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個男生捂著嘴告狀。

秦禾看了看為首的男人,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,一頭紅毛格外耀眼。

那一身衣服,倒全是奢侈品。

嘖,現在的混混還挺有錢。

“沈一霖是吧?”為首的男人一手鋼棍,另一隻手掂著那根鋼棍,“誰給你的膽,敢動我弟弟的?”

男人拿著鋼棍,戳著沈一霖。

秦禾眯了眯眼,少年的背影孤單又堅定:“他嘴不乾淨,侮辱我姐姐!”

“你姐姐?你說秦家大小姐,哈哈哈,你姐姐要是秦家大小姐,你不就是秦家小少爺了嗎?啊?”

男人狂笑了幾聲,捂著肚子一副流氓模樣:“你就是秦禾養的一條狗而已,還真當自己是人家弟弟啊?”

說著話,他上前就想甩巴掌。

沈一霖站在那,眸光漸漸幽冷,身側的拳握了起來。

要想不被欺負,必須讓敢欺負你的人永遠恐懼,這是哥哥對他說過的話。

沈一霖的目光,幽冷瞥了一眼一旁小攤上的刀,菜刀刀刃鋒利,在攤子的燈光下閃著詭譎的光。

“你說——”

“又是誰給你的狗膽,動我的弟弟?”一道的聲音突然響起。

似是帶著幾分笑意,又聽著有些清冷。

沈一霖猛的回頭,在看到秦禾的瞬間,臉上一紅。

撒謊被姐姐抓到了!

他呐呐:“姐姐,你怎麼來了?”

秦禾眉眼間半怒半笑的看了他一眼:“這就是你說的有事?”

沈一霖咬了咬牙:“對不起——”

秦禾走近了,伸手想拍一拍他的腦袋,可身高差距,手伸到一拍,轉而拍了拍肩膀。

“下次再騙我,開除。”

沈一霖立刻堅定:“我不會再騙姐姐了!”

兩人“姐弟情深”,一旁的王浩和男人有些看呆了。

秦禾今天逛街,精心打扮過,一頭烏黑的發披散著,肌膚盈白如玉,唇紅齒白。

一雙眼瞳間像蘊有星空,帶著怒意掃來一眼,像小勾子一樣直抓人心。

被瞪一眼都讓人心顫,男人哽了哽,反應過來怒了:“你們當我不存在?”

王浩在一旁:“大哥,沈一霖打我,就是不把你放在眼裡!”

秦禾轉身,笑著看向為首的男人,清聲:“你叫什麼?”

“小爺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瞿天瑞!”

秦禾揚眉,隻覺得中二的氣息撲麵而來。

“現在是法製社會,你這樣,是冇有前途的。”她好心規勸,“改行吧。”

瞿天瑞長得不錯,隻是那一頭紅毛加上混混衣裝,很是流氣,眼睛一瞪:“要你管!”

可對著那雙涼薄的眸子,他又心有些虛了起來:“就你?不如我們商量一下,你跟小爺約個會,小爺就放他一馬?”

一旁的沈一霖臉騰的陰了,眸中殺氣森然,攔在秦禾麵前:“姐姐,我攔住他們,你快走!”

秦禾轉了轉手腕:“看樣子,隻能以暴製暴了!”

眼看著鋼棍朝沈一霖砸來,她一把把人推開,伸手直接去接鋼棍。

她的速度快如鬼魅,沈一霖冇反應過來,瞿天瑞看到麵前換了人,也來不及收手了。

他瞪大了眼!

麵前這女人細胳膊細腿的,這一棍下去怕是手的骨頭都得斷的斷,劈的劈了!

同一時間,秦禾也正出手,順著力氣握住棍,手下靈巧轉彎,反方向直接卸了力。

瞿天瑞隻覺得手下的棍突然轉向,他的手腕快斷了,隻得鬆了手。

鬆手後的一瞬,一個悶棍直接敲在了他的臉上!

細響的脆響,瞿天瑞的眼前一黑,腦子一陣陣發矇,他的鼻子是不是斷了?

五分鐘後。

小攤們遠離,不遠處有學生圍觀。

秦禾坐在沈一霖巴巴搬來的小板凳上,手中的棍支著地麵,時不時敲打一下。

地上七倒八歪的人,隨著聲音一顫。

“瞿天瑞,瞿家的?”秦禾對這個姓氏很熟悉。

秦氏經常合作的一個合作夥伴,瞿氏。

在青城,這個姓氏的人不多,更何況麵前這人一身雖然流氣,但還都是奢侈品牌的衣服。

瞿天瑞不甘的抬起頭,瞪著兩個烏雞眼,掛著兩串鼻血:“小爺我——”

秦禾抬起手中的棍,直接懟到了他的嘴上,笑得明媚如花:“說謊的話,我就把這東西捅進你嘴裡,把你的牙齒一顆一顆的攪掉”

瞿天瑞的內心:他之前怎麼會覺得這女人好看!這女人太可怕了!

“我是!又怎麼樣!”簡直是用最凶的語氣認慫。

沈一霖乖巧的站在旁邊,也不吭聲。

一番詢問下來,秦禾也差不多明白了。

她在平台火了之後,前陣子沈一霖的出鏡,讓青大的學生們都知道他在給自己當攝影師。

沈一霖是青大校草,一時間學生們的幻想豐富了起來。

同是籃球隊的王浩嘴欠,說他是不是被秦家大小姐包養了,又問秦大小姐需求大不大,問完就被揍了。

王浩打不過,又受了傷丟了麵子,就找了自己在外麵認的大哥,瞿天瑞。

秦禾聽明白後,睨了地上裝死狗的王浩一眼。

她對瞿天瑞是冇下狠手的,因為對方表麵唬人,但第一棍迎過來,發現是她時,及時收力了。

秦禾笑著,拿棍晃呀晃的:“說吧,瞿少爺,剛纔是不是說和我約會就放過我弟弟?冇看出來你還有這個色心啊?”

瞿天瑞想起幾分鐘前的事,也是覺得自己當時瞎了眼。

是怎麼覺得這女人漂亮的?

他咬著牙:“我本來就是看你好看,想純粹的約個會,你是不是想歪了?”

秦禾一怔,輕咳了一聲。

她的確想歪了的。

不過沒關係,秦禾轉了話題,輕嘲的看著匍匐在地上的人:“早就聽說瞿家小少爺是青城小霸王,冇想到居然是這種霸王,混道上的?”

瞿天瑞咬的牙咯咯響:“我這是俠義幫!”

“俠義幫?”有些耳熟,秦禾嘴角抽了抽:“為什麼起這名字?”

“我是將月行的粉絲!”瞿天瑞一副就知道你冇文化的模樣,自傲抬頭,“我嚮往江懷臨筆下的世界,你這種凡夫俗,俗女不懂我們的俠義!”

秦禾隻覺得腦子裡咣噹一下,一口大鍋從天而降。

一通教育,她果斷“搗毀”俠義幫,成功救下美男沈一霖。

瞿天瑞等人俠義的彼此攙扶著,心顫顫的被秦禾放走了。

不遠處,圍觀的學生小聲。

“好帥啊,這個就是沈一霖的姐姐勤勞小禾嗎,本人比上鏡還好看啊!”

“我喜歡這個姐姐!”有女生捂著心,“我要關注她!”

人群中,顧冉冉呆呆的站在那裡,看著走遠的秦禾。

那個人,是她之前那個,呆瓜一樣的嫂子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