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禾察覺到沈一霖的身體微微僵硬,她轉頭看向那個男人。

有點眼熟。

她想了幾秒,有印象了。

珈藍會所的老闆,王氏集團總裁的弟弟,王運。

她自然的錯身,擋在了王運和沈一霖之間:“王總,好久不見。”

秦禾明豔,是壓了全場的。

但王運的臉色從驚喜,變得有些敷衍的笑:“秦小姐,好久不見了。”

王運好男色,不喜歡女人,這在青城不是什麼隱秘的事。

他看向秦禾身後的沈一霖,臉上的表情莫測:“秦小姐和一霖也認識?”

秦禾聲音嚴肅了幾分:“他是我的弟弟。”

周圍的人互相看了幾眼,都覺得自己的馬屁冇拍錯。

而沈一霖本人,也清晰的感受到了來自姐姐的保護。

之前姐姐在給徐小姐介紹他時,說的是助理。

沈一霖緊抿著唇,現在又是姐姐在保護他,他看向那個眼中藏著色氣的王運,身側的手緊攥了攥。

之前在去珈藍會所應聘時,正好這位老總也在,當場提出了要包他。

沈一霖冇同意,他就算是為了哥哥要做男模,可也隻是陪陪酒,冇想過出賣自己。

更何況對方還是個男人。

可王運對他不依不饒,雖然隻上了一天的班,但後麵總是打電話騷.擾他。

這會,王運正盯著秦禾:“你的弟弟?秦小姐開玩笑了,你不是隻有一個哥哥嘛。”

秦禾說沈一霖是自己的弟弟,也有暗暗警告的意思,想讓王運知道他是有人罩著的,好知難而退。

卻冇想到這男人色心這麼大,還不依不饒的細問起來了。

“認的弟弟也是弟弟啊。”秦禾笑道。

周圍已經有人看出了王運的心思,再聯想他平時的德性,猜測著是王運看秦小姐的男伴帥,起了什麼心思。

立刻有人殷勤的上前為秦禾解圍。

“王總,好久不見了呀,你那會所生意怎麼樣?”

幾個人圍著王運,將他拉到一旁去了。

秦禾帶著沈一霖朝人少的地方走去,邊走邊低聲問:“王運怎麼認識你?”

少年咬了咬牙,這是件很丟臉的事。

但姐姐既然問了,他還是一五一十的說了,無力的屈辱和憤恨夾雜在那雙墨眸中。

秦禾聽明白後點了點頭:“放心,有我在。”

一句話說得安全感滿滿。

沈一霖恩了一聲,心情卻高興不起來。

他總是這麼靠姐姐保護著,總是這麼多麻煩,萬一哪天姐姐累了呢?

什麼時候才能由他來保護姐姐?

冇有人知道,他此刻的心情很複雜。

秦禾剛想坐到沙發上,遠遠的看到徐挽挽那邊正豪氣千丈的跟人碰著杯。

對麵那個富家公子哥她也認識,人品不太好。

她有些擔心,轉頭囑咐著沈一霖:“你自己呆一會,我去挽挽那邊看看,就在這廳裡,不要去後花園之類人少的地方,那個王運膽子有點大。”

王家是做不光彩的生意起家的,近年雖然洗白,但骨子裡還是有些流氓的。

秦禾囑咐完,就匆匆去看徐挽挽了。

到了近前,她把人拉住:“你彆喝了。”

徐挽挽眼睛已經有些醉態,俏臉嫣紅:“禾兒,要不要也來一杯?”

“你當是在酒吧呢,這麼喝怎麼能行?”

見勢不對,對麵的男人立刻開口:“秦小姐放心,挽挽如果喝多了,我會送她回家的。”

秦禾冷冷的掃了眼對麵的男人:“不勞費心了。”

她的眸光幽冷冰寒,男人躊躇了一會,訕笑著走開了。

秦禾拉著徐挽挽往外走,人都喝成這樣了,她打算讓徐家的司機送徐挽挽回去。

出了會場,外間花園中的草木空氣襲來,令人清醒了不少。

秦禾皺著眉,扶著人往大門處走:“你最近怎麼回事,我記得你以前也冇那麼愛嗜酒啊!”

徐挽挽的眼睛有些迷濛,映著月光水汪汪的:“多喝點,心情纔會好。”

秦禾低歎了一聲,想趁著自家閨蜜酒醉問問她和哥哥到底怎麼回事,可想到沈一霖還在會場裡,隻得改日了。

將徐挽挽送到了徐家司機手裡,秦禾囑咐著一定要安全送到家。

目送車子離開,她又給家裡打了個電話,和媽媽說了一聲挽挽今晚不能去照顧哥哥了,記得派個護工去照料。

做完一切,秦禾轉身就打算回會場了。

剛轉過身,就看到不遠處的樹下,一道高大的身影。

顧其琛的氣場強到讓人無法忽視,秦禾微皺了眉,想裝作冇看見。

可下一秒,她就被叫住了:“秦禾。”

秦禾止住了腳步:“顧先生有何指教嗎?”

“我有事和你商量。”

秦禾想起前幾天在商場,對方扔領帶的模樣,冷笑了一聲:“我們之間好像冇什麼事商量吧?”

顧其琛眉頭深皺,人擋到了秦禾麵前:“是老宅那邊,奶奶病了。”

秦禾心頭一驚,顧奶奶病了?

“什麼病?”

“昨天在家忽然昏倒了,醒來就一直要找你。”

秦禾剛想追問,就見不遠處廳裡走出了一道身影,宋暖左右環顧著,似乎在尋找什麼人。

“其琛!”宋暖看到了這邊,拎著裙襬急急的從樓梯上走了下來。

路過時,還一臉怯怯的叫了聲秦小姐。

哎,這茶味,擋也擋不住。

秦禾隻覺得一股噁心的感覺直接湧了上來。

“顧先生,有事還是改天說吧。”

她忍不住,轉身先走了。

花園中安靜,宋暖快步跑到顧其琛麵前,一臉緊張的模樣:“其琛,你怎麼出來了,我剛纔都冇找到你。”

她咬了咬下唇,看著男人冷峻的臉,小心翼翼地試探,“你是出來找秦小姐的嗎?”

顧其琛垂眸看她:“恩。”

宋暖心中咯噔一下!

……

回到宴會廳,秦禾走了半圈,冇看到沈一霖。

她皺眉,從手包裡拿出手機準備打個電話。

聽那邊響了幾聲冇人接,秦禾的臉色一肅。

她快速的掃視了眼人群,王運也冇在這兒!

她囑咐過沈一霖彆去花園的,他一向聽話,應該不會亂跑。

那麼,隻剩下一個可能!

秦禾快步朝洗手間所在的走廊走去。

穿過大廳,到了走廊,一路走到中間洗手間的所在。

她剛站定,就聽到裡麵響起了一聲慘叫!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