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禾陪著顧老太太等顧其琛過來,沙發上,她們坐在一起,握著手,說的都是從前的事。

她對顧老太太口中的自己,隻覺得陌生。

但她也能看出來,這個老人從前是很疼愛她的。

“奶奶,你放心,雖然我和顧其琛離婚了,但您一直是我的奶奶的。”秦禾回握著顧老太太的手,心頭髮暖。

兩人聊了會,顧其琛就到了。

一樓的前台人員將他引到辦公室,男人氣場強大,全身帶著一股冷意。

進了辦公室,看到了顧奶奶,他眉眼緩和下來:“奶奶。”

顧老太太知道了顧其琛和秦禾離婚的事,這會兒根本不想搭理他。

她白了顧其琛一眼,轉眼繼續和秦禾聊天。

“那就說定了,你每個週末都得去看奶奶。”

秦禾臉上帶著笑意:“好,奶奶放心,到時我帶您剛纔說的那個點心過去。”

顧其琛被顧老太太晾到一旁,他眸光掃過辦公室,辦公桌上厚厚的批閱檔案,顯然秦禾之前是坐在那裡辦公的。

秦禾抬眼看向他:“顧——其琛,坐吧。”

當著顧奶奶的麵,她怕叫得太生疏讓顧奶奶又難受。

顧其琛坐下後,聽著秦禾和顧奶奶聊天,一雙墨眸不動聲色的定在她身上。

這個女人究竟有什麼魔力?

從前他知道奶奶喜歡秦禾,可冇想到兩次病發後都隻想見秦禾,他這個親孫子和孫女都比不過秦禾嗎?

秦禾哄了顧奶奶好一會,纔將老人家的情緒安撫下來。

她起身送顧其琛和顧奶奶回家。

到了辦公室門前,於景早就候著了,秦禾想了想,叫住了顧其琛:“等等,我想和你聊聊。”

顧奶奶立刻叫了於景:“我們先回去,讓禾兒和其琛聊!”

於景看向顧其琛,見對方點了頭,這纔跟著顧老太太離開了。

辦公室中安靜,秦禾打電話讓秘書送了茶水進來。

她抬眼看向顧其琛:“顧先生,我想問一下,你到底找的是什麼看護,顧奶奶現在得的不是其他病,是阿爾茲海默症,一旦發病走丟了怎麼辦?就算是尋常家庭裡也會看好這樣的老人,你們顧家家大業大,怎麼會讓顧奶奶跑丟兩次?”

顧其琛臉色微僵。

“是宋暖在看著,我接到你的電話後,還來不及問情況。”

“宋暖?!”秦禾的眼瞬間瞪大,眸底閃過一絲厭惡,“顧其琛,你覺得宋暖是能看護病人的人嗎?”

宋暖那個綠茶!

秦禾咬了咬牙,這狗男人被矇蔽了,她懶得管。

但涉及到疼愛她的顧奶奶,就絕對不行!

“我建議你回家查查家庭監控,我們離婚也挺久了,你家瞞著顧奶奶瞞得秘不透風的,怎麼宋暖一去顧奶奶就知道了?”秦禾涼涼道。

顧其琛眸底閃過一絲幽幽的光。

“你很討厭宋暖嗎?”

秦禾有些無所謂,玉白的手指捏著茶壺倒茶。

沸水在茶碗裡卷著茶葉,她冷笑:“談不上討厭,我還冇把她放眼裡。”

宋暖那種滿腦子雌競的綠茶,還配不上做她的對手。

顧其琛薄唇微抿,目光掃過辦公室。

“你這辦公室風格不錯。”

話題突轉,秦禾掃了一眼:“恩,是我哥的辦公室,我隻是暫時在這兒守一陣。”

她隻當顧其琛是為了宋暖,故意轉移話題。

她心中多了不滿,對顧其琛也不再客氣:“顧先生,我言儘於此,不管你對宋暖有多愛多信任,但顧奶奶的看護人最好還是換幾個專業人員。”

說罷,她起身,笑著:“我就不留顧先生用午餐了。”

這是下了逐客令了,顧其琛淡淡起身,他從容不迫的模樣,讓秦禾暗暗咬牙。

這渣男雖然渣,但身上那股家族養出了底蘊和貴氣,加上那張臉,還真是讓人損不起來。

“今天的事麻煩你了,我會讓於景準備一些謝禮,先告辭了。”顧其琛頷首示意。

他這副態度,倒顯得她有些小心眼了。

秦禾嘴角抽了抽,剛想說話,胃裡突然一陣翻湧。

她臉色一白,捂住了唇。

顧其琛眉頭皺了起來:“怎麼了,身體不舒服嗎?”

秦禾正強按著那股噁心的感覺,生怕一張嘴就吐出來。

她有些小潔癖,咬著牙,額間滲出細汗,轉身就想往衛生間走。

顧其琛腦中隱隱閃過一道光,模模糊糊的,他急急上前:“秦禾,你——”

“呯”的一聲。

辦公室的門被大力推開了,顧其琛和秦禾同時轉頭看去。

一大把紅玫瑰豔如火,玫瑰上,陸銘熙妖孽的臉帶著笑意,野性又邪肆的倚在門框上:“禾兒,我來了。”

顧其琛:“……”

秦禾:“……”

腦中的線突然斷了,顧其琛也冇再深究,他緊皺著眉看著秦禾。

和他離婚後,眼光實在是變差了。

看著那束火紅的玫瑰,顧其琛心頭莫名發堵,那股熟悉的煩躁窒息感湧上心頭。

他冷聲:“我就不耽誤秦總了,先告辭了。”

陸銘熙一臉無辜的模樣,眨巴著眼睛:“顧總怎麼在這兒?中午一起吃飯嗎?”

顧其琛腦中想到秦禾剛纔那句“不留您用午餐了”,原來是要和陸銘熙約好了。

他的眼底像帶著冰渣,身上裹挾著一陣寒風,颳著陸銘熙的麪皮離開了。

陸銘熙看著顧其琛離開,抱著玫瑰看向屋中,還有些疑惑。

秦禾這會兒噁心的感覺都給嚇回去了。

她嘴角抽著:“你乾嘛?”

陸銘熙一臉無辜,可惜他的形象已經深入人心,秦禾根本不信。

無辜等於在耍壞心眼。

陸銘熙不答反問:“顧其琛這是怎麼了?”

秦禾皺眉:“你就這麼上來的?”

抱著99支玫瑰,一路騷包的上來的?

陸銘熙臉上帶著粲然的笑:“對啊,我們不是約好的嗎?”

秦禾有些頭疼,她不能和陸銘熙追究太深,這男人繞開話題的能力太強。

“你不是說有事找我商量嗎,什麼事,坐下說吧。”

陸銘熙坐下,抬手拿了秦禾倒好的那杯茶,不見外的喝了一口。

“小貓兒,我聽你哥說了你懷孕的事。”

陸銘熙咧著嘴笑,露出一排明晃晃的大白牙:“我是來給寶寶當爸爸的!”

秦禾:“……”

行,她哥果然是認準了陸銘熙!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