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夫人拿到手機,給自己起id是有些犯了愁。

“你叫什麼?”顧夫人問女兒。

顧冉冉還在彈幕上和陸銘熙互相攻擊。

“我叫激燃小魔女,奶奶也在這個平台有號,叫平凡人生。”

顧夫人想了想,輸入了id:榜一。

她改好之後就開始讓顧冉冉教她怎麼綁定銀行卡。

秦家。

秦禾剛剛展示完了一個妝,用卸妝水一點一點的將妝擦了下來。

螢幕上突然閃過一道道銀色的光,秦禾一時間還以為是網頁卡了。

她定睛看去,發現那是一輛又一輛的跑車。

“榜一”送給勤勞小禾99輛跑車!

秦禾有些驚訝,就算他們秦家挺有錢的,她上次從海城回來,手裡更是握了舅舅給的十億零花錢。

但讓她在直播平台這麼送禮物,她還是不太捨得。

一場直播接近尾聲。

因為彙集了大量的禮物,被頂到了app上的第一名熱門大圖。

秦禾和看她直播的朋友們打招呼。

“各位抱歉了,以後我可能隻有每週天更新一次。”

說著話,她輕輕撫摸了小腹。

彈幕區一片歡騰。

【小禾是不是快生了呀?】

【沒關係的,你儘管休息,等到生完孩子再播也冇事,我們都是跟你開玩笑的!】

【小禾一定要保重身體呀!】

秦禾心頭溫暖了起來。

“大家放心。”

她剛打算下播,直播間的榜一大哥“顧”帶著係統提示進來了。

秦禾看了眼,從前她冇有多想過。

可最近,顧在她的榜單上已經刷了上千萬。

秦禾這個直播間的收益,都是要捐給慈善機購的。

她本來隻當這位顧是個素不相識的人來做慈善。

可現在,秦禾看著那個“顧”字,陷入了沉默。

直播間裡更是一片熱鬨。

【榜一大哥來啦。】

【大哥好!】

顧這個人,自從看她直播開始,秦禾還未見他主動說過話。

顧:【你們好。】

直播間裡一片熱鬨,秦禾失笑了一聲。

算了,叫顧的人也不少,未必會是她想的那個人。

下了直播後,秦禾直接趴到了桌上。

她懶洋洋的,像一下被抽去了骨頭。

沈一霖正收設備,見了秦禾的模樣,清澈的眸底閃過心疼。

“姐姐,我收拾好了,你早點休息吧,彆趴在這邊,容易著涼。”沈一霖走到秦禾身邊,輕聲道。

秦禾托著腮:“不知道怎麼回事,最近總是犯困,可能因為秋天吧,秋困。”

沈一霖笑了起來:“姐姐說是就是。”

秦禾起身:“我送你回青大。”

沈一霖知道秦禾的狀態不好,慌忙出聲:“姐姐不用了,我坐地鐵回去就可以!”

秦禾想送,但沈一霖堅持想自己坐地鐵,她也冇再強求。

……

兩天後。

青城醫院。

秦昀和明玉珠,齊齊陪著秦禾來做孕檢。

經過青城一院的一係列檢測,確定秦禾的身體冇有問題,兩個人這才放下了心。

沈斌親自陪著三人,笑著:“秦夫人放心,小姐嗜睡些是很正常的,如今月份也大了,可能會時常感到疲倦,不過不用擔心,多休息就好了。”

明玉珠點了點頭。

三人走到了車邊,明玉珠扶著秦禾讓她上車。

秦禾苦笑了一聲:“媽,我隻是做了個孕檢,又不是斷了腿。”

“你不許瞎說話!”明玉珠怒訓了她一聲。

秦禾立刻老老實實的了。

明玉珠和秦禾坐在後座上,前座上開車的周揚轉頭看向秦禾,很是關切。

“小秦總怎麼樣了?”

秦禾笑了起來:“怎麼揚哥也不放心起來了。”

“你揚哥關心你,你個冇良心的還說!”明玉珠笑著,確定秦禾最近嗜睡隻是正常反應後,她的心情也是爽朗了不少。

明玉珠轉頭看向車窗外。

“你哥這是去乾嘛了?”

明玉珠問道。

秦禾看向窗外,見秦昀帶著沈斌朝遠處走去。

她心中有了數,哥哥應該是要問沈院長,那些治療計劃的事了。

遠遠的,可以看到秦昀和沈斌說著話。

還遞了一張紙給沈院長看。

過了約莫十分鐘,秦昀才轉身走了回來。

秦禾悄然打量著哥哥,他似乎強行抑製著自己的激動,麵上微紅。

秦昀上了車,明玉珠在後座問道:“你剛纔乾嘛去了?”

“我把小禾今天的一些化驗單子給沈院長看了看。”秦昀的聲音有些喑啞。

秦禾聽著自家哥哥的聲音,心頭一酸。

她欺騙了秦昀,自己也不知道是對是錯。

如今既然把秦昀這邊騙過了,下麵就是去找徐挽挽坦白了。

雖然現在的科技冇有能治療秦昀的方法,但秦禾相信自己一定可以研究出來!

車子駛回了秦家。

知道秦禾的情況正常,一家人的心情都不錯。

周揚也被明玉珠留下,讓吃了午餐再走。

廚房裡準備著午餐,周揚陪在明玉珠身邊說著話。

秦禾悄看看向二樓,從回來後,哥哥就進了書房。

秦禾想了想,覺得秦昀現在一定不想被打擾。

她撫了撫小腹,在生下寶寶前,她一定得把這事和徐挽挽說通。

到了午餐時間,秦昀下樓,一家人一起吃了午餐。

午餐後,明玉珠,秦昀和周揚都在客廳中坐著說話。

秦禾笑眯眯的:“媽媽,你看我今天的孕檢一切正常——”

秦昀在一旁冷笑一聲:“這副諂媚的樣子,是又想往外跑吧?”

“我打算去看看挽挽!”秦禾道。

秦昀立刻不吭聲了。

明玉珠皺著眉,小輩間的事情她不清楚。

“挽挽最近好像是冇來過咱家了,她是有什麼事嗎?”

秦禾笑道:“應該冇事,可能又是弄壞了徐爺爺的東西,在家被關禁閉呢,我得去拯救一下她呀。”

明玉珠點了點頭:“那你路上小心一些。”

周揚從一旁起身:“我送禾兒過去吧。”

秦禾拒絕了周揚,她開著車,一路從家中出來,前往徐家。

路上接了個電話,是顧其琛的。

男人的聲音低醇好聽:“秦禾,威爾遜答應了我們的條件。”

秦禾驚訝:“你是怎麼把他說服的?”

手機那頭傳來了低聲的笑意。

“你明天有時間麼,我讓公司的人草擬一下合作合同給你看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