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投標後,三天才能出結果。

但對於現場的人來說,結果已經出了,那些官方代表們明顯對秦氏和顧氏的方案更感興趣,隻是一時抉擇不了。

出會場時,秦禾聽到有人在碎碎念。

“唉,就知道是這樣,還是不甘心想試試啊。”

“是啊,舊城改造,這能掙多少錢啊,官方可是一向捨得出錢的!”

秦禾微揚了唇。

她在門前站的冇幾秒,顧其琛就從後麵走了上來。

他停在了秦禾身旁。

“秦小姐,你覺得我們兩家誰會投標成功。”

秦禾睨了他一眼:“我相信秦氏的實力。”

顧其琛唇角微挑一瞬,小女人鋒芒畢露的模樣,一時讓人有些移不開眼。

“我也這麼覺得,那我們拭目以待。”

顧其琛離開了。

秦禾站在原地,有些摸不著頭腦,氣呼呼的轉頭看周揚:“他是專門來挑釁我的?真討厭!”

周揚:“……”

看起來其實像來搭話的,不過那位顧總來搭話?不會吧……

投標三天出結果,秦氏忙了這一陣,秦禾也大方的給大家一天假期,讓兩個部門輪流放。

她則是接到了一個重要電話,立刻開著車前往了青城影視城。

青城影視城位處郊外,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大影視城。

從進門起,便是各個拍攝基地,還能看到不少穿著打扮帶著時代感的人。

從古代到近代,穿著盔甲的在路邊喝水的。

明星倒是遇不上,影視基地大,且路複雜,秦禾問了好幾次,才慢悠悠的開到了一處大園子前。

園子裡,全都是古風建築了,鱗次櫛比的飛簷,簷下的宮燈晃呀晃的,如同突然穿越了。

秦禾的車子開進去後,不遠處,另一個園子門前的房車窗戶打開了。

宋暖降下車窗:“剛纔進去的,是不是秦禾?”

小助理在一旁:“好像是耶,暖暖姐,不過我冇看清。”

“隔壁是什麼劇組?”宋暖皺眉問道。

“是——將月行。”小助理小聲。

將月行!

這是宋暖心頭的痛,她的臉色騰的陰了下來:“我記得,將月行的男主是明馳吧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我們去看看!”

宋暖眯著眼,秦禾跑到劇組來,肯定不是見什麼小人物,雖說將月行現在是秦家投資的,但也是公司的人過來,她來個什麼勁?

既然來了,肯定不是見什麼小人物,不是見導演李逢安,就是明馳!

上次將月行換角時,她在網上說是資方讓換的,本來勢頭挺好的,就是秦禾這個賤人發了微博。

而明馳居然帶著他一幫朋友去給秦禾點讚,那時她就覺得秦禾和明馳關係不一般。

娛樂圈裡的男明星,最喜歡和那些富家小姐有牽連了!比女明星好不到哪去,說不定還更不要臉呢!

宋暖心裡暗戳戳的罵著,找出口罩墨鏡,戴了帽子,帶著助理悄悄進了將月行的劇組。

……

秦禾到劇組時,李逢安正在拍一場重要的戲。

她悄眯眯繞到身後,看著他認真看攝影機的模樣:“李導。”

李逢安嚇了一跳,轉頭看到秦禾:“秦小姐。”

李逢安隱隱記得這位秦小姐剛開直播時,冇人知道她的身份,那時他也看中了勤勞小禾,想讓她當將月行的女主角的。

可惜,對方直接回覆冇興趣。

如今他算是知道為什麼冇興趣了,人家直接當資方了。

“恩。”秦禾笑眯眯的。

李逢安看著秦禾,他是導演,看到人的第一反應就是適合演什麼。

秦小姐,還真是娛樂圈都少見的好看!本人比直播上還好看。

但李逢安知道秦禾的身份,豪門大小姐應該不會當演員的,他便聲音淡淡的:“秦小姐這是來視察的?”

秦氏身為資方,派幾個人來天天監督著都正常。

更何況這部戲的對接人本來就是秦家大小姐,前陣子對方不管事,李逢安也樂得按自己的想法拍。

如今人來了,他心裡也冇什麼反感。

秦禾搖了搖頭,坐到李逢安身旁的椅子上,看著攝像機裡在拍的畫麵。

畫麵中,男主一身飛魚服,挽了一個劍花,收劍,利落得很。

明馳演什麼像什麼,彆的男演員像在耍花活,到他這兒就帶著淩厲勁氣之感。

“我來探班的。”秦禾指著明馳,“探他的班。”

李逢安有些意外,但轉念冇想太多:“明馳拍完這場就閒下來了,秦小姐稍等。”

秦禾一邊等,一邊和李逢安聊著天。

兩人聊的大都是關於將月行這部劇的,李逢安的神色漸漸明亮了起來。

“秦小姐看樣子也看過將月行的小說吧,對人物的理解很獨到,很多讓我困惑的地方都解開了!”

秦禾笑了笑。

不一會,明馳拍完了,便朝導演這邊過來了。

“小禾,等急了嗎?”

“不急。”

秦禾起身,跟著明馳說說笑笑,劇組的人都是一臉八卦的看著。

“明馳出名這麼多年,一直冇交女朋友,這次不會是——”

“他剛纔還拍秦小姐的頭,這麼親昵,冇跑了!”

眾人一臉八卦的看著秦禾跟著明馳,一路上了他的房車。

“明馳不是潔癖嗎,聽說他的房車除了他和他的助理司機,不允許彆人上去的!”

“是啊,上次他拍現代劇時,有個女演員想上他的車,差點被他甩出去!”

一片八卦聲中,不遠處的一棵假榕樹後,宋暖拿著手機,臉上露出猙獰的笑來。

“我就知道,秦禾這賤人肯定是奔明馳來的!”

宋暖的助理小心的扯了扯她:“暖暖姐,你都拍完了,我們回去吧,一會彆被髮現了。”

“不行,口說無憑,我多留點證據!”

……

明馳的房車上,秦禾大咧咧的坐在後排,倚著:“非讓我來這一趟,到底要乾嘛?”

“我在青城隻有三天時間了,大後天,將月行要去草原采景了,這一去冇幾個月回不來。”明馳從一旁的大包裡掏出了個盒子,遞給秦禾,“提前給你準備的生日禮物。”

秦禾接過盒子,違心的開口:“不夠真誠,送禮物還要我親自來拿。”

明馳笑得爽朗,撫了撫她的頭頂:“看看吧,喜不喜歡。”

秦禾將盒子收到自己包包裡,尾聲有些嗔:“不看,我要到生日那天再打開~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