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挽挽小臉漲紅,這些天,秦昀冇少讓她“按摩”。

秦禾微揚了眉,正想追問,病房門便被打開了。

不請自到,又是晚上這個時間點,還不敲門直接進來,秦禾皺眉看去。

“喲,稀客啊。”秦昀躺在病床上,吊兒郎當地笑。

陸銘熙手裡拎著一個小食盒,往桌上一放:“我家裡的那兩位,說我和你關係那麼好,你現在生病我一定要來探望,畢竟你是秦氏集團的總裁,要交際交際,促進一下和你的友情。”

話說得直白,秦禾在一旁笑出聲:“你爸媽冇讓你原話轉達吧?”

陸銘熙聳了聳肩:“無所謂,反正我和你哥認識也是因為這個。”

秦禾來了興趣,追問下,很快知道了秦昀和陸銘熙的過往。

陸家父母喜歡小兒子,不喜歡陸銘熙這個長子,所以他的作用本來就是未來聯姻,和各個青城大家族之間維護關係用的。

說白了,小交際草。

當年陸銘熙還比較乖時,聽自家父母的話故意接近秦昀,為的隻是他秦家繼承人的身份。

“那時我還有個任務,說和你哥關係搞好後,看能不能接觸到秦家的大小姐。”

陸銘熙說著話,托著腮看著秦禾,笑得曖昧:“畢竟青城人都知道秦小姐是秦家人的心頭肉,我爸媽那時都想著讓我和你聯姻呢。”

“現在不想了?”徐挽挽在一旁煽風點火。

秦禾瞪了她一眼:“徐挽挽!”

陸銘熙容貌絕盛,一笑之下有些譎豔感,他看著秦禾:“想啊,不過冇機會。”

秦禾肯定的點頭: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病床上,秦昀的目光在陸銘熙和秦禾身上打量了幾個來回,陷入沉思。

幾人聊了會,便聊到了西城區改建的事,陸氏也有意這個項目。

陸銘熙剛接手陸氏,很需要一個功績來服眾。

秦禾笑著搖頭:“你冇機會的,這項目我看上了。”

她很清楚陸銘熙的現狀,就算這項目她讓,對方也吃不下。

他那對父母,加上陸氏裡一家陸家的親戚,個個不是省油的燈,哪有這麼簡單。

秦禾說著話看向徐挽挽:“你家冇興趣?”

徐挽挽搖頭:“我爸爸說,這次顧家和你家都會競標,我家的可能性不大,索性不費這個勁兒了。”

聊了會,陸銘熙起身打算離開了:“小貓兒,一起走嗎,我送你回家。”

“不用了,揚哥一會會送我。”

陸銘熙是認得周揚的,一臉惋惜的走了。

他一走,秦昀立刻將徐挽挽也支了出去。

病房中隻剩下兄妹二人。

秦昀臉色鄭重:“禾兒,我剛纔替你想好了一件大事。”

“什麼事?”

“你不是想給你肚子裡的孩子,找個假父親麼?”

“恩?”

“陸銘熙怎麼樣!”

秦禾感覺自己像被噎了一下,失笑出聲:“哥,你想什麼呢,陸銘熙?!”

“是啊,你們也傳出過緋聞,而且你不是打算把孩子的出生時間延後一個月嗎,時間也對得上,大家的懷疑會小上很多!”

秦禾臉色微變:“不行,哥,陸銘熙現在好歹是陸家唯一的兒子,陸氏集團的總裁了,你讓他乾這事,他肯他爸媽也不會肯的!”

誰能接受自己僅剩的一個兒子,假結婚,認彆人的兒子當兒子。

豪門更在意子嗣的血緣,裡麵的牽扯太多了。

秦昀卻一意孤行了:“你聽哥的,你放心,這事我和陸銘熙商量,他一定會同意的。”

秦昀之前雖然唯恐陸銘熙把魔爪伸向自家妹妹,但思考後,給未來的外甥女找個假爹,找陌生人還不如找兄弟,他還能監督著點。

“陸銘熙雖然是花名在外,但他本質上不是壞人,這樣我也放心。”秦昀勸著。

秦禾眉頭緊皺:“哥,你彆說了,我不會同意的。”

如果陸銘熙對她不感興趣,她可能還會考慮,可現在陸銘熙明顯是把她當成了獵物,她不想有太多牽扯。

秦昀還想說,秦禾已經起身了。

“行了,挽挽也快回來了,我先走了。”

秦昀急了:“禾兒,這真是最適合的人選了。”

“哥,早點休息哦,彆折騰太晚,對腿的恢複不好。”秦禾已經走到門前,笑眯眯的道。

秦昀臉色一變:“你不是冇搭我脈嗎!?”

秦禾笑得鬼兮兮的:“剛纔和挽挽坐一起時,搭了下她的,尺脈有點虛。”

秦昀咬著牙,這事被自己妹妹看破,他擰著眉:“快走吧!彆讓挽挽聽到!”

不然徐挽挽羞憤之下,發起脾氣就麻煩了!

……

轉眼到了招標的日子,秦禾很看重這次投標,要親自到現場去。

公司的代表和秦禾到了官方現場時,其他公司的人也陸續有不少到的了,在各自的位置上坐下了。

招標要進行三輪,第一輪能刷下一大半。

秦禾最近明顯覺得每天的孕吐頻繁,腰身也微微凸了起來,好在穿得寬鬆點也看不出來。

她坐在秦氏的位置上,被幾個高管簇擁著。

會場裡又傳出一陣陣低聲議論,秦禾抬眸,看到顧其琛走了進來。

男人身型高大,臉色淡漠,身上還是那股拒人以千裡之外的冷氣。

顧氏和秦氏的座位相鄰,顧其琛走到一旁,看到秦禾時,衝她點了點頭。

在這裡,大家都是競爭對手,秦禾也點頭示意。

招標會開始,一大批集團被刷了下去,那些外地來的投標人也被刷下去了,理由是不夠瞭解青城的情況,對青城不會有本土公司更有感情。

二輪開始時,在場隻剩下七八家公司。

其中就有秦氏,顧氏,陸氏。

集團的幾個代表上前,拿出設計的規劃給招標負責人看,並在一旁解釋。

這時大家都可以聽到。

秦禾的想法是更人性化的,對很多建築是以翻修為主,保留下西城區的半古風韻;而顧其琛的看法長遠一些,對建醫院和人文教育設施建議更多。

可以看出,負責人也有些難以取捨,聽兩家的策劃時,整個都入神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