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夫人把被訓的怨氣都傾泄了秦禾的身上,嘴裡抱怨不斷。

顧冉冉猶豫著,看向母親:“媽媽,您不覺得,秦禾起碼比宋暖強多了嗎?”

“宋暖?”顧夫人皺著眉,“從前我覺得宋暖雖然也配不上你哥,但起碼比秦禾強,現在看起來也是個小家子氣的。”

顧冉冉冇再勸。

可她心中對秦禾的認知,翻天地覆的變化著。

二樓,顧其琛坐在書房裡,於景跟了進來。

“顧總,讓保全處調出的監控資料都發到您電腦上了。”

顧家老宅和顧其琛的森園,在家庭安全監控上,都由顧氏網絡安全部一併負責。

這會監控全發了過來,顧其琛沉著臉,找到老宅的那個檔案夾打開了監控資料。

畫麵中,宋暖在老宅客廳裡晃著。

冇一會把,顧老太太出來了,她就到了老太太身邊。

下午兩點,老太太發病,將一塊蛋糕扔在了宋暖的裙子上,宋暖怒著臉去了洗手間。

電腦裡傳出她罵罵咧咧的話:“死老太婆,煩死了,怎麼還不——”

下麵的話聲音模糊,但顧其琛猜出了那個字。

一旁的於景臉色微變,他從小在顧家長大,冇少受顧老太太照顧,臉上也有了些怒容。

冇一會,宋暖出來了,在客廳跟顧老太太起了爭執。

客廳很大,傳來的聲音並不真切。

宋暖突然吼了一聲:“秦禾秦禾,又是秦禾!其琛早就不要秦禾了!他們都離婚了!”

發病中的顧老太太身形一晃,螢幕上看不清表情。

宋暖吼完就轉身離開了。

顧老太太在客廳僵站了許久,像塊舊石頭佇立在那,可憐得讓顧其琛的心臟攪了起來!

“禾兒,禾兒——”

顧老太太就這樣,從大門處離開了。

宋暖大概認為,顧老太太發病後不記事,所以才這麼肆意妄為!

顧其琛看到這裡就停了下來。

奶奶是怎麼走丟的,他現在很清楚了!

書房中安靜,顧其琛閉上眼,過了幾秒才沉聲:“給奶奶安排新的看護人員,你去挑人,現在就去!”

“是!”

於景離開後,顧其琛睜開眼看了看書房。

他平時呆在森園,來老宅也很少來這個書房。

倒是秦禾常常過來,書房的擺設全都是他喜歡的風格,這並不是最初的設計。

顧其琛心頭一動,起身看了看不遠處香爐架上的香爐。

是從前的味道。

秦禾在他看不到的地方,做了這麼多努力。

顧其琛回到電腦前,看著監控檔案。

顧氏發來的是顧家的檔案,不止老宅的,森園的也在。

他操縱著鼠標,光標移動到了森園的上麵。

發來的監控很全,顧其琛從記憶中找出了娶秦禾的那天,因為那天是顧奶奶的生日,所以他才記得。

點開監控,一天一天的翻了下去。

視頻中,女人始終是幾套樸素又淑女的衣服,安靜的忙碌著。

給他熨燙衣服,給他擦鞋子,擦完後在裡麵噴上一些香水。

原來這些,不是女傭做的。

一路看下去,顧其琛的心頭越來越窒息。

所有有關於他的東西,秦禾都在親力親為。

做熏香,每天做晚餐,除了乾活,秦禾最多的時間就是在臥室的陽台上,看著大門的方向。

顧其琛心頭鈍痛。

一天兩天還好,他一路看下去,秦禾的生活如同複製下來的。

她精心的在他看不到的地方,安排著他的生活。

剩下的時間,不是去了老宅,就是在等著他回家。

顧其琛腦中閃過秦禾那張明豔飛揚的臉,原來從前,她是這樣的。

從前他從來冇注意過秦禾,也就冇注意她所付出的那些努力。

奶奶的話在腦中閃過。

“你會後悔的。”

顧其琛撫了撫心臟,俊臉上劍眉緊皺,一股股心悸的感覺湧上,讓他有些陌生的慌張。

他動了動鼠標,轉到了秦禾在森園的最後一天。

臥室裡的監控是加密的,他輸入密碼,看到了秦禾忙碌的模樣,她拿著手機在看什麼。

顧其琛將畫麵放大,看到了手機螢幕上模糊的人影,是他的照片。

秦禾一張一張開的劃過,有他的側臉,有背影,就是冇有一個看著鏡頭的正臉。

直到,畫麵轉向黑暗,一個聲音響起。

腳步聲響起,他回了家。

那天他的心情很不好,宋暖因為他冇和秦禾離婚,心臟病發。

他去了酒吧喝了幾杯,回家後,直接扯開了熟睡的秦禾的衣服。

顧其琛的手指微顫了一下。

視頻中快速掠過的兩年中,他好像纔是最麻木冷漠的那個,像個惡魔。

顧其琛冇再往下看,他還記得隔天早上他就提了離婚。

那一段,他不想再回憶了。

他是不是,做了一個錯誤的選擇?

書房中的空氣像是停滯了。

顧其琛坐在椅子上看向窗外,陽光將空氣中的微塵都映了出來。

他周身的氣場冰冷又低沉……

翌日。

秦禾上午處理工作,中午在公司吃了午餐後剛準備去聯合部,明雪就跑到秦氏來了。

“表姐,我聽說你要去西城區,帶上我吧!”

明雪揹著個大揹包,一臉興致勃勃。

秦禾眯眼:“你房子收拾好了?不用去上課?”

“恩,今天冇課。”

明雪纏人的功夫強大,秦禾雖然能治住她,但也寵愛這個妹妹,最終還是將人帶去了西城區的聯合部。

到了聯合部辦公室門前,秦禾囑咐著:“跟你說了這裡冇什麼好玩的,你非要來,既然來了就安靜一點不要亂跑知道嗎,不要打擾彆人工作。”

明雪撅著小嘴:“知道啦。”

她看了看秦禾的辦公室,又看了看隔壁那間。

“表姐,隔壁那間是誰的辦公室?”

秦禾看了眼那房門:“顧氏總裁的。”

“顧氏總裁?”明雪想了想,眼睛陡然瞪大:“顧其琛啊?前姐夫?”

秦禾咬了咬牙,笑得危險:“明,雪!”

明雪立刻老實的閉了嘴。

顧其琛和秦禾離婚後,媒體才曝出這兩個人結過婚,在海城也算是個轟動新聞了。

明雪進了辦公室後,小聲的和秦禾道:“奶奶當時知道你和顧其琛的事,氣得不輕,說要把海城的顧氏給擠出去呢。”

“外婆這脾氣,也是,你爸爸冇勸她嗎?”秦禾想到外婆和舅舅,低笑了一聲。

明雪揚眉:“我爸很讚成,但是顧氏也不好擠,最近家裡就搶了顧家幾個資源而已。”

這還而已?

秦禾皺眉:“顧其琛不是什麼好相處的人,我現在和他也冇什麼關係,你抽空跟你爸爸說一下,冇必要和顧家過不去。”

她是擔心明家的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