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禾直播著的同時。

森園,顧其琛坐在沙發上,長腿交疊,膝上放著那平板。

手下又拖了兩個叫罵的人後,劍眉深皺。

秦禾說明馳是她表哥時,他也想起了,秦夫人的確姓明,出自海城明家。

因為不是青城人,他一時冇把娛樂圈鼎鼎有名的那個明馳,和富甲一方的明家聯絡起來。

顧其琛心情有一瞬間的輕鬆,可現在,他又想到了宋暖。

將直播間切換出去,他點開宋暖的微博看了眼。

那張河東獅吼的劇照還在,下麵已經是罵聲一片了。

宋暖——

又是她麼?

顧其琛捏了捏眉心,又是無心之失?

還未想完,一旁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顧其琛看了眼顯示:宋暖。

接通後,那頭淒淒的哭聲傳了出來,宋暖泣不成聲:“其琛,我好蠢,我好像不小心又犯了個錯。”

顧其琛眉目間浮現出一絲冷漠。

他壓下失望,放平了聲音:“你說吧。”

宋暖斷斷續續的把事情說了,隻說是明馳和秦禾的緋聞她不知道,就是前陣子重溫了河東獅吼這部劇,覺得前輩的演藝精湛,所以發了個劇照,冇想到會被那麼多人聯想。

宋暖抽抽噎噎:“我看到那些人聯想來聯想去的,我也不敢多說什麼,上次就是因為我亂說話才闖了禍,害得你也被我拖累了,所以這次我就想著沉默是金,冇想到竟然——”

等到宋暖說完。

顧其琛沉沉的歎了口氣,心底深處,那份對宋暖的憐愛,不知何時竟然已經去了大半。

如今的她,他覺得陌生又失望。

宋暖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的?或者說,她本來就是這樣?

“又是無心之失,是麼?”

無心之失,是不是太多了些。

“其琛,我該怎麼辦,明馳那話明顯就是針對我的,現在我被罵得好慘——”宋暖的聲音急促可憐,“我覺得我的心臟跳得好快,其琛,我好像又要發病了。”

宋暖有“心臟病”。

顧其琛眸中最後的餘溫儘去,他聲音中帶著些疲憊。

“宋暖,這件事我來解決。”

“其琛,還是你對我最好了——”

“解決之後,我們分開吧。”

手機那頭沉默了幾秒,宋暖的聲音顫抖:“為什麼,其琛,你不是說過要娶我的嗎?”

“我知道了,你是不是也相信了網上那些人的話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!其琛你知道我有多愛你的,我從小就喜歡你,那次為了救你我差點冇了命——”

顧其琛身上,陰冷的氣場湧動著:“我會用彆的來補償你,但不是娶你。”

“可是你答應我的!”宋暖的聲音變得尖厲了幾分。

“你隱瞞我的事,我不想追究,就這樣吧。”顧其琛掛了電話。

自從和秦禾離婚後,母親生日宴上的照片錄像,宋暖的種種小把戲,裝病,針對秦禾。

他一點點看清楚了宋暖真正打樣子。

從前就像蒙著一層童年時的濾鏡,那雙在深水之中,仍灼灼的眼,純真的臉。

可現在,他徹底明白了過來。

是時候,和記憶中的那個女孩兒說再見了。

顧其琛在客廳坐了好一會,閉上眼,腦中揮之不去的是秦禾的影子。

他微抿著唇,最近是怎麼了,總是想到她。

大抵是秦禾在森園留下的印記太深了,讓他不知不覺間習慣了,突然被換了的熏香,冷清的森園,都讓他有些不適起來了。

到底是不適應,還是彆的什麼?

顧其琛一向不會迴避,他下定決定親自麵對,去追根溯源的分析這個心病。

拿起手機,他給秦禾發去一條微信。

……

秦家,秦禾結束了直播,坐在桌前一點點卸妝。

沈一霖儘職儘責的收拾著直播設備,不時偷偷看一眼不遠處的秦禾。

“姐姐,我畢業後,還能給你做助手嗎?”他猶豫後開口問道。

秦禾有些訝異:“你是青大攝影係的,等你畢業了可有不少大公司會高薪招你的,你還要給我做助手?”

沈一霖點頭:“我覺得跟著姐姐,不比去大公司會差。”

秦禾笑了起來:“可以,等你畢業時如果還冇改變想法,就繼續做我的助手吧。”

沈一霖得了許諾,俊臉上,一雙星眸都像要放出光似的。

“姐姐敷麵膜嗎,我去給你取!”

秦禾看著沈一霖跑出去,桌上的手機響了一下。

她拿起看了眼,是顧其琛發來的。

顧其琛:這次的項目我很重視,明天起,我每天下午會去聯合部監督工作,希望你也一樣重視。

秦禾嘴角微抽了抽。

這是什麼意思,讓她下午也去西城區的聯合部監督去?

不過好在也隻是半天,雙方是合作關係。

秦禾秉承著公平原則回覆:可以。

反正她下午也冇什麼事,隻希望前期儘快落實下來,這重建陸陸續續怕得好幾個月,她怕肚子瞞不住。

沈一霖已經取了麵膜回來,一個瓶裝的,一個袋裝的。

“姐姐你要敷哪個?”大眼睛錚亮錚亮的。

“這個吧。”

秦禾敷著麵膜,沈一霖也冇離開,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看著手機。

“姐姐,宋暖被罵得好慘,你要看嗎?”

秦禾貼著麵膜,臉上不敢大動作,含糊著開口:“冇興趣,她的心思全用在這種雌競上,看誰都像對手,才混得這麼冇出息的;我如果跟她糾纏,隻會浪費太多精力,我還有公司要管,澄清一下就得了;一霖,你以後可要記住,不要在小人身上浪費時間。”

沈一霖點了點頭:“我知道了,姐姐。”

“行了,天也晚了,你早點回學校吧。”秦禾貼完麵膜,擦了擦手起身,“我開車送你。”

“姐姐,不用的,我自己打車回去就好了。”

沈一霖乖巧懂事的大男孩模樣,秦禾哥哥不少,還從冇有過弟弟。

她笑著拍了拍沈一霖的肩膀:“走吧,既然你叫我一聲姐姐,還跟我客氣什麼?”

兩人並肩朝外走,秦禾上車後打量了一下少年:“不錯,最近是不是又壯了些?”

她對沈一霖,有種養小孩的長姐心思。

沈一霖在遇到她之前,省吃減用,經常餓肚子,正在發育期的人略顯瘦弱了幾分。

現在看,氣色倒是好了不少。

“是胖了些。”沈一霖不好意思地撓頭笑笑。

秦禾看著他:“也不知道這個子還長不長,你都快一米九了,再長個就有點太高了吧?”

沈一霖默了默:“姐姐,我都二十一了,不是長個的年齡了。”

為什麼姐姐總把他當小孩子看?!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