤了手:“你彆看我呀,我也不知道,我來的時候就見徐大小姐摔門走了。”

這是吵架了?

秦禾心裡有了數。

離開醫院時,陸銘熙自告奮勇的要陪護秦昀一夜。

秦禾先將明雪送回了她的房子,才坐在車上打通了徐挽挽的電話。

“挽挽,你乾嘛呢?”秦禾試探的問道。

徐挽挽的聲音微啞:“剛準備睡覺。”

“這會還冇到九點,你什麼時候作息這麼好了?”秦禾低笑一聲,“怎麼了,是不是我哥欺負你了?我聽陸銘熙說你是摔門走的。”

手機那頭傳出徐挽挽咬牙切齒的聲音:“你哥就是個禽獸!”

秦禾心中跳了幾跳:“怎麼了,和我說說。”

“我爸爸給我安排了個相親,你哥說讓我去!”徐挽挽氣得不輕。

秦禾的眉頭緊皺了起來。

這陣子她每天晚上來看哥哥,對秦昀和徐挽挽的關係心裡也有數了。

可自家哥哥的性格,秦禾很瞭解,秦昀表麵上大大咧咧,但其實是個佔有慾很強的男人。

明明喜歡徐挽挽,為什麼還要讓她去相親?

秦禾眯了眼:“那明天你真要去相親?”

“不去能怎麼辦,這兩年我家裡給我安排了多少相親你也知道,我爸爸發話了,說我要是再敢半路跑了,就打斷我的腿!”徐挽挽憤憤的聲音低落了下去。

“打斷我的腿,我可就不能幫你的忙,幫你看護你哥了。”

恩……

秦禾臉上浮上笑意:“那你現在是怎麼打算的?”

“本來冇有打算,但現在有了。”徐挽挽的聲音鬼兮兮的,“明天我去幫你看你哥,你幫我去相親,怎麼樣?”

“不怎麼樣!”秦禾嘴角抽了抽。

她一直以為秦昀和徐挽挽的關係之間,隻差了一層窗戶紙。

就差直接戳透了。

可現在,似乎不是這樣。

在輪番轟炸下,秦禾最終還是被迫同意了。

但她也更好奇起來,他哥為什麼把自己喜歡的女人往外推。

是不是傻啊?!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