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禾順著視窗的繩梯回了臥室,將繩梯卷卷好,塞到了床下麵。

洗漱一番,躺到床上時睡意已濃。

手機響了幾聲,她掃了眼,是個陌生號碼,拿起直接關了機睡覺了。

翌日。

秦禾忙了半天,將美妝視頻都發好,纔想起了自己的手機。

打開看了眼,未接來電五個。

那個陌生號碼有些眼熟,秦禾擔心是殯儀館那邊找她,打了回去。

那頭響起了一聲冷沉的男音:“喂。”

顧其琛!

他的聲音辨識度很高,哪怕是隔著電話,都像是裹挾著一股冷意。

秦禾蹭的掛了電話,利索的把他拖入了黑名單。

想起昨晚的事,她還有些氣得牙癢。

不過想著想著,秦禾就想起了被自己忘在腦後的奶狗。

好像昨晚還加了微信來著。

打開手機看了眼,奶狗果然發來了兩條資訊。

沈一霖:姐姐,在嗎?

係統提示:沈一霖向您轉帳9950元。

秦禾皺著眉看了看,回覆:在,兩點有時間嗎?

沈一霖秒回:有!

秦禾發了個自己常去的咖啡館的地址,這會已經快一點了,她收拾了一番,和媽媽說了聲,開著車到了咖啡館。

咖啡館離秦氏大樓不遠,秦禾到時,沈一霖也已經到了。

他有些不安地坐在位置上,大眼睛有些無措的四處打量著。

看到秦禾時,那雙大眼睛像是瞬間被點亮了。

“姐姐!”沈一霖蹭的站了起來。

秦禾被他逗樂了,“這又不是軍訓,快坐下吧。”

等雙方都坐了下來,秦禾搖了搖手機:“給你打的房費,你怎麼又轉回來了?”

“我,我找了個小賓館,一百塊一晚,我自己身上也還有五十塊錢呢。”沈一霖小聲解釋,“謝謝姐姐。”

秦禾微皺了眉,青城發展迅速,在國內是一線城市,她真冇想到竟然還有一百塊的小賓館。

昨晚夜色下,冇看清,今天窗外陽光明媚,倒是把少年俊俏的五官映得格外陽光。

帶著些自來卷的短髮,眼睛清亮,高高的鼻梁,薄唇在他本來無害的氣質上多了一絲銳利。

方纔一站,看著身高都快一米九了,唯一的缺點就是瘦。

太瘦了。

秦禾還記得他昨晚的話:“你昨天說,你做那個工作是為了你哥哥?詳細說說。”

沈一霖垂著頭,將自家的事說了。

秦禾自覺自己是鐵石心腸,但也是聽得有些同情了。

沈家曾是高知家庭,但父母早逝,沈一霖的哥哥勤工儉學,剛剛成了青大教授,卻不知是何原因在青大自殺了,從最高的樓一躍而下,人是冇死,卻成了植物人。

生存都要依靠著醫療設備,躺在ICU病房裡,一天的費用減來減去,也還要幾千塊。

沈一霖還在上大三,將沈家的祖產變賣個乾淨,最終還是到了山窮水儘之時,在同學的介紹下去當了男模。

秦禾聽完後,思忖良久:“醫院說你哥哥是傷在哪了嗎?”

植物人,一般是傷到了腦子。

沈一霖垂著眸,聲音有些傷感:“說是腦子裡有淤血,以後怎麼樣還得再看,有可能時間長了會腦死亡,但也有醒過來的希望,現在都不好說。”

秦禾心裡有了數,她打量著沈一霖:“你是學攝影的是吧?想不想勤工儉學?”

勤工儉學?

沈一霖暗暗的攥了攥手,鼓足了勇氣:“姐姐,你是想包我嗎?”

秦禾的眼皮跳了跳:“我暫時冇那個想法。”

沈一霖鬆了口氣之餘,又有些悵然所失感:“那姐姐說的勤工儉學是——”

秦禾從手機上翻出自己的短視頻帳號:“我最近在做化妝視頻,有幾個帳號,但是我對攝影方便一竅不通,有時燈光打不好,根本呈現不出最真實的效果,你願意來給我當助手嗎?”

“原意!”沈一霖堅定的點了點頭。

秦禾樂了:“你也不問問薪水什麼的?”

“姐姐是個好人,我相信姐姐!”

秦禾的眸光黯了黯:“你也太容易相信彆人了,不過既然你同意,那明天到我家來報道吧,試用期三天,如果通過的話,你哥哥在醫院的費用我包了,每個月額外再給你三千塊生活費。”

沈一霖怔了怔,激動的猛點頭,之後又咬了咬唇,搖頭:“姐姐你可能不知道,我哥在醫院,一天都要幾千塊的——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我,姐姐隨便找個專業的攝影師,都不用那麼多錢——”

秦禾笑了:“沈一霖,人都有在低穀的時候,如果覺得身處黑暗,就該抓住唯一的希望,這不是你該客氣的時候。”

“如果你覺得我給的多,以後等你哥哥的病好了,免費多給我工作幾年?”秦禾笑得溫柔。

沈一霖攥緊了手,骨節發白。

“好!”

姐姐在絕境之中給了他一束光,彆說是幾年,如果真的能等到哥哥好起來,他這輩子都給姐姐免費工作都可以!

秦禾和沈一霖聊了會,預支給了他十萬塊去存住院費,順便把秦家的地址也發了過去。

同時,她也要了沈一霖哥哥的病房號。

“秦姐姐,那,我去上課了,我明天會準時到的。”沈一霖起身,他下午還有課。

秦禾笑著擺了擺手:“去吧。”

等到沈一霖離開,秦禾獨自坐在咖啡廳裡,她拿起手機,快速操作後進入了另一個係統。

她很快聯絡上了青城一院的院長。

Harla

李院長,聽說您那邊有一位病人叫沈一琮,我想看一下他的病曆。

那頭極快的回覆:Harla

老師,我馬上發給您!

之後,又弱弱的:Harla

老師,您最近有時間嗎?一院這邊新進了不少國外進修回來的新醫生,您有冇有時間來開個講座——

秦禾打字。

Harla

等過陣子吧,這陣子有些忙。

那頭很快將沈一琮的病曆發了過來,李院長髮了箇中年表情包:您忙的話,一定在進行什麼醫學機密研究吧?我懂,懂!

秦禾一陣無語,她明明是在搞美妝。

但既然李院長給她腦補好了理由,她便恩了一聲,打開了沈一琮的病曆看了起來。

問題很麻煩,但不算太大的問題。

秦禾心裡有了數,將病曆介麵關上,手機又切換回了原係統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