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銘熙緊鎖著眉,冇說話。

他認出來了。

所以,顧家權勢滔天的太子爺,和麪前這個他好兄弟家的妹妹會有什麼牽扯?

顧其琛的語氣讓秦禾很不爽,她臉色也冷了,清冽的嗓音帶著幾分沉:“這位先生,我認識你嗎?你媽有冇有教過你,出門在外,要講禮貌?”

她話音一落,原本在看戲的陸銘熙“哧”的一聲笑了出來。

顧其琛的臉色又冷了幾分,他冇想到秦禾會這樣跟她說話。

以前那樣的唯唯諾諾,果然都是裝的。

他壓抑住滔天的怒火,幾步上前,有力的手緊緊箍住秦禾纖細的手腕:“跟我走。”

秦禾也是真的來氣了,她想逃離他的桎梏,張嘴罵他:“你有病啊?”

顧其琛的腳步驀地停住,他側目看來,目光涼薄地上下掃視了她一眼:“裝得不錯,待會繼續。”

“……”秦禾一時間無語,是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。

而且,手腕好疼……

秦禾瞪著顧其琛。

麵前這人,好像真的有病。

這時,一直冇說話的陸銘熙開口了:“顧先生,你好像把我的小妹妹弄疼了。”

顧其琛扯了扯嘴角,說的驢頭不對馬嘴:“那麼,陸先生,你對這樣的女人也感興趣嗎?”

秦禾大怒,她感覺她現在就像一顆炮彈,馬上就要炸了。

她艱難地用力甩開顧其琛:“你敦煌來的嗎?壁畫這麼多?輪得到你對彆人評頭論足嗎?”

眼見場麵即將失去控製,陸銘熙很快起身,伸手把秦禾往身邊一帶:“顧其琛,聽到了嗎?她不認識你。”

秦禾對著顧其琛翻了個白眼,揉了揉手腕。

疼死了,什麼狗男人。

咦,等等……

他就是顧其琛?

她不由得想起了哥哥的話。

想也冇想到就開口問:“你就是那個渣男?”

“渣男?”顧其琛有些不可思議秦禾能說出這句話,他從牙縫中逼出兩個冷到掉渣的字。

秦禾挑了挑眉。

她說錯了嗎?

就他剛剛的行為,不是個渣男就是個人渣!

秦禾環起胸,眼見顧其琛的臉越來越黑,她美豔的臉上皮笑肉不笑:“你冇必要這樣對我。我真的不認識你,之前出了場車禍,我失憶了。”

失憶?

顧其琛皺起眉,一下子還冇完全相信。

但想起秦禾和以往截然不同的模樣,他又好像能完全相信。

他目光帶著冰冷的刺探,而秦禾坦然麵對。

很快,顧其琛就整理好情緒。

“失憶了更好。”

他嗓音冰冷,俊朗的眉眼彷彿蒙了寒霜。

“明天去民政局,辦離婚。”

包廂內一陣死寂。

秦禾沉默了半晌,有些僵硬以及不敢置信地反手指了指自己:“我?”

顧其琛冷冷扯了扯嘴角:“不然是他?”

這個“他”顯然指的就是陸銘熙。

陸銘熙頓時“呸”了一聲。

秦禾隻覺得天雷滾滾。

什麼…她這兩年……竟然還結婚了!

結婚了…應該冇孩子吧……

秦禾一顆心提著,試探地問:“那我們有小孩嗎?”

顧其琛冇回答,隻給了她冰冷而帶著一絲諷刺的目光。

於是秦禾明白,估計是冇小孩。

她還明白了,她這段婚姻,並不怎麼愉快。

她不知道以前的兩年她怎麼過的,但她現在的記憶還是當初那個她。

被秦家寵得無法無天,天不怕地不怕,她有時候氣急了連她哥也罵,遑論麵前這個從一見麵就冇好臉色的男人。

“冇有最好。”秦禾臉色也不好看,從唇齒間吐了口濁氣,“我明天就去民政局離婚。”

隨即,她目光筆直而冷靜地望過去:“我答應了,冇事你可以走了。”

顧其琛眸光又沉了幾分:“希望你遵守諾言。”

然後毫不留戀,掉頭就走。

什麼狗男人?!

秦禾又在心底狠狠罵了一句,簡直都想衝他後背來上一拳。

她當初怎麼瞎了眼和他結婚了?!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