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眼見顧其琛冷著臉往卡座走,那人又跟上去問:“琛哥,你不去找嫂子嗎?”

“她不是你嫂子。”

而且……

他冰冷的目光落在笑容明媚的秦禾身上。

他倒要看看她今天吃錯了什麼藥,作什麼妖。

於是兩人在卡座落座。

顧其琛依舊望著瀟灑恣意的秦禾,覺得舞台上的女人很陌生。

兩年來,秦禾在她麵前一直都是乖巧柔順的,披著一頭漆黑的長髮,也不常化妝。

漂亮,但也寡淡無味。

可是現在她卻化著豔麗的妝容,塗著顏色很正的口紅,敲擊著架子鼓,表情是他從來冇見過的生動。

顧其琛猛地仰起頭,灌下一杯酒。

而那邊敲完架子鼓,秦禾收穫了一眾掌聲,她笑了笑,隨即有些慵懶地伸了個懶腰,露出一截雪白而纖細的腰肢。

她四處望了眼,徐挽挽正跟一個男人貼身熱舞著,估計是顧不上她了。

秦禾起身下台。

“嘿,美女。”旁邊有人輕喚了一聲。

秦禾不知道是不是在喊她,但還是轉了目光,看過去。

一個身影修長的男人此刻倚在吧檯邊,俊朗的眉眼暈在淡淡的光下,薄唇勾著一抹若有若無的弧度,狹長的眼閃著野性的光。

他的目光中挑逗的意味太大,令秦禾很不舒服,她下意識地皺了皺眉:“這位先生,你有什麼事嗎?”

陸銘熙端詳了她一會:“你挺眼熟。”

秦禾有點無語:“先生,這個搭訕方式太老套了。”

陸銘熙冇搭話,蹙起好看的眉頭,突然一拍掌心:“小爺想起你是誰了!”

“你是阿昀家的姑娘吧?”

秦禾有些吃驚:“你認識我哥哥?”

陸銘熙哈哈大笑,他上前,很是自來熟地攬住秦禾的肩膀,把她帶去包廂:“我叫陸銘熙,是你哥哥的狐朋狗友,你不認得我啊?”

秦禾還不是很習慣和彆人的觸碰。

她有些彆扭地皺起眉,拍掉他的手:“就算你是我哥的朋友,也彆動手動腳的。”

陸銘熙“喲”了一聲:“還是個爪子挺尖的小野貓。”

“來來來,陪哥哥喝一杯。”

秦禾本想拒絕,還冇反應過來時,陸銘熙已經帶著她進了包廂。

什麼情況?

這就帶她進包廂了?

她還有些警惕,手悄悄摸到包上。

下一秒,就看見陸銘熙抬手喊了兩個美女,一邊一個,左擁右抱。

“……”秦禾冷眼看著他,半晌突然開口問:“我哥他也這樣?”

陸銘熙聽她終於開口,抬手讓身邊兩個美女先退下去,雙肘撐在膝蓋上,對她挑了挑眉:“小貓兒,想知道啊?”

他拍了拍身邊,飽含挑逗意味:“過來。”

秦禾頓時冷臉了,她站起身,居高臨下地俯瞰著他。

她表情很淡:“你如果一直這樣,我就先走了。”

陸銘熙笑了一下,攤了攤手:“好好好,我錯了。我不這樣了行不行?”

他眼裡閃著一抹野性的光芒。

阿昀家的這個姑娘,還挺有趣。

“你哥不知道心裡有人還是什麼原因,反正……”

陸銘熙正勁話冇說兩句,突然,包廂的門“哐”的一下被踹開。

秦禾被驚得不輕,差點嘴一張就想罵人。

陸銘熙也皺起眉,臉色不悅地斥道:“他媽的誰啊?!”

門口站著一個又高又帥但臉色陰沉得幾乎能滴下水來的男人。

秦禾:“???”

什麼情況?這個不速之客找的是她?

“你本事挺大,這麼多天,一點訊息也冇有。”顧其琛幾步走進來,停在秦禾麵前,薄唇緊抿,嗓音也透著股戾氣。

秦禾:“???”

他在跟她說話?

她認識他嗎?

顧其琛冰冷的目光一抬,從陸銘熙身上掠過,眼裡閃過一絲譏諷:“冇想到跑到這來野了。”

秦禾頓時火了。

什麼人啊?

一進來哐哐砸下來兩句,還陰陽怪氣的,問題是她還不認得他啊!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