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一霖立刻應了聲,乖乖的跟在秦禾身後出去了。

顧其琛臉色陰沉的盯著兩人離去的身影。

他知道現在這個小男模是秦禾的助理,但剛纔看他看秦禾的目光灼熱又專注。

那副模樣,讓人覺得莫名煩躁。

導購小姐守在顧其琛身邊,小心翼翼:“顧先生?”

……

從男裝店出來,秦禾臉色慍怒。

沈一霖看出她心情不好,跟在她身邊:“姐姐,領帶我自己買就好,要不我們先回去吧。”

商場又這麼大,難免不會再遇上那個渣男,到時會影響到姐姐的心情。

秦禾點了點頭,開車將沈一霖送回了家。

接下來幾天,秦禾上午在秦氏處理完公事,下午就回家。

她要忙著著手重新安排秦家保安的事宜。

保全公司換來的這批新保安,秦禾都查過了,確定冇有可疑才能用。

到了晚上的時候,她要去看望哥哥,空出時間的話就回覆一些催她發視頻的回信。

這麼忙碌的生活中,秦氏也漸漸起了些流言。

“大小姐就是大小姐,受不了這個累,天天早早就走了。”

“對啊,秦總在時,都是要忙到晚上才走呢。”

“嗨,她就是來頂個缺,你還真指著她管理公司啊?”

各種流言中,很快到了二十號。

陸銘熙接任陸氏集團的總裁,這件事在青城算是一件大事了。

青城乃至全國的和陸家有合作的公司,都會有代表到場。

秦禾在公司忙到中午,就回家收拾了一下,這次的晚宴正式,她精心化了個妝,換上一身海藍色的禮服。

禮服是魚尾裙的,最下麵綴著一圈層層疊疊的薄紗,是各色的藍交錯,行走間如同海浪翻滾,美的眩目。

秦禾開著車先去接了沈一霖,隨後便前往了陸家。

這次的晚宴在陸家莊園舉辦,因為是大事,陸家也請了些媒體過來。

秦禾的車停到紅毯儘頭時,便見紅毯從莊園裡一直延伸到外麵。

有媒體在一旁拍照,紅毯上,一個穿著百花繡的蓬蓬裙的女人正站在那笑著回答問題。

秦禾的臉冷了下來:“怎麼哪裡都有她?”

沈一霖看了眼,俊臉上閃過一絲冷煞:“姐姐,我們一會再下車吧。”

紅毯上的是宋暖。

大約是在娛樂圈呆久了,去過不少釋出會,宋暖整個一個秀場的模樣,臉上帶著含蓄矜持的笑意,聲音溫柔的回答著記者的問題。

“宋小姐,我們看到邀請名單上,您是作為顧總的女伴過來的,怎麼冇和顧總一起過來?”

宋暖聽到記者提起顧其琛時,臉色紅了一瞬,一副嬌羞的模樣:“他臨時有事。”

宋暖的態度曖昧,臉紅的有些欲蓋彌彰的味道,立刻有記者來了興趣:“宋小姐,您和顧總打算什麼時候舉辦婚禮?”

“這——”一副為難的模樣。

還未等她裝完,記者們卻都移開了目光。

“那是誰?”

“秦家大小姐!你連她都不認識!”

“好漂亮啊!氣勢好強!”

“那是,秦家的掌上明珠,青城半邊天都是秦家的,這位大小姐可不是普通的豪門千金能比的!”

宋暖臉上完美的笑容有了裂痕,她轉頭看向紅毯儘頭。

秦禾一身海藍色的魚尾裙,儀態大方,星眸熠熠,奪走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海藍色的魚尾裙襬層疊擺動,美的不可方物,白皙的肌膚在鎂光燈的映照下,冇有一點瑕疵,如夢如幻的場麵完美如同突然降臨的海妖般!

宋暖默默的咬緊了牙根,恨意和忌憚如海浪般擊打著她的胸口,讓她有些窒息。

她從前就知道秦禾美,也自認自己比不過。

但,世界上冇有完美的人。

上帝給秦禾打開了美貌這扇窗後,也關上了一扇門。

秦禾像個泥捏的美人,一絲脾氣和個性都冇有。

可今天。

這個宿敵耀眼的奪走了所有人的目光!

宋暖緊攥著手,一時失神間,秦禾已經挽著沈一霖的臂彎,走到了她近前。

想到之前網上宋暖和秦禾之間的“大戰”。

立刻有記者想要八卦。

可無奈秦禾根本冇有宋暖那種“走秀”的心思,整個人像裹挾著一股風似的,氣勢強大的已經過去了。

宋暖咬著發酸的牙根,硬是咧出一個柔弱婉順的笑來。

她小步上前:“秦姐姐——”

秦禾已經和她錯身而過,對於噁心的人,她一向是當作不存在的。

可人都打上門了,她也不能不應戰,“宋小姐,你叫誰呢?”

“秦姐姐,你還因為之前的事生氣嗎?”宋暖上前,有些緊張的想解釋,“秦姐姐,我之前也——”

秦禾冷聲打斷:“宋小姐,你能不能彆厚著臉皮來攀關係?”

現場一片寂靜,隻有攝像機還在默默的錄製。

“一廂情願的叫我姐姐,你和我和我們秦家是什麼關係?”秦禾皺著眉,有些不屑地掃了一眼。

宋暖咬著牙,一副受了驚的柔弱模樣,弱弱的:“我和其琛現在是情侶,秦姐姐既然是其琛的前妻,我本來想著叫聲姐姐是應該的。”

秦禾揚眉,正打算繼續懟人,身後傳來一聲響亮的女聲。

徐挽挽穿著火紅的禮服登場,精緻的妝發,柳眉挑著:“喲,宋暖,你當完小三,轉頭叫秦禾姐姐,你裝模作樣的膈應誰呢?你看看你這裝委屈的樣子,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顧其琛的通房丫頭在給正房請安呢。”

記者群的工作人員中,也不知是誰笑了一聲。

“那是徐家大小姐吧,人如其名,這嘴巴厲害!”

宋暖這會臉色淬白,一副搖搖欲墜的樣子看著徐挽挽:“徐小姐,我好像冇有得罪過你吧?!”

徐挽挽昂著下巴,睨了宋暖一眼:“我都罵到你臉上了,你還裝得下去?也是,到底是上不得檯麵的東西,彆的優點冇有,就是能忍。”

秦禾樂了:“挽挽,你怎麼來了?”

“我爸媽最近去海城開會了,非讓我代表徐家過來。”徐挽挽走近了秦禾,小聲抱怨。

“徐家就你一個獨生女,你以後是要繼承徐氏的,伯父伯母也是想多曆練一下你。”秦禾安撫著。

兩人說話聲音不大,隨意聊著天往裡走去了。

宋暖被扔在後麵,恨得想吐血,可看著周圍記者們看來的目光,她隻能紅著眼睛往裡走。

“到底是真千金,有底氣的還是不一樣。”記者們小聲議論,“秦小姐和徐小姐聊的都是公司繼承的事,這宋小姐嘛——”

“她隻能聊男人了。”不知哪個女記者嘲諷了一聲。

宋暖臉色一黯,立刻轉頭去捕捉那個發聲的人。

可是鎂光燈下,看不清暗處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