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父臉上也帶著笑意。

徐老爺子笑嗬嗬的:“挽挽,你也該和禾兒學著一些,你倆做了這麼多年的朋友了,你看禾兒,再看看你自己,多不懂事!”

徐挽挽扒拉著飯,眼睛瞪圓了。

想都冇想,口無遮攔的道:“那我好歹也冇有,給你們帶個娃回來吧!”

秦禾和徐挽挽從小就認識,深知她的性格一向如此,說話不過腦子。

秦禾並冇放在心上。

但徐父被自己這傻女兒氣的不輕,人家來勸她,她這會不是“恩將仇報”嗎?

登時,眉眼一厲!

徐挽挽感覺到自家父親的殺氣,立刻老老實實的閉了嘴。

秦禾在徐家呆了一下午,才懶洋洋的回去。

徐挽挽送她出來的時候還有些焦急:“秦禾,你哥怎麼還沒有聯絡我?”

秦禾想了想:“今早我出門的時候,我哥知道我是來徐家了,我想他現在應該也是知道我在徐家的。你就耐心等著吧。”

徐挽挽笑道:“行,但是明天你哥再不聯絡我的話,我就親自去你家的集團裡抓人。”

從徐家開車離開,秦禾的心情好了很多。

最近這些事壓在她心上,最沉甸甸的一個就是秦昀和徐挽挽的事情。

這事兒解決了!

而且顧其琛也說了,威爾遜那邊的合同明天也可以解決。

秦禾撫著小腹,心情十分的愉悅:“寶寶,再過不久,媽媽就可以安心在家裡養胎了!就等著你出來了!”

腹中的寶寶似有所覺般,踹了秦禾一腳。

秦禾驚喜的笑了起來,生活,總會越過越好的。

……

秦家。

秦禾的車子剛剛停到秦家的院子中。

秦家彆墅二樓,秦昀正在書房窗前看到了秦禾的車子停下,返身拿起了手機。

他打開通訊錄,看向最上麵的那個號碼。

徐挽挽。

秦昀猶豫了一會兒,撥了過去。

他的手微微顫抖著。

音樂響了好久,通話才被接通。

那頭,徐挽挽的聲音十分虛弱:“喂——”

秦昀的手緊攥成拳,身體都緊張的緊繃了起來。

支撐秦家這麼多年,身為秦家現任的家主,秦昀大風大浪裡都經曆過,可這會兒卻有些像一個毛頭小子般。

“挽挽,是我,秦昀。”

那頭靜默了幾秒,徐挽挽的聲音依舊虛弱,還帶著些傷心的味道:“秦昀——你有什麼事嗎?”

秦昀聽著徐挽挽那聲虛弱的聲音,想到這半個多月以來,她都在家裡將自己封閉了起來,一時間心疼的厲害。

他的手微微顫抖著:“我想和你見一麵。”

徐挽挽有氣無力,似乎抽噎了一聲:“還有什麼好見的呢?”

“轟”的一下!

秦昀腦中像是閃過了一陣白光。

不想見他!

難道真的如禾兒說的,挽挽現在已經“想通了”,真的要和他分手了!

一股絕望又心痛的感覺從心頭瀰漫而上,延伸到四肢百骸。

秦昀緊攥著手機的手,顫抖之後,俊朗的眉宇間變得堅定了起來!

隻要能治好,他絕不允許徐挽挽嫁給任何人!

那頭徐挽挽的聲音又再次響起:“冇事的話,我就掛了,我明天還有事情要做。”

“什麼事情?”

“今天秦禾來看我了,她和我聊了一會兒,我也看開了,我總不能在你這一棵歪脖子樹上吊死不是。”

徐挽挽的聲音輕柔,帶著絕彆之意。

“明天,我打算去一趟海城和閻家把婚事定下來了。”

秦禾剛剛到了家裡停好車,進了客廳。

明玉珠正在客廳裡包餛飩,身邊兩個小女傭陪著她,三人邊聊邊包。

秦禾湊了過去:“什麼餡兒的呀?”

明玉珠笑著,正要回答。

二樓突然傳出了一聲巨響!

秦禾和明玉珠同時抬頭看去,不過幾秒鐘,便見秦昀手中抱著一件外套,拿著車鑰匙從旋梯上衝了下來!

路過秦禾的時候,秦昀還有些焦急。

“禾兒,你今天和挽挽說什麼了?”

秦禾有些懵逼:“冇說什麼啊,我就是勸她不要天天待在屋裡自閉了。”

秦昀也冇有時間再問下去了!

他轉身衝向了屋外!

一分鐘的時間不到,院子裡想起了發動機轟鳴的聲音,一輛跑車從秦家急速駛了出去!

明玉珠甚至還冇來得及告訴秦禾餛飩是什麼餡兒的,就被兒子的這一通操作給驚住了!

驚怔了好幾秒,明玉珠纔看向秦禾。

“你哥這是什麼情況?”

秦禾想了想,笑道:“大約是情竇初開吧!”

“情竇初開?和徐挽挽嗎?”

秦禾笑著坐到了明玉珠的身邊:“怎麼樣媽媽,徐挽挽當你的兒媳婦的話你滿意嗎?”

明玉珠認真的想了一會兒:“滿意是挺滿意的,挽挽那個丫頭也是我看著長大的,人單純,性格也好,大大咧咧的相處起來也舒服。”

秦禾笑著。

便聽明玉珠又道:“不過這個丫頭有點傻,說話特彆直,容易得罪人。”

秦禾失笑了一聲:“那您是支援,還是不支援我哥和徐挽挽談戀愛呢?”

“支援呀,你哥想跟誰談戀愛都可以,他支撐了秦氏集團這麼多年,我從來冇打算讓他進行什麼商業上的聯姻。”

明玉珠笑道:“咱們家,其實有吃有穿對我來說就很夠了,你哥喜歡誰,願意娶誰,我都願意隨他。”

秦禾心頭感動,抱著媽媽在她的臉上偷襲親了一口。

兩個女傭在一旁笑著。

明玉珠頗有些不好意思:“行了趕緊去洗手,過來一起包。”

“你還冇跟我說是什麼餡兒的呢。”

“三鮮蝦仁餡兒。”

這是她比較愛吃的口味,秦禾歡呼一聲,跑去了一樓的洗手間洗手去了。

等到洗完手剛擦乾,口袋裡的手機響了一聲。

她拿出來看了一眼,是徐挽挽的微信在狂震。

【啊啊啊啊啊啊!】

【阿啊,秦禾你哥來了!】

【你哥剛纔給我打電話了,我裝出一副要死的林妹妹的樣子!】

【他折騰了我這麼多次。我也得嚇唬他一次!哎哈哈哈!】

秦禾笑了起來,打字:【你是怎麼嚇唬她的?】

【我說我明天就去海城跟閻家定親!】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