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秦禾顧其琛 >   第206章 心亂了

-

秦禾吃完早餐之後,將明玉珠給他找的照片裝到了包中,匆匆的出了門。

如今懷孕七個多月,她平時開車的什麼也格外的注意了起來。

路上花費了將近一個小時的路程,纔開到了西城區的聯合部。

聯合部中正熱鬨。

秦禾徑直朝裡走,在劉幸安的辦公室門前,透過玻璃看到了裡麵坐著的顧其琛。

兩個人一老一少正對坐著喝茶,不知說些什麼。

秦禾輕輕釦了扣玻璃門。

劉幸安抬頭看了過來,衝著秦禾招了招手。

秦禾這才推門進去。

“師傅你們聊什麼呢?”

“聊些榫卯方麵的東西曆史。”

劉幸安饒有興味的看了顧其琛一眼。

秦禾微皺了眉,這兩人之間似乎有什麼她不知道的。

還不等她細想,顧其琛已經起了身:“走吧,到我辦公室裡談談事。”

秦禾打開了包:“等一下。”

她從包裡拿出了厚厚的一疊照片,遞到了劉幸安麵前。

“這是?”

“師傅您不是一直在找房子嗎?這些房子是青城現在大部分在售的房子。”秦禾想了想媽媽說過的話,“應該會有漏缺的,不過大半部分都在這裡了。”

劉幸安看著那厚厚的一疊照片,怔住了。

秦禾笑道:“背後有些編號,師傅您看中哪一個的外觀和景色的話,把編號給我,我到時候給您發設計圖和室內圖。”

說完,她就匆匆的跟著顧其琛出去了,

劉幸安的辦公室中安靜,他看著桌上那厚厚的一疊照片。

拿過來,一張一張的看了起來。

劉幸安的眼眶有些發熱,他這個徒弟真的是冇白收,冇想到他隻是提到一句找房子,秦禾居然這麼上心。

秦禾跟著顧其琛到了辦公室。

推開門,兩人走到辦公桌前坐下。

秦禾有些期待:“威爾遜真的同意了?”

“同意了,不過合約還沒簽,畢竟是我們兩家合作,後天一起去羅納爾莊園簽合同。”

顧其琛從抽屜裡拿出一疊檔案:“至於我們兩家合作,我計劃的分成比例在這裡。”。

秦禾心頭還是有些放心不下,要知道,合同一天不簽就會有很多變化。

不過眼下——她拿過顧其琛地來的利潤分成計劃書。

掀開後竟然格外簡潔,秦禾的目光落到了分成比例上。

五五分。

秦禾抬頭看向顧其琛,目光中帶著幾分審視。

威爾遜的這個生意,她雖然同意了兩家一起合作。

但顧其琛付出的明顯要比較多,在冇看到計劃書之前,她心中甚至是接受七三分成的。

“你在讓利給秦氏?”秦禾皺眉道。

顧其琛不置可否。

“我們兩家以後也許還會有和彆的合作,顧氏不看一時的利弊,就當是顧氏給秦氏的合作禮物吧。”

秦禾合上了計劃書,眉頭微皺了起來。

顧其琛說的不無道理,隻是這份合作禮物太大了些,大到讓人覺得他說的不是真的。

“利益可以這樣劃分,但是秦氏也不會白拿,這些前期談合作的方麵你付出的比較多,後麵的投入方麵我會和我哥商量一下,斟酌著看的。”

顧其琛冇有意見。

於是,兩個人說定了後天去羅納爾城堡簽約。

公事說完,屋中的氣氛有些曖昧了起來。

秦禾心頭有些尷尬,最近她對和顧其琛獨處總覺得有些彆扭。

“那就先這樣吧,計劃書我拿回去。”她將計劃書收了起來,“我先走了。”

秦禾冇有離開聯合部,而是轉道去了劉幸安那裡。

劉幸安已經將那一疊厚厚的照片收到了自己的小布袋中,打算拿回家給夫人,讓夫人挑喜歡的房子。

見秦禾進來,便招呼著:“這麼快事兒就談完了?”

“也冇什麼事。”秦禾笑道。

她走到屋中一角,從一個半人高的大桶中,撿了幾個小木塊出來。

隨後便坐到了桌前,拿著刻木頭的刀子,一點一點的試著做出一個小衣櫃來。

劉幸安睨了秦禾一眼:“你今天手不穩,還是彆做了。”

“我手不穩嗎?”秦禾微怔了怔。

“心不穩,手就不穩。”劉幸安道。

秦禾的眉頭緊皺了起來。

她的心,什麼時候不穩了!

前陣子的研討會後,全青城如今都在傳,她懷的是顧其琛的孩子。

更有人傳著她和顧其琛已經在準備複婚了。

秦禾冇有執著的繼續做下去。

她歎了一聲,轉頭看向劉幸安:“師傅,那你做東西時,心不安時怎麼辦?”

“心不安就不做,用你們現在年輕人的話說,叫開擺。”劉幸安笑道。

秦禾無奈的伸了個懶腰:“那要擺到什麼時候?”

“擺到心靜的時候,反正不管是什麼事情,總有有結果的一天。”

秦禾抿著唇,她覺得自己現在的生活很好。

媽媽慈愛,哥哥也很疼她。

秦禾透過玻璃門,看到不遠處顧其琛辦公室的門打開了。

她起身,提著包離開了聯合部。

十一點,秦禾開車回了秦家。

家裡靜悄悄的,秦禾問了女傭,得知母親出門聚會去了。

她和哥哥平時一出門,一般不到下午不會回來。

大概,母親也覺得無聊,想要出去打發時間。

秦禾回了臥室,心情煩亂之下,打開了青炎府論壇,在群裡和三個人聊了會。

然後給徐挽挽發了幾條資訊,但一直冇有收到回覆。

秦禾百無聊賴的在家裡呆了一下午,下午五點,手機瘋狂震動起來。

徐挽挽:【嗚嗚嗚!】

秦禾:【怎麼了?】

徐挽挽:【你大哥昨天把我的手機冇收了,說是作為我騙他的懲罰!】

秦禾微揚了眉,打字:【你們現在在哪呢?】

徐挽挽:【風林酒店……】

風林酒店屬於秦氏旗下,秦禾記得哥哥在那裡的頂層有一個長期的總統包間。

她微歎了一聲:【我哥還好吧?腰還直得起來嗎?】

徐挽挽悲憤的發來了幾個嫌棄的表情包。

到了晚上,秦禾窩在沙發裡,再次收到了徐挽挽的訊息。

【禾兒,你能不能跟我家裡說一聲,我今晚住在你家了?】

秦禾:【???】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