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禾的聲音低沉了下來,明眸中迸射出冷意來。

在場的幾人隻覺得她身上的氣息變了,那股氣場幽冷,如一張網鋪天蓋地而來。

窒息的感覺有一瞬間湧上心頭,幾個高管猛的都坐直了些。

秦小姐——

不,小秦總的氣勢,變得和平常慵懶的模樣判若兩人!

“周特助,我來時讓你拿的資料呢?”

周揚來時秦禾讓他拿了個檔案夾過來,並不知道裡麵是什麼,聽到這忙遞了過去。

秦禾翻開,將資料一份份遞到了各個高管手裡。

“岸南集團,崛起的確快,前期也的確有過不菲的銷售業績。”

“可它的網絡渠道不過就是網紅直播帶貨,而且摻了不少水份,為了促成品牌斥巨資買流量。”

秦禾分析完了之後,冷笑了一聲:“也正因為這種不正當的競爭手段,最近幾個大平台都已經和岸南解約。至於實體方麵,岸南搶下了不少商場的黃金地段不假,但隻付了前期的定金,後期的錢他們現在已經無力支付了!”

“最近岸南正麵臨著幾場官司,說白了,他們現在岌岌可危,都在擬破產申請書了!”

快破產的集團,安副部長卻想和人家合作,還要預付五千萬。

要知道,這五千萬今天付過去,明天岸南申請破產,這錢也和打水飄差不多了!

幾個高管簡單的聽完秦禾說的重點,臉色都變了。

“安副部長,這怎麼回事!”商務部長一拍桌,臉色嚴肅了起來!

安副部長也知道瞞不住了,心頭驚詫,腿軟得險些站不住。

但他撐住了,一臉震驚:“我居然被岸南集團騙了?!”

“騙了?”秦禾冷笑一聲,“我看您是想趁著退休前,從秦氏再撈一筆吧,還真是二十年的老臣,還真是鞠躬儘瘁!”

秦禾看向眾人:“分析資料一會再看,大家不防先看看最後一頁。”

所有人都快速的翻到了最後一頁,那上麵附有兩張照片,是安副部長和一個陌生男人在咖啡廳說話的場景。

“和安部長在一起的這位,是岸南集團的現任總裁。”秦禾提醒道,“還有兩人的交易證據,是我托私家偵探弄來的,我想知道安副部長對這份證據怎麼看?合作還冇開始,岸南居然給你的私人帳戶上先打款五百萬?”

安副部長的臉蹭的白了,額上沁出汗珠來。

半小時後,警方來人帶走了安副部長,公司高管們麵麵相覷。

秦禾起身:“既然項目都冇了,會議就開到這裡吧。”

門關上的那一刻,會議室中的幾個高管低聲議論了起來。

口頭討伐了一番安副部長後,有人小聲。

“安副部長雖然罪有應得,但我還是有些介意,你說他如果做這種事,一定要十分隱秘,小秦總是怎麼發現的呢?”

“小秦總不是說找了私家偵探嗎?”

“道理是這個道理,可是她是怎麼想到要調查安副部長的?這事兒總得提前知道纔有所防範吧?”

會議室中陷入沉寂。

“我看大家以後都老實點吧,彆想著趁秦總不在就做什麼手腳,咱們這位小秦總眼裡可容不得沙子。”

一位副總說罷,起身先行離開了。

秦禾從會議室回到辦公室後,就看了會議室的監控。

那幾人的對話在辦公室中迴響著,周揚在一旁笑著:“小秦總,這樣對您的形象可不太好。”

“我覺得挺好的。我又不是未來秦氏的總裁,用不著留什麼寬容待人的形象,我隻求他們這陣子彆再搞什麼妖蛾子就好。”

秦禾剛說完話,胃中便是一陣翻湧。

她皺了眉,起身快步去了衛生間。

趴在馬桶上十幾分鐘,秦禾吐得最後隻能吐出酸水來了,可噁心的感覺還是一陣陣的湧上來。

她不禁撫上自己的小腹,無奈歎氣,這個小寶寶還挺能折騰人的。

算算時間,已經八十多天了,她最近明顯的感覺,本來躺下微凹的腹部變得平坦起來。

再過陣子可能就會慢慢的變得豐腴,然後再也隱藏不住——

秦禾緊皺著眉頭,這孩畢竟是顧其琛的,如果被髮現的話,難保對方不會有什麼想法。

她得儘快想辦法,把這個孩子隱瞞下來。

秦禾本來的打算是在三個月之後就窩在家裡不出門了,反正網上的直播那些東西也隻會拍到她的上半身。

沈一霖她也是信得過的,隻要他不說,就不會有人知道。

到時她連門都不出,懷孕的事情自然也就不會泄露。

可現在哥哥出了車禍,她需要每天往返於家裡和公司,這訊息就不可能瞞不下來了,秦氏這麼多雙眼睛看著呢。

洗漱了一番,秦禾起身出了洗手間。

周揚緊張的走了上來:“小秦總,是不是哪裡不舒服?”

秦禾淡笑了笑:“我冇事兒,揚哥你去忙吧。”

“如果不舒服的話隨時叫我。”周揚千叮萬囑的出去了。

秦禾翻看了幾個檔案,腦中卻在思考著隱瞞寶寶的事情。

到了下班時間,她已經有了一個簡單的想法,如果可以打個時間差——

就可以偷天換日了!

這事雖然有風險,但隻要讓顧其琛相信了,可以永絕後顧之憂。

秦禾的計劃很簡單:給寶寶找一個冒牌爸爸,把寶寶的出生時間拖延一個月!

孩子該出來的時候肯定是要出來的,但是懷孕期間,她完全可以把孕期對外公佈時少一個月。

這是個不錯的想法,但也有個很大的問題:去哪裡給顧其琛的孩子找個冒名頂替的爸爸呢?

……

到了下班時間,秦禾開車前往醫院。

她先去婦產科做了一個體檢,然後纔將體檢表收起來,到了秦昀的病房。

剛走到病房門前,就聽到裡麵傳出徐挽挽帶著薄怒的聲音。

“你是不是故意折騰我!不是說要喝果汁嗎,拿來你又要喝水,倒水你又嫌涼?”

屋中,秦昀的聲音虛弱得很:“喝涼的對胃不好,挽挽。”

秦禾眉頭微揚了起來,她還不知道自家哥哥這麼嬌貴呢,平時在家時運動後猛灌冰水,不知道被媽媽訓多少次了。

敲了幾下門,屋中的聲音戛然而止。

徐挽挽過來開的門,見是秦禾,擺了擺手:“快進來,你哥我是伺候不了了,還是你自己來吧!”

秦禾伸了個懶腰,睨了眼病床上自家哥哥:“我在秦氏忙了一天,動動手指的力氣都冇有了,挽挽,你可憐可憐我吧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