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挽挽出門去了,秦禾便坐在病床旁和秦昀聊了會。

安副部長的事情已經有人報給他了,秦昀臉色陰鷙了幾分:“冇想到這老東西還有這心思,我在時他老老實實的,現在是以為你什麼都不懂,欺負你呢。”

秦禾涼涼勾了唇角:“不也挺好的嘛,平時有你鎮著,那些小鬼不敢出來蹦躂,趁著你休養身體,正好把有鬼心思的都揪出來。”

秦昀笑了笑,伸手揉秦禾的發:“辛苦禾兒了。”

秦禾躲過對方作亂的手:“行了,有件大事要和你商理。”

“還能有什麼大事?”秦昀一副心大的模樣。

秦禾冷笑一聲,附到了秦昀耳邊,悄聲說了幾個字。

病床上的男人臉色僵住,下一秒險些從病床上蹦下來似的。

“什麼,你懷——”

“小聲點!”秦禾拉著秦昀坐下了。

“誰的!”

秦禾瞪了秦昀一眼:“你說呢?”

“也對,你之前迷那渣男迷成那樣,還能是誰的!”秦昀臉色凝重,坐在病床上,“禾兒,你打算怎麼辦?”

“能怎麼辦,生下來唄。”秦禾笑眯眯的,撫著小腹小聲,“也不知道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,哎這裡可是你的小侄女小侄子呢。”

秦昀麵色複雜的想了會,最終咬了咬牙:“行,生下來哥給你養!”

“我自己也養得起。”秦禾小聲,和秦昀說了打算給孩子找個假爸爸的事。

“雖說咱們秦家未必爭不過顧家,但終究是太麻煩了,我這個計劃現在就缺一個男人了。”

秦禾皺著眉:“我先和你說,明天媽媽來時你和她說,我怕我跟她說,她一時接受不了。”

秦昀應了聲。

等到徐挽挽抱著一杯溫水,臉色黑黑的回來,秦禾起身告辭。

“挽挽,辛苦你了哦。”

徐挽挽嫌棄的擺手:“早點回去休息,看你臉色都不太好了。”

秦禾倒冇怎麼累,臉色不好純屬被腹中孩子折騰的。

她一路開車回了家,家裡,媽媽已經在客廳沙發上坐著了,正拿著手機刷她的視頻。

秦禾打了個招呼就回了臥室,她不敢當麵和媽媽說懷孕的事,還是先讓哥哥打個先鋒吧。

……

顧家老宅。

餐廳中,宋暖看著廚師一一端上來的菜色:“粥熬爛一點,奶奶的牙齒不好。”

“宋小姐放心,這些都是老夫人吃慣了的。”主廚恭敬道。

宋暖從喉間發出一聲“恩”,拿著湯勺攪了攪湯,一副審查的模樣,端的是女主人的做派。

今天顧夫人帶著顧小姐去參加晚宴了,老宅裡隻有顧老太太和宋暖。

主廚在老宅工作已久,深知這家裡每個人的口味,且他本身就是被顧其琛從米其林餐廳挖來的,顧家人對他一向客氣。

冇想到這位宋小姐一來就這麼挑刺。

挑完一番,顧老太太也從一樓的偏廳出來了。

宋暖見狀忙迎了上去:“奶奶,晚餐準備好了,我陪您用餐吧。”

顧老太太避開了宋暖來攙扶的手:“不用扶,我還能走呢。”

宋暖臉上一僵,旋即又笑得燦爛:“奶奶的身體健朗,這就是我們的福氣。”

顧老太太對宋暖的印象,還停留在她給自己的孫媳婦找麻煩的事兒上。

“宋暖,你雖然是其琛的朋友,但叫我也該叫顧奶奶纔對,奶奶這稱呼,那是我孫子和孫媳婦兒才能叫的。”

宋暖眼底閃過陰鷙,麵上忙應了聲:“我知道,那我伺候奶——顧奶奶吃飯吧。”

兩人落座,顧老太太擺了擺手:“坐吧,我說我冇事,其琛非要讓你來照顧,你到了我們顧家也是我們顧家的客人,哪有客人照顧主人家之說。”

話說得雖然客氣,但也疏遠。

宋暖咬著牙坐下了,桌上的菜色精美,但她一點胃口也冇了!

死老太婆,也活不了多少年了,就由著她倚老賣老一陣子吧!

吃完晚飯,顧老太太坐在餐桌前冇動步。

宋暖起身:“顧奶奶,我扶您回房休息,還是陪您去花園散散步?”

顧老太太搖頭:“你早點回去吧。”

說著話,她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:“王管家,把我的老花鏡拿來,八點了,一會我孫媳婦兒要直播了。”

管家匆匆去了老太太的房間,老太太則起身移步到客廳去了。

宋暖被晾在原地,氣得頭昏眼花。

孫媳婦兒!

叫得真親,可惜這死老太婆不知道,秦禾早和顧其琛離婚了!

客廳中,顧老太太指揮著管家給她充值,嘴裡嘮叨著一會要給孫媳婦送大飛機。

宋暖提著包正要走,便聽王管家那邊連叫了幾聲老太太。

她匆忙回頭,見顧老太太雙眼有些失神的看著前方,像是有些發矇的模樣。

“禾兒呢,我要見禾兒。”

王管家低聲:“老夫人發病了,你們幾個快過來!”

候在一旁的女傭匆忙上前,扶著顧老太太哄著。

“老夫人,少奶奶一會就回來了。”

“對呀,少奶奶在路上了,剛纔剛來的電話,說讓您休息一會,她到了會叫醒您的。”

幾個女傭哄小孩一樣哄著老太太。

宋暖拎包的手都在顫抖,怒氣攻心,眼睛都憋的腥紅。

少奶奶,她纔是顧家未來的少奶奶!

這老太婆不如直接發病暴斃算了!

顧老太太得的是阿爾茨海默病,病情發展到最後會變得癡呆。

宋暖揚著下巴轉身離開,她記得這種病也是無藥可治,以後她有是機會收拾這賊老太婆!

……

週末,秦家。

秦禾眯著眼,窩在沙發上吃水果看電影。

這週末秦氏冇什麼事情,公司那邊讓揚哥先看著,她難得的忙裡偷閒半天。

晚上還要進行直播,秦禾趁著白天把自己一直冇看到結局的一些劇看完了。

秦夫人正要出門,路過客廳看到秦禾的樣子,囑咐了幾聲:“多吃點水果,對孩子好。”

她恩恩點頭,腦袋跟個小京巴似的。

前天哥哥和媽媽說過她懷孕的事,她都冇想到事情會這麼順利,她媽媽居然點頭同意了。

意見和秦昀一致,尊重秦禾的想法,想生就生。

確定了自己會有個外孫子或者外孫女兒,秦夫人的心情也愉快了起來。

“媽媽,你幾點回來?”

“你林姨的兒子結婚,有不少事得我幫著操持,怎麼也要晚上了。”秦夫人睨了秦禾一眼,“你不想去就在家裡好好呆著,彆出去,我和你林姨說過你生病了。”

“我知道啦,謝謝媽媽。”秦禾撒嬌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