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見顧其琛沉默著,秦禾的眉頭緊皺了起來。

“所以,你冇請人照顧顧奶奶嗎?”

“請了。”他沉聲,想到了宋暖打來的那通電話。

奶奶走丟,是宋暖打電話告訴他的,說是奶奶想出去走走,中間嚷嚷著要吃路邊的炒栗子。

等她去買栗子時,一轉眼奶奶就不見了。

顧其琛聲音緩慢,帶著幾分猶疑:“這次是個意外。”

秦禾放下了心:“以後還是小心點吧。”

畢竟是彆人的奶奶,她也不好多說什麼,轉身離開。

顧其琛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。

“秦禾,這次謝謝你。”

“小事,我是為了奶奶。”

顧其琛看著秦禾離開的背影,眸光變得複雜了幾分。

奶奶離開冇多久,宋暖就打來了電話,哭得很是淒慘。

她一直自責自己冇有看好奶奶,打消了顧其琛心頭最後一分疑慮。

……

一週的時間過去,秦禾終於輕閒了下來。

自從上次有了安副部長的先例,公司裡的幾個高管都老老實實的工作。

家裡的安防也重新佈置好,秦禾抽時間查了一下那個撞了秦昀的肇事司機。

得到的答案是司機那邊出了意外,已經身亡了。

這裡麵一定是有貓膩!

秦禾震驚之後細想,敵人在暗她在明,如今剛發覺一點對方的小尾巴,就被斷了乾淨。

隻能加強警戒了。

隻要對方還想出手,她做好完全準備總能抓到對方的。

秦氏集團——

頂層總裁辦公室中,秦禾拿著手機倚在椅子上,裡麵傳來鬥地主的聲音。

周揚領著兩位高管進門時,她纔將遊戲停下。

來的兩位,一個是商務部,一個是市場開發部的。

“什麼事?”

商務部的部長一臉興奮:“小——秦總,昨天我在酒局上聽到了一個訊息,想著要和您說一下。”

商務部酒局不少,要和各處走動關係,訊息也靈通。

冇多大會秦禾就聽明白了。

下個月,青城官方將要招標一個改造項目,這個項目是青城未來幾年規劃的重中之重。

青城很大,秦氏和顧氏各在南北一方,兩邊的商業發展都不錯。

東邊那邊平穩,但城市靠西是一片老城區,也是青城最初發展起來的地方。

數十年的歲月,讓那片地方存下了不少危房,官方研究開會後,決定招標一個大集團來進行舊城的規劃和重新建造。

“西城那邊,占地可是不小!”商務部長道。

周揚在一旁聽著分析,眉頭也皺了起來:“雖說是一塊大餅,但也是夠硬的,西城區那邊都是青城老居民了,居民的年齡也偏大,住著不少老人——”

“所有的麻煩,隻要解決了都會變現啊!”市場部的部長在一旁道。

兩人明顯對這個招標極感興趣。

周揚則是有些擔心:“小秦總,西城整體規劃重建,這項目太大了,要不要請示一下秦總。”

秦禾抬眸,臉上透出濃厚的興趣:“不用,既然提前得到了訊息,就不能辜負,準備競標吧。”

雖是老城區,但她就學的青城一中和青大也處於西城處,她對那片地方很有感情。

“小秦總——”周揚還想再勸。

秦禾深知那邊有多急需重建,她做生意不僅想掙錢,更想幫到一些青城人:“你也說了,從大局說,這是個很大的餅,青城也不是隻有我們秦氏吃得下,招標都未必能成功呢,這種時候就得走一步看一步了,想的太多太周全,反而錯過了機會。”

她笑著看向周揚,明眸中是堅定和銳氣。

周揚莫名有了底氣:“好,我去讓人準備招標檔案。”

……

顧氏,顧其琛看著助理拿來的檔案,細細的將所有的內容看完了。

他捏了捏眉心:“這份策劃不行,讓他們重新改,西城改造必須拿下來!”

於景應聲,拿了桌上的檔案出去了。

顧其琛坐了會,拿起了手機。

他打開短視頻軟件看了眼,關注列表裡,孤零零的一個關注人還顯示未直播。

這陣子秦禾倒是發了幾個小視頻,大都是養生的和化妝的。

評論裡一片驚歎,說這不是化妝是換頭。

顧其琛盯著螢幕上笑著的秦禾,她雙眼灼灼,熱烈又美麗,像一個太陽。

自從秦禾失憶後,她好像找回了靈魂。

顧其琛有片刻的出神,但很快將軟件又關上了,拿起一旁堆著的檔案繼續看了起來。

西城區招標的事情冇有瞞太久,在官方宣佈的前一週,在青城就沸沸揚揚的私下傳了起來。

這一個大餅,做好了那可不止是掙錢,還能留個好名聲。

再者說,和官方合作過,以後信譽度自然就不一樣了。

圖錢圖名,青城不少大型企業都想搏一搏,就連鄰城的一些企業也開始準備了起來。

……

秦氏集團。

到了下班時間,秦禾將用了一週才擬定的標書和舊城改造規劃收好,鎖進保險櫃,才起身離開了辦公室。

周揚開著車,將她送到了醫院。

到了秦昀的病房,秦禾進門就看到自家媽媽拉著徐挽挽聊天。

平時大大咧咧的閨蜜,這會跟個小淑女一樣坐著,一口一個伯母,恩恩。

小臉還微微垂著,秦禾噗嗤一聲樂了。

“你們聊什麼呢?”

“禾兒來了,我正感謝挽挽這陣子照顧你哥呢。”

秦禾是懂中醫的,掃了眼自家哥哥的臉色,坐到床頭想搭脈。

秦昀把手一收:“我這在醫院呢,你搭什麼脈。”

“看看你身體養的怎麼樣。”秦禾道,眯了眯眼,“你躲什麼?”

秦昀是死活不把手給秦禾,他知道秦禾的脈象看的有多準,準到某些**都可能藏不住。

秦禾也冇強硬要求,坐那和他聊著天。

秦夫人看了看天色,起身:“行了,我就先回去了,禾兒,你早點回家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秦禾笑道。

送走了秦夫人,秦禾笑眯眯的坐到了徐挽挽身邊,壓低了聲音:“你剛纔裝得好淑女。”

徐挽挽惡狠狠的瞪了秦禾一眼。

秦禾小聲:“和你找男模時形成了巨大的反差。”

她的聲音本來不大,可冇想到床上的秦昀支著耳朵聽呢。

“男模?!”

徐挽挽小臉一僵,秦禾默默轉頭:“我說的按摩,我在教挽挽給你按摩,促進恢複。”

秦昀的臉色稍緩。

徐挽挽急了:“誰要給他按摩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