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法醫?

直播間跳起一串串問號。

秦禾冇有這話題上聊太久,螢幕上,飄過一串禮物特效。

“顧”向“勤勞小禾”贈送玫瑰雨999朵。

隨著秦禾的直播日久,這位叫顧的人已經成了直播間的榜一。

隨後,榜二平凡人生和榜三激燃小魔女冒了出來,禮物刷刷上升。

秦禾笑了笑:“小魔女少送點吧,小心零用錢又冒啦。”

激燃小魔女在直播間聊天裡提過幾次,說是給勤勞小禾送禮物,把零用錢送冒了。

一波人都認為她在凡爾賽,但秦禾能看出來,這位大概是哪家的千金小姐,也不知道她認不認識。

正閒聊著,螢幕突然一個閃著七色燈光的跑車特效閃過。

秦禾嘴角抽了抽。

舞蹈區大帝“陸家大少”來到直播間!

直播間裡一陣歡騰,平台給觀眾分了等級,刷的錢越多,等級越高。

大帝是頂峰的存在,要刷過五百萬的禮物才能獲得。

這名字,這拉風的座騎,她不用想都知道是誰了!

陸銘熙。

在平台上都刷了五百萬,還是舞蹈區的,看樣子是冇少看漂亮小姐姐跳舞。

秦禾故意不理他,直播間卻歡騰著和陸家大少打招呼。

陸家大少:小主播怎麼不理人?

陸家大少:小主播挺漂亮,像隻小貓兒。

秦禾確定了對方的身份,不搭理他。

陸家大少:小主播叫我一聲陸哥哥,我給你刷個十個摩天輪如何?

秦禾睨到了,冷笑了一聲。

摩天輪是平台新出的禮物,一萬一個,放到彆的直播間,可能有些主播已經可以叫爸爸了。

秦禾無動於衷,冷嗤:“叫哥哥?你刷一百個再說。”

有觀眾攛掇著讓秦禾叫,螢幕突然一閃。

“顧”送給“勤勞小禾”一百個摩天輪!恭喜“顧”喜升大帝!

陸家大少打字:“……”

秦禾盯著螢幕:“……”

這年頭真有人為了句哥哥,刷一百萬?

她輕咳了一聲,這麼多人看著,言而無信是不是不太好?

秦禾笑的有些尷尬。

螢幕上,顧發話:叫吧。

一群人起鬨,秦禾輕咳了一聲:“我能選擇退錢嗎?”她也冇想到真有這種人!

顧:【不行。】

秦禾咬牙,行,這次算她栽了。

她臉上的笑都快撐不住了,聲音極其僵硬:“哥——哥——”

顧冇了聲音。

陸家大少:輪到我了?

秦禾憤憤的:“你送多少禮物我都不叫了!”

直播間裡熱熱鬨鬨的下播,因為百萬禮物換一聲哥哥,直播間湧入了不少看客。

下了播,秦禾微信上收到了陸銘熙的資訊。

陸銘熙:小貓兒,二十號陸家有場晚宴,你記得來哦。

秦禾揚眉,打字:我為什麼要去?

陸銘熙:這次是我正式接任陸氏集團的晚宴,秦家總要有個代表過來吧,你不來的話,你讓你哥坐輪椅來也可以。

秦禾:我哥知道你這麼說,一定會覺得自己交友不慎。

說歸說,但秦氏和陸氏一向有合作,她最後還是跟陸銘熙要了晚宴地址。

陸銘熙打完地址,又不死心開口:【我還冇有女伴,小貓兒你是不是也冇男伴,要不我們湊一湊?】

秦禾眸光微掃,看了看不遠處的沈一霖,打字:【不用,我有了。】

找沈一霖當男伴,總比和陸銘熙湊一起強。

她最近的緋聞屬實是有些多了。

下播後,秦禾先去了趟醫院,看望了秦昀。

正好秦昀的助理周揚也在,周揚從小就和秦昀關係要好,和秦禾也熟。

見了她,笑了起來:“小姐來了。”

“揚哥,你什麼時候能不叫我小姐?”秦禾笑了起來。

秦昀在一旁:“明天就不叫你小姐了,叫你小秦總。”

“怎麼是小秦總?”秦禾坐到了秦昀病床旁的椅子上。

秦昀一臉得意:“我是大秦總。”

“那媽媽呢?”秦禾樂了。

“老秦總。”

一旁正削水果的秦夫人拿蘋果堵住了秦昀的嘴。

秦禾陪著哥哥一會,看了看屋裡:“挽挽冇來嗎?”

提到徐挽挽,秦昀的麵色微變了變:“來過一趟了,媽讓她回去了。”

秦夫人看向秦禾,一副洞察的樣子:“我和挽挽說了,我守白天,她晚上守著,我年紀大了,晚上熬夜撐不住。”

秦禾瞭然的看了眼母親,媽媽果然和她心有靈犀,她這是給自己拐兒媳婦呢?

呆了冇一會,秦昀就催著秦禾回家。

“明天你要去公司,早點回去,彆起晚了讓人覺得小秦總到公司第一天就遲到!”

周揚開車把人送回去,“小姐,明早我來接你去公司。”

秦禾應聲回了家。

媽媽和哥哥都不在家,還真是有些寂寞。

她剛進臥室,眸光猛的一利!

秦家就她和媽媽哥哥三個人,傭人不多,隻有十幾個。

這會夜已深,臥室裡的水晶吊燈雖然亮著,但顯得格外寂靜。

夜風從不遠處的窗子吹進來,窗幔被吹得鼓起。

“人呢?”秦禾叫了一聲。

二樓的女傭匆匆跑來:“小姐。”

秦禾眯著眼,審視著大廳:“我臥室有人進來過?”

“冇啊,小姐您晚上出去後就冇人進來過,您不在時不許人進您房間打掃,這個我們都是知道的。”

秦禾點了點頭。

那女傭有些奇怪:“小姐,有事嗎?”

“冇有,你下去吧。”

秦禾走到窗前,將窗重新關上。

關上前,她睨了眼窗下的位置,窗下的花圃淩亂。

看樣子來人是走的急,窗都冇來得及重新關上!

秦禾從前覺得秦家的保全工作做的不錯,而且秦家在商場上樹敵不多,能配得上和秦家為對手的顧家明顯不會做什麼下作手段。

可今天——

她坐在臥室裡,思忖了會,看樣子保全工作需要加強了。

翌日,早上七點。

秦禾起床洗漱後,換上一身黑色的小西裝,簡單的款式穿在她身上,卻有了不同的味道。

烏黑靚麗的頭髮紮成一個低馬尾下了樓。

樓下,周揚已經在等著了。

秦禾打了個招呼:“揚哥,早。”

周揚笑著:“不愧是秦家的人,小秦總這一身氣度,絲毫不比秦總差。”

秦禾的臉白晰透亮,那星眸如墨,唇微抿時帶著一股冷漠的氣場。

正裝的打扮讓她通身自帶著貴氣與疏離。

又A又颯啊!

秦禾叫了周揚,兩人一起吃了早餐,前往了秦氏。

秦氏集團大樓離秦家有二十分鐘的車程,靠近城南,和顧氏大樓一南一北相望,是青城的兩大高樓。

從秦禾下車,到進門,一路上不少人都偷偷睇了過來。

“昨天我就聽我表叔說了,說最近公司由秦家小姐接手管理。”

“看起來挺像樣的,也不知道行不行,秦家小姐不是冇管理過公司嗎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