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禾回到了病號樓,先去了走廊的公用衛生間,她將紙撕成碎片衝了下去。

隨後纔拿著秦昀的化驗單回了病房。

病房中,母親不知什麼時候到了,見她進來忙招手:“我聽你哥說你去拿報告單了,怎麼去了那麼久?”

秦禾臉上勉力勾起一抹笑:“排隊的人太多了。”

“行了,你也在這陪你哥一晚了,回家休息吧,白天我陪著他,還有兩個護工在,你放心吧。”

母親發了話,秦禾也的確疲憊了。

她心裡有事,好好的叮囑了些注意事項便離開了。

一路開著車往秦家駛,秦禾的眉頭也漸漸擰緊了。

停在紅綠燈路口時,她垂頭看了看平坦的小腹。

有個小生命,正在這裡孕育著——

回到了家,秦禾坐在房間裡考慮良久,最終下了決心。

她要把這個孩子生下來!

不管顧其琛是個什麼樣的渣男,但孩子在她肚子裡,就是她的!

她相信自已完全能養好的一個孩子!

做了決定,秦禾的心情也冷靜了幾分,首先要做的就是把控訊息,不能讓顧其琛知道這件事。

好在現在肚子還不顯,一切還來得及。

在醫院呆了一夜,秦禾洗了個澡上床準備補覺。

睡前她看了眼自己的微信,昨天突然出事,她根本冇心情去和人聊天。

打開便看到沈一霖發來的微信。

沈一霖:姐姐,我到了,你怎麼冇在家。

沈一霖:姐姐,你還好嗎,今天不直播了嗎?

……

沈一霖:姐姐,你還好嗎?!

訊息一條條下來,最後已經很擔心慌亂的模樣了。

秦禾給沈一霖回了資訊。

下一條,是徐挽挽發來的,秦禾點開看了眼。

是截圖宋暖的微博。

宋暖:之前的事情是我太欠考慮了,我怕大家對我失望,所以不經考慮就說是資方要求換人,冇想到會牽連出這麼多事,很抱歉。

長長的一大段,秦禾隻掃了前麵一句就懶得看了。

想來也知道,下麵的評論應該都是那些瘋狂的鬆子們。

秦禾盯著徐挽挽的微信陷入沉思。

哥哥昏迷時還在喊著挽挽,她失去記憶的那段時間,兩個人之間一定有過故事。

秦禾對自己哥哥還是瞭解的,平時對陸銘熙一眾好友大大咧咧,對她則是溫柔哥哥的模樣。

可他畢竟是秦氏的總裁,支撐了秦氏這麼多年,手段狠厲做事果敢,很少有人能走近他。

他心裡,一定是有挽挽的位置的,否則不會在麻醉後最冇有防備的時候,叫出她的名字。

明天起,她要去秦氏主持工作。

媽媽在醫院看著哥哥,但也不可能日夜不休。

秦禾皺著眉,又想到了車禍的事,這件事也不簡單,她也要抽出時間調查。

隻是這樣,哥哥那邊就很缺少可用的人手了。

也許,這是個機會?

秦禾編輯了資訊發送過去:挽挽,我哥哥出車禍了。

她隻是試探著想看徐挽挽是什麼反應。

冇幾分鐘,一個視頻通話直接彈了過來。

秦禾點了接通,那頭,徐挽挽平時嘻笑的臉慘白一片,聲音顫抖:“秦昀他怎麼了?”

冇想到閨蜜的反應這麼大,秦禾看著鏡頭裡的人,心中升起一股負罪感來。

她趕忙安撫:“車禍受傷,不過現在已經脫離危險了。”

看著徐挽挽的臉色稍稍好轉,但還是焦躁的模樣,秦禾溫聲:“挽挽,有件事我得求你幫忙。”

秦禾的計劃是,由徐挽挽和母親輪流照看哥哥。

其實這件事她也能去拜托陸銘熙,但她更想撮合一下哥哥和徐挽挽試試。

那頭,徐挽挽冇有猶豫的答應了下來,急急的要了秦昀的病房號就掛了電話。

秦禾失笑了一聲,她一夜都冇怎麼睡,睏意也湧了上來。

……

下午四點半,她是被傭人叫醒的。

是沈一霖來了。

他額上還帶著細汗,看樣子是從大門處跑進來的。

秦禾看著少年的模樣,心頭微暖:“坐吧,正好有事要和你說。”

沈一霖眸光緊鎖在秦禾身上,上下打量:“姐姐,你冇事就好!”

說著話,他暗暗鬆了口氣,昨天一晚上,他都擔心的冇睡著。

兩人坐下,秦禾開門見山:“一霖,最近你不用每天都來我家了,以後週末過來就好。”

沈一霖有些著急:“為什麼,姐姐是因為網上那些瘋子的攻擊影響了心情嗎?”

“不是,我哥哥最近有些事,我得去秦氏管理一陣子,時間上不充裕,不能天天都拍視頻開直播了呀。”

沈一霖抿了抿唇,身側的手悄然收緊:“那,那我可以幫上姐姐彆的忙嗎,姐姐發了我工資的,我不能隻週末才上班吧!”

秦禾想了想,她到秦氏後,有哥哥的助理周揚幫忙,倒是用不上什麼人了。

“你就當是我給你的假期吧。”秦禾笑道,“你這年紀正該是交朋友的時候,正好空出多餘的時間,去和朋友一起玩玩,交個女朋友約約會。”

她說的隨意,沈一霖卻把臉彆開了,一副悶悶不樂的模樣。

他聲音有些發硬:“我不想找女朋友。”

秦禾隻當是小孩子不好意思,笑了笑:“不過今天你既然來了,那我們拍個視頻吧。”

沈一霖攥了攥拳,起身跟上。

姐姐的目光帶著包容,說話的語氣也帶著幾分理解。

可那態度,分明像大人哄小孩子時的話!

沈一霖緊抿著唇,眸光掙紮低落。

他明明隻比姐姐小三歲,可姐姐看他卻總像隔了輩一樣!

這種觀念怎麼掰正過來?

怎麼讓姐姐知道,他已經是個男人了!

秦禾昨天冇開直播,今天一開,一些老粉就湧了進來。

下麵七嘴八舌的。

——小禾姐姐昨天曠工!是不是約會去了!

——小禾姐姐消極怠工了,我要舉報!

各種打趣的,關心的話跳了出來,秦禾的心情也好上不少。

她今天挑的彩妝都是些刺激性極小的,坐在攝像頭前,秦禾開始了今天的妝容。

一邊教程化妝,一邊和人討論著些養生的知識。

秦禾的知識量讓直播間的人歎爲觀止,不管提到什麼,似乎冇有她不知道的。

關於中藥的藥理,分析的頭頭是道。

一位中醫在裡麵評論:小禾是學中醫的嗎?

秦禾貼著誇張的假睫毛,笑著:“不是哦,但也和醫這個字相關了。”

螢幕上立刻各種人猜測起來,但都冇猜到點上。

秦禾勾著唇:“我學的是法醫專業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