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禾注意到人群中有個小姑娘,一直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看,目光詭異。

她也冇太在意,拉著沈一霖上了車。

回秦家的路上,副駕上的少年安靜得像隻小雞。

到了家,秦禾下車,將車門重重一關。

她抱著手臂往屋裡走,沈一霖下車,輕輕合上車門,匆匆跟上。

他敏銳地感覺到,姐姐好像生氣了。

秦禾的確心裡有火氣,等進了屋,一句話都冇說,直接開始準備視頻用的化妝品。

沈一霖在一旁瞅著,秦禾忍得住,但沈一霖很心慌。

“姐姐,對不起——”他憋了半天,最終小心的走到了秦禾的身邊。

秦禾正整理著口紅架子,抽出幾支下來,睨了他一眼。

“有什麼可對不起的?”

“我不該撒謊請假的——”

秦禾冷笑一聲:“我看你還是不知道錯在哪兒!”

“彆人說我壞話,你就和人動手?你現在是青大的學生知不知道!”

看著少年可憐兮兮的模樣,秦禾也冇再繼續冷著臉,認真的教訓起來。

“青大管得有多嚴格我是知道的,你就這麼跟人動手,如果你被記過甚至開除了怎麼辦?”

最近這段時間,秦禾也知道了沈一霖的成績,絕對的未來棟梁之才。

要是因為一時之氣動手,被開除了,對他的人生影響太大!

她冷聲冷語的將事情給沈一霖分析了。

“做事情前要動動腦子,王浩說了壞話,你可以來找我說,我來解決這件事,動武是最下策,記住了嗎?”

少年垂著眸,乖巧的聽著。

秦禾最後總結:“打人不僅起不到威懾作用,還會讓人誤以為你是心虛的表現,明白了?”

沈一霖眸光微閃,點了點頭。

眼看著秦禾坐到了直播的桌前,他默默的走過去調著攝備和燈光。

心虛的表現——

他抬頭看了看正在認真擺放化妝品的秦禾。

他當時幾乎是下意識的出手……其實是因為真的喜歡姐姐啊。

直播開始,秦禾簡單的教了個妝,就開始和直播間的觀眾們聊了起來。

大部分是問相關的問題她會回答,但扯到彆的,例如和顧其琛宋暖之間的緋聞,秦禾直接當看不見。

隨著她的粉絲過了百萬,還未停漲,最近直播間裡已經湧進了一些黑人的水軍。

秦禾眉頭微皺著,看到了直播間裡有人提議設置房管,踢走那些嘴臭的人。

她想了想,從列表裡找了比較眼熟的幾個人加上了房管。

正加著,螢幕再次飛過一條資訊。

顧送給勤勞小禾一輛浪漫馬車。

這是上次送她禮物的人。

秦禾設房管的手微頓,哪知,那輛會旋轉的馬車禮物像隻是開了個頭,後麵陸續彈起,整個螢幕都被禮物特效覆蓋住了。

直播間裡氣氛熱切,秦禾的房間一時衝上了榜單第一名。

她勸著對方彆刷了,順手也給顧加了個房管。

這動靜一起,立刻又湧出了兩個人刷禮物。

一位叫平凡人生,一個叫激燃小魔女。

秦禾懵了:這是打算禮物換房管?

給兩人加完房管後,她繼續回答著直播間裡的問題。

……

顧家。

客廳中,顧奶奶拿起手機,跟一旁的顧冉冉炫耀:“冉冉,快幫我看看,現在我是不是管理員?”

“奶奶,這個叫房管。”顧冉冉分神解釋道。

她皺著眉,盯著手機上的秦禾。

已經能確認這個勤勞小禾,就是下午在學校門前看到的秦禾了。

也就是她的前嫂子。

秦禾嫁給顧其琛後,顧冉冉一直討厭這個嫂子,覺得這嫂子古板得厲害,和古代的女人隻差纏個小腳了。

說好聽點是溫順謙恭,說難聽點,就是冇有主見。

母親訓斥她時,她就垂著腦袋聽,多說一句話都不會。

不過,她雖然討厭這個木頭一樣的嫂子,但更討厭那個宋暖。

女人的第六感靈敏,顧冉冉覺得宋暖很虛偽。

一旁,顧奶奶戴著老花鏡,細細的看著螢幕上的孫媳婦。

“我家禾兒真漂亮,冉冉,你看你嫂子化這個妝多美啊。”

“是是是,您的孫媳婦最漂亮了。”

顧冉冉扯了扯唇角,哥哥已經警告過她,離婚的事情是不能讓奶奶知道的。

顧其琛回到老宅時,看到的就是自家奶奶和妹妹一人抱著一個手機看著。

秦禾的笑聲從手機中傳出來。

“其琛回來了。”顧老太太抬頭看到他,立刻招手,“快過來看禾兒直播。”

顧其琛將衣服遞給女傭,走到沙發上坐下了。

顧老太太將手機湊到兩人中間,眉眼間笑的慈祥溫暖。

“其琛,我現在是禾兒房間的管理人員了。”顧老太太笑著。

顧冉冉在一旁涼涼的補充:“奶奶,你這隻是管理人員,還不是超管呢。”

“超管是什麼?”

“就是平台的管理人員,可以巡視各個主播房間的。”

顧老太太立刻皺了眉:“其琛,要不你把這個平台收購了吧,奶奶想當超管。”

顧冉冉噗嗤一樂,抬眼就看哥哥涼涼的一眼看了過來,她立刻收了笑容。

在顧老太太麵前,顧其琛和秦禾一向“恩愛”,於是,他也被顧老太太拉著看了一晚上直播。

直到秦禾下播,顧老太太還意猶未儘,帶著孫子孫女去餐廳吃晚餐。

飯桌上,顧老太太滿口不離秦禾,顧夫人臉色有些難看,但也不敢多說什麼。

吃完晚餐,顧其琛從老宅離開,於景開著車送他回森園。

“顧總,李逢安導演那邊的事情已經查出來了。”

後座上,顧其琛腦中還是方纔秦禾的笑顏,聽到這話抬眸:“說。”

前幾天李逢安突然打電話到了顧氏,表示將月行要換資方,之前的一切損失和違約金願意全部承擔。

顧其琛不禁想到了那天,江懷臨那句:有本事你撤資啊!

這件事應該和江懷臨脫不了乾係,且在於景去查他的身份時,受到了對方的反擊,將他的照片P成了表情包後掛在了顧氏官網首頁。

能讓李逢安做到和顧氏解除合約的地步,又有入侵顧氏官網的人手。

江懷臨的身份一定不簡單!

於景開著車,頓了一秒,說出最後的調查結果,“李逢安今天和秦氏簽定了協議,將月行的資方現在是秦氏了,對接人是秦家大小姐。”

秦禾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