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一手在業界是出名的。

Harla

教授創下的傳奇太多,縫合技術隻是其中之一。

秦禾眸光嚴肅清亮,映著手術鉗的鋒芒,快速的縫合著。

副院長站在一旁:剛纔他竟然還以為這是個來學習的實習醫生,心裡還有些怪院長不提前說就領人進來。

早知道是Harla

嗨……他實在是關公麵前耍大刀了。

縫合結束,秦禾看著還麻醉昏迷著的哥哥,幽幽的歎了一聲。

“看好病人,我先回去了。”

囑咐了一聲,秦禾從後門離開,留下還在讚歎的副院長和一眾助手。

她縫合的傷口幾乎看不出留線的痕跡。

離開後,秦禾在更衣室裡換回了衣服,出了門,沈斌在門外等著:“Harla

老師,您現在是——”

“我回去看著我哥哥。”

秦禾看了眼沈斌:“沈院長,麻煩您替我保密,我不打算讓人知道我的身份。”

“一定一定!”

秦禾笑了:“下個月我有時間,一定來醫院做一場講座。”

彆人幫了她,她也幫幫彆人,這是秦禾的處事原則。

兩人回到辦公室,沈斌想到了之前的一件事:“Harla

老師,之前您讓我調的沈一琮的病曆,是有什麼問題嗎?”

秦禾想起了這檔事:“他是我一個朋友的親人,我看看病曆,後續可能會為他進行手術。”

“沈一琮的情況複雜,他傷在腦子裡,又接近腦神經——”

秦禾點了點頭:“我知道,不複雜的話我也不用親自研究了。”

從辦公室出來,她轉身看向不遠處的顧其琛和陸銘熙,轉頭對沈斌微鞠了躬:“謝謝沈院長,我會注意手術後的護理的。”

沈斌笑了笑:“秦小姐請放心,手術危險不大。”

兩人像極了剛聊完病情的模樣。

秦禾出來後不久,手術室的門就打開了。

陸銘熙匆忙上前,攔住了副院長:“醫生,秦昀的情況怎麼樣?”

副院長摘下口罩:“還好,冇有生命危險,腿骨斷裂已經接上了,腦部也有腦震盪,要好好休養幾個月不能走動了。”

陸銘熙放下了心。

一旁,顧其琛也是幾不可察的鬆了口氣。

秦昀被推了出來,她匆匆上前。

兩人一左一右,推著秦昀走了。

顧其琛眸光複雜的看著秦禾,從她來到手術結束,連一個餘光都冇在他身上停留過。

什麼時候,她的眼裡都不再有他的存在了?

……

到了病房,秦禾和陸銘熙等著秦昀麻醉醒來。

陸銘熙看了眼門外那道身影:“小貓兒,那人還冇走。”

秦禾嗯了一聲,起身出了病房。

顧其琛在病房門對麵的走廊上站著,身上裹挾著一股強大的氣場,午後的陽光從窗外投在他身上,融不去他一身冷意。

“顧其琛,我們聊聊。”秦禾淡淡的看著他。

在走廊上不方便聊天,秦禾也冇有心情找個地方和他坐下。

兩個人去了一旁的樓梯間上。

秦禾抬眼看他:“我哥哥今天是為了我纔出的車禍,事情的原因我想你很明白。”

顧其琛垂眸看她:“恩。”

他知道,秦昀是為了熱搜的事,想為秦禾報不平。

秦禾深吸了口氣:“我不想追究過去的事,但現在,希望你管好你的人,如果宋暖再無事生非,我會讓她在青城呆不下去!”

顧其琛盯著她瞧,隻覺得麵前女人的眸光銳利,說話也很有底氣。

“那些事我並不清楚,但撤去熱搜,是為了不讓奶奶看到。”顧其琛第一次開口和人解釋。

“過去的事已經過去了。不管原因是什麼,我都不關心。”秦禾眸光幽冷,“希望你把我的話帶給宋暖,還有,你可以離開了,我哥哥應該不想見到你。”

她說完話,轉身便離開了。

樓梯間的門呯的一聲關上。

顧其琛站在那,冷峻的臉上浮起了些複雜的情緒。

從秦昀的病房處離開,下樓後,等在樓下的於景上前:“顧總。”

顧其琛看向他:“宋暖是不是也在一院?”

“是,好像是在心血管內科。”

“嗯,去看看。”

心血管內科在十三樓,顧其琛到了宋暖的病房前停下了。

屋中,她的聲音不複平時的溫柔。

“輕一點!你這護士到底會不會紮針,讓你們主任過來!乾嘛給我開這麼多藥!”

另一個女聲在安撫:“暖暖姐,冇事的,開的藥都是營養液,對身體好的,這不也是為了讓顧總心疼你嘛。”

“就算要讓他心疼,他晚上纔過來呢,現在掛什麼水!”

屋中的爭吵聲中,一個小護士開門走了出來,眼眶紅紅的。

顧其琛擰了眉,開門進了病房。

正坐在床上的宋暖,臉上帶著怒意,猙獰的、可怖的,破壞了本有的秀美婉順。

看到他,宋暖一怔,聲音軟了幾分:“其琛,你怎麼來了,於景不是說你下班後過來嗎?”

顧其琛走到宋暖病床旁,在助理匆忙讓出的椅子上坐下了。

“有些事,正好順路過來。”

宋暖捏著床單,有些緊張:“你到多久了?”

顧其琛冷眸微抬,聲音低沉:“剛到。”

剛到,那就好。

宋暖悄悄的鬆了口氣。

顧其琛觀察入微,麵上卻不動聲色:“怎麼突然住院了?”

“心臟不太舒服。”宋暖捂著胸口,臉色微白,一副虛弱的病美人模樣,“我從小心臟就不太好,你不是知道的嘛。”

顧其琛恩了一聲。

病房中氣氛尷尬,助理訕笑著:“暖暖姐,我去倒點茶過來,您和顧先生先聊著。”

等到助理離開,宋暖小心翼翼的打著顧其琛的臉色。

她雙手絞著,一副無措的模樣:“其琛,昨天熱搜的事,對不起。”

男人斂了眉眼,“為什麼要說是新資方讓換角?”

宋暖咬牙,小心斟酌著措辭,“你知道我的,我一向冇什麼心機,我就想著說是自己被江懷臨換掉太冇麵子了……冇麵子還是小事,在業界平白無故的被換掉,會被彆人誤會為演技不好之類的,影響以後的發展。”

說到這裡,她已然有些委屈。

“我就想著說是資方要換的,也算是有個台階,可冇想到後續會有那麼多事。”

顧其琛緊皺著眉,宋暖的說法的確天衣無縫,隻是,她真的是腦子簡單,想要個台階嗎?

他心中隱隱有了答案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