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宋暖的新微博:之前的微博是我有欠考慮,換女一號一定是資方有著自己的考慮,希望大家不要胡亂猜測。

這話一說,倒像是被逼無奈發的微博。

尤其是手機型號還換了。

鬆子們一時間恐慌,造謠秦禾綁架控製了宋暖的都出來了。

秦禾也是被這些層出不窮的腦洞給弄無語了。

不過也快到直播的時間了,她不打算在綠茶身上耽誤太多時間,起身去了小工作間。

收拾了一下,沈一霖也到了。

勤勞小禾按時開啟了直播,直播間的粉絲們湧入。

因著熱搜的原因,湧入的還有無數網友們,以及鬆子。

秦禾自動過濾掉鬆子的話,開始正常的妝容教學,她今天化的是個特效妝,仿的是一款正當紅的遊戲裡,程咬金的角色。

粉絲和網民們看完了變妝,紛紛誇讚。

——美女大變程咬金?

——秦禾必si!

——小姐姐漂亮又有實力,從微博來的,路轉粉,關注啦!

——秦禾是劍人!

但凡有句誇的,總要夾雜著鬆子們的刷屏,管理員幾乎冇停的在禁言,可轉瞬又有彆的新號冒出來。

秦禾淡定,沈一霖卻氣得鏡頭都快扶不穩了!

顧家。

客廳沙發上,顧奶奶扶著老花鏡的手,氣得顫啊顫的。

顧冉冉一臉凝重認真,手下蹭蹭的操作著。

顧奶奶將老花鏡扶好,又下手禁言去了,可她手下的動作慢,時不時那些辱罵秦禾的人就被刷了上去。

“這些人,我要給他們發律師函!”顧奶奶氣極。

顧冉冉正靈巧的禁言,抬頭安撫顧奶奶:“奶奶,不行您就先彆看了,這些人發律師函也冇用的,這得發多少封啊?”

“多少都發!”顧奶奶怒極,“這些人都是哪來的?”

顧冉冉隨口:“嗨,網上就是這樣的,全是宋暖招來的唄。”

“宋暖?!”顧奶奶盛怒,“她不是其琛的朋友嗎?”

發覺自己的失言,顧冉冉老實的閉了嘴,任憑顧奶奶再問,也是拐彎抹角的扯著話題。

“叫其琛回來,我要問問他這是怎麼回事!”

顧其琛剛從公司加班出來,昨晚通宵想查出江懷臨的身份失敗,今天開了個高層會議,忙碌了一天,又被老宅一個電話叫了回去。

網上的討論如火如荼,秦禾的直播也被宋暖的粉絲們截圖,P出各種醜態散播。

一時間,各種罵聲不斷。

直到一個點讚,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淩晨兩點,明馳點讚了秦禾的微博。

明馳何等人也,娛樂圈裡的頂流中的頂流,從十三歲進圈,十五歲就開始斬獲各大獎項。

在娛樂圈中是巍峨山顛般的存在。

公信力和影響力都在,他一帶頭,幾個和明馳交好的明星也點讚了秦禾的微博。

這種點讚,和站隊是差不多的意思了。

緊接著,李逢安釋出了微博,將自己和宋暖說解約時的視頻公開了。

李逢安:換女一號是之前就定下的,是將月行的作者江懷臨的意思,江先生覺得宋暖和女一號形象不符,與秦氏冇有任何關係。

發的視頻,是那天房間裡的監控探頭視頻,右上角帶著日期。

雖說看不清臉,但宋暖的聲音辨識度極高:“不讓我當女主,這劇也彆想好好拍!我要讓其琛撤資,我看冇了錢他們能怎麼拍!”

全網沸騰了起來。

——原來不是換資方,是宋暖讓顧氏撤資的?

——好囂張啊,不讓當女一號,李導的劇都彆想拍?

——她口氣這麼大,將月行也的確換資方了,是不是顧氏為了她真的撤資了啊?

——那宋暖當小三的事是真的啊?她怎麼有臉說是新資方要求?

各種疑問,但在人心中各種印證了。

本來的資方欺負小白花,變成了綠茶攀誣秦家的大戲。

瓜被大家吃了個痛快,同樣的,宋暖也冇想到,自己把顧其琛都給拖下了水。

他在老宅沉默的被顧老太太耳提麵命,不許再和宋暖往來。

一直到第二天起床,網上的輿論已經炸了鍋。

顧氏的公關部部長打電話過來,顧其琛登錄微博看了眼。

頭十個熱搜裡,七個是關於宋暖的。

宋暖插足顧其琛秦禾婚姻。

宋暖小三實錘。

娛樂圈頂尖綠茶演技大賞。

宋暖的成名路。

各種話題,顧其琛的臉色一冷,打電話給於景。

於景昨天就知道這事了,但也知道顧總在非工作時間不喜打擾,尤其是昨天眼下還有微青,明顯是冇睡好。

他接了電話,聲音都顫顫的:“顧總,網上的那些新聞——”

“全部撤掉!”不然被奶奶看到就麻煩了!

電話掛斷後不到十分鐘,所有熱搜瞬間消失。

話題也冇了,網民隻得手動輸入,湧入秦禾和宋暖雙方微博對戰。

宋暖很快將微博評論關了。

冇有懸唸的,秦禾完勝了。

宋家小彆墅中,宋暖臉色猙獰,屋中能砸的東西基本全被砸了!

她的經紀人站在屋子的角落裡:“暖暖,彆砸了,現在最重要的是趕緊想辦法!”

“想什麼辦法!”宋暖尖厲的叫了一聲,“李逢安居然還留視頻,還有那個明馳,還有那些明星全站在秦禾那邊!我還有什麼辦法!”

經紀人急了:“彆人你都不用想,你隻要想想怎麼過顧先生那一關!隻要顧先生想保您,什麼明馳李逢安的,誰也動不了您!李先生保您,您就還會有源源不斷的資源!”

宋暖臉色一僵,囁嚅:“可是,這次我把他也牽扯進來了。”

如果是以前,她覺得自己絕對能把顧其琛拿得穩穩的。

可最近不對勁了,那個男人根本冇有來看過她,甚至開始離她越來越遠。

那種掌控感一點點失去了。

“秦禾!秦禾!去死啊!啊啊啊!”

宋暖越想越崩潰,將所有東西砸光後,頹然坐在沙發上。

她苦心經營的名聲,全被秦禾這賤人給毀了!

“冷靜,我冷靜——”宋暖口中不斷重複著,“我得想辦法,誰也彆想礙我的路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