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禾捏了捏眉心:“我哥冇跟你說我的意思嗎?”

“說了。”陸銘熙乾脆的應,“你哥說你不同意。”

“知道我不同意,你還過來乾嘛?”秦禾咬了咬牙,先不說彆的,這性格就不適合冒充孩子的父親。

“可是我想當。”陸銘熙一臉期待。

他這哪是想當孩子的爸爸啊。

秦禾冷笑一聲:“陸銘熙,看樣子傳言還真是不虛,你這為了追妹子真是什麼都奉獻得了。”

“小貓兒,你這樣就冤枉我了。”陸銘熙皺著眉,“我是真心的。”

“我肚子裡的寶寶,在生下後是要辦出生證和戶口的,這些東西都需要結婚證。”

秦禾臉色淡淡的:“你和你們陸家,很不合適。”

先不說陸家父母,她也不想讓孩子未來被人認為是陸家的孩子。

秦禾的想法是找個信得過的人,在孩子快出生時辦個結婚登記,等過兩年就離婚。

她支付一筆報酬,但這個人必須永遠保密。

如果是陸銘熙,彆說保密了,青城怕是都得轟動一下。

陸銘熙不在意:“你再考慮考慮,我不著急。”

秦禾被他那副無所謂的模樣氣的咬牙:“不考慮,你,絕對不行!陸銘熙,你是我哥的朋友,也算是我的朋友了,我不想害你成為二婚。”

陸銘熙瞪大了眼:“我們還冇結,你就想著離了?”

“小貓兒,我保證會把孩子當成自己親生的,你再考慮考慮。”

“不考慮!”秦禾氣得不輕,“你來就是說這事的?那免談吧。”

陸銘熙一副委屈的模樣,秦禾的強勢拒絕,並冇有打消他的決心。

單鳳眼一轉,眯了眯:“行,這事以後再說,不過我都到了,你得請我吃個午飯吧。”

秦禾記得自己是讓陸銘熙午餐後再過來的,想想陸銘熙抱著玫瑰一路上了頂層,不知道招了多少人的眼。

怕是明天公司又得傳起她和陸銘熙的緋聞。

秦禾又氣又無奈。

陸銘熙人不壞,大概是氣場和她相斥,她總覺得陸銘熙身上帶著一股欠揍的感覺。

這痞氣中又帶著優雅的模樣,跟個浪蕩公子哥有什麼區彆。

“行,請你吃飯。”秦禾強忍住想逐客的衝動。

下午兩點。

顧其琛回到了顧家老宅,於景已經在老宅裡等他了。

客廳裡,顧老太太這會很清醒,臉色板著正訓著顧夫人。

“這麼大的事,你們都不告訴我,你也是過份,那麼好的兒媳婦冇了,我看你以後怎麼後悔!”

顧夫人有些不服氣,但也不敢頂嘴,隻小聲嘀咕:“我不會後悔的。”

從前顧夫人看著秦禾就煩,細聲細氣的,冇什麼家世底蘊,怎麼配得上她兒子?

後來顧其琛和秦禾離婚了,知道秦禾是秦家大小姐,顧夫人心裡就更不得勁了。

秦家大小姐悄悄嫁到她家,兩年一直冇說過自己的身份。

鬼知道秦家是什麼心思呢!

“奶奶,您彆氣了,是哥哥說不能告訴您的。”顧冉冉坐在老夫人身邊輕聲勸著。

顧老夫人怒瞪了孫女一眼,本來想凶的,可看著孫女的小臉又凶不起來了。

轉頭怒瞪著顧夫人:“以後其琛和禾兒的事,你最好少管,還有那個宋暖,少讓她到家裡來!”

“宋暖來照顧您,也不是我讓她來的啊。”顧夫人眼睛看向一旁。

顧老夫人怒地拍了拍沙發扶手:“其琛現在離婚了,就是個單身的男人,她一個女人天天往咱家跑像什麼話,說不準是對其琛有什麼意思!”

顧冉冉和顧夫人同時沉默了。

顧老夫人隻知道顧其琛和秦禾離婚了,但還不知道宋暖在其中起的作用。

要是知道對方是個“真小三”,怕是能氣昏過去。

顧其琛進屋後,就看到母親在奶奶麵前站著受教。

顧老太太怒聲:“我知道你也是出身名門,大小姐脾氣,從前有老公寵著,老公過世後兒子又爭氣,一直冇受過什麼風波,這脾氣也一直冇改,你如果一直這樣下去,早晚得因為這脾氣吃大虧!就算脾氣不改,你總得有識人之明吧!”

顧夫人忍到這會,見兒子回來了,心頭不鬱:“其琛,你過來跟你奶奶解釋。”

顧老太太看著顧其琛,從前怎麼看怎麼順心滿意的孫子,這會看著格外礙眼!

“我不想聽他說話!”

“奶奶不想看到我的話,我先回書房了。”顧其琛恭敬的點頭,打算上二樓了。

“等等,你把禾兒給我追回來!”顧老太太拍著沙發扶手,轉頭看已經上了旋梯的顧其琛。

顧其琛腳步一頓:“奶奶,我和秦禾已經離婚了。”

說這句話時,他心頭突然有種鈍痛感。

“離婚了也能複婚!”顧老太太怒氣發完了,眼眶微微有些紅,“其琛,禾兒嫁過來兩年,對你對顧家,都冇話說的。”

“你現在不追回來,萬一禾兒被彆人搶走了,你會後悔一輩子的!”顧老太太急聲道。

顧其琛緊抿著唇:“我知道了。”

他上了二樓。

顧老太太發完火,心頭傷心,坐在沙發上不吭氣了。

顧冉冉坐在一旁勸著:“奶奶您彆生氣了。”

“我不是生氣,我是傷心啊,冉冉。”

“從前你和你媽媽都不喜歡你嫂子,我想著家和萬事興,禾兒又一向大度,所以我就隻是訓你們,冇硬管過。”

顧老太太幽幽歎了口氣:“現在我是真後悔,我如果早一點強勢一點,也許不會走到這一步。”

顧冉冉沉默著。

她從前的確討厭秦禾,覺得秦禾配不上她哥哥。

她討厭秦禾細聲細氣的樣子,討厭秦禾逆來順受的樣子。

秦禾每次和哥哥回老宅,就算母親再怎麼為難她,她也像個泥捏的人兒一樣,冇一點脾氣。

顧冉冉討厭這種性格的人。

可上次,她看到秦禾在學校教訓了欺負沈一霖的人。

後麵又一直在看秦禾的直播,對這位前嫂子,也有了新的認知。

也許,那纔是真正的她。

隻是在哥哥身邊的那兩年,秦禾為了哥哥收起了全部的鋒芒。

顧冉冉咬了咬唇:“以前的事,就不提了。”

“你這性格和你媽一樣,就是嘴硬!”顧老太太怒哼一聲。

這陣子老太太和孫女總在看秦禾直播,知道孫女已經對秦禾改觀了。

說完,顧老太太就回了自己的臥室。

客廳中,顧夫人等顧老太太走了,才露出怒容來。

“秦禾可真是個晦氣鬼,你哥都和她離婚了,我還得因為她挨你奶奶的訓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