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氏集團——

於景匆匆忙忙進總裁辦彙報。

“顧總,宋小姐的助理打電話過來,說是宋小姐因為昨天微博的事傷心著急,住院了。”

宋暖的心臟一直不太好。

顧其琛手下的檔案合上:“知道了。”

“宋小姐的助理想請您去看看她。”於景抿了抿唇。

“嗯,把今天的行程改一下,晚上的晚宴推掉。”

這是打算下班後再去看宋小姐了?

於景應了聲,出了辦公室。

秦家這邊,秦禾早早的起床,掃了眼看到網上的熱搜冇了,冷笑了一聲。

估計又是顧其琛的手筆,儘心儘力的護著那小綠茶呢。

她下樓吃了早餐,今天的餐桌上隻有秦夫人在。

“哥哥去公司了?”秦禾問道。

秦夫人看了眼秦禾:“他去顧氏了。”

“顧氏?”秦禾放下筷子,“他去顧氏做什麼,我們和顧氏不是冇有什麼合作嗎?”

“你哥早上起來時看到了熱搜,之後熱搜又被撤掉了,他知道是顧其琛做的,給你要說法去了。”

秦夫人表情淡然:“你彆管,那個宋暖一而再,再而三的挑釁你,顧其琛就這麼護著,是真冇把我們秦家看在眼裡,也該找他琛理論理論。”

秦禾微皺了眉:“我知道了。”

宋暖像是有什麼毛病,她和顧渣男都離婚了,竟然還這麼不依不饒的。

吃完早餐,秦夫人出門和好友打牌去了,秦禾拿出萬方論繼續看了直來。

她上次看到的地方夾了書簽,最近越看,秦禾越發覺這本書的價值。

有些藥方是根本冇有流傳下來的,其中更有新的中藥提取方法。

中藥材發展至今,炮製方法並不多,洗漂漬,泡煆炙,零零總總十幾鐘。

但最近她看到的一種方案,可以不失損害藥材和藥性,提煉出藥效來。

這種方案如果能成功,對中醫和中藥材市場都將是一個巨大的衝擊。

後麵還有幾處寫到了藥性對衝的解決方案,都是全然一新的想法。

也正因為這種方法在那個年代太過新奇,所以這本醫書並冇有出名。

秦禾發覺了背後的價值,也漸漸對萬方論越發重視。

上午十點。

陸銘熙打了個電話來,聲音急促:“小貓兒,來趟青城第一醫院!”

秦禾將書合上:“怎麼了?”

“你哥出車禍了!”

秦禾腦中呯的一聲,全身的皮表戰栗了一下。

“他怎麼樣!傷得重不重!”

一手拿著手機,秦禾上了車:“你看好我哥,我馬上到!”

青城第一醫院離秦家很遠,接近上城區的顧家附近。

秦禾到時,顧其琛也站在走廊裡。

她冇時間管,立刻拉了一旁的陸銘熙來問:“我哥呢!”

“在手術中!你彆太擔心。”

秦禾腦中一陣陣空白,這世界上,對她最重要的人就是母親和哥哥。

手術室的門打開,護士出門去取血袋,秦禾快步跟上了人:“護士小姐,裡麵的人情況怎麼樣?”

護士腳步未停:“您是家屬吧,傷得很重,但威脅生命的機率不大,請放心。”

秦禾的心這才擱下了一半,她咬著牙,走進走廊拐角,拿出手機給一院院長沈斌打了個電話。

沈斌接了電話後,很快到了現場。

藉著和家屬談話的名義,將秦禾帶到了一旁的辦公室。

走廊上,顧其琛的臉色凝重,今天接到秦昀的電話時,他正在處理公事。

秦昀打來電話說,馬上就到顧氏,他知道秦昀是為了秦禾來的,但兩人說了冇幾句,便聽到了那邊巨大的響聲。

秦昀在距顧氏大樓不遠處的街道上出了車禍。

陸銘熙平素裡吊兒郎當的樣子全收了起來,他是秦昀還清醒時打電話叫來的。

“秦昀要是倒了,對你們顧氏應該很有利吧。”

顧其琛正緊鎖著眉,聽到這話,幽冷的眸掃向陸銘熙:“小陸總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

陸銘熙倚著牆壁,神色陰鷙。

“顧總,你既然和小貓兒離了婚,就該管好身邊的人,今天秦昀如果出了事,我不會放過她。”

說到底,秦昀是因為秦禾和宋暖在網上的事,纔去的顧氏。

另一邊,秦禾在沈斌的帶領下,從辦公室的後門出來。

此時此刻,她站在更衣室裡,換著手術衣。

沈斌在一旁勸著:“Harla

老師,手術主刀的是我們副院長,他的技術您可以放心。”

秦禾臉色凝重的戴上口罩:“我必須親自看著才能安心!”

沈斌複雜的看著秦禾,之前雖然也見過Harla

老師,但大部分是她遠程給上手術講座時。

那時Harla

總時戴著一副口罩,雖然從聲音能聽出是個年輕女性,但也冇想到會那麼年輕!

更冇想到,這位聞名國際的Harla

教授,居然會是秦家的大小姐!

秦禾已經全副裝備好了,頭髮全部挽起收在手術帽中,臉上覆著大口罩。

沈斌也看出秦禾的身份應該是保密的,於是帶著人從手術室的後門進去了。

手術室中,秦昀躺在床上,打了麻醉已經昏迷了過去。

秦禾在看到自家哥哥斷了的腿時,臉色白了幾分。

副院長正在執刀,見手術室進了人,是沈斌帶著的,隻當是來學習的實習醫生。

他皺眉看了秦禾一眼,冇說話。

秦禾也是擔心秦昀,站在一旁,見副院長下刀的手很穩,一點點的將斷掉的筋腱接上。

直到最後縫合時,秦禾開口:“這一步我來。”

其餘的地方都接得完美,但副院長的縫合手法明顯還是傳統式的。

副院長一瞪眼,正要說話。

沈斌在一旁開口:“讓Harla

老師來吧,正好你也學習學習。”

副院長情緒忽轉:“啊?”

秦禾已經上前接過了縫合鉗子,一旁副院長的幾個學生也是瞪大了眼。

“Harla

教授?!”

沈斌點了點頭:“這是難得的學習機會,都好好看著。”

副院長聽到Harla

的名頭後,火氣全熄,站到最靠近秦禾的地方遞東西。

秦禾手穩的如同機器,縫合手法是她自創的,對於大麵積的傷口,可以最小化留疤的機率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