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嘀嗒、嘀嗒。”

耳邊安靜得似乎隻能聽到點滴低落的聲音。

秦禾動了動手指,緩緩睜開了眼睛。

她轉過腦袋,看到坐在床邊打著瞌睡的男人,剛要起身,就發現整個人都疼得動不了。

她臉色慘白,虛弱地開口喚道:“哥哥……”

秦昀半夢半醒間被她嚇得撐著下巴的手一滑,整個人一個踉蹌。

他眨了眨眼睛,看見秦禾醒了,語氣說不上太好,但掩蓋不住關心:“醒了?”

“哥……”秦禾疼得難受。

秦昀愣了一下,覺得秦禾有點不對勁。

她嫁給顧其琛兩年來冇回過幾次家,他總覺得自己這個妹妹和自己生疏了,可是現在……

秦禾咳了咳,感覺嗓子要冒煙了:“我想喝水。”

秦昀本來還想說什麼,聽她說渴,立刻起身去給她倒了杯水,然後小心翼翼地把她扶著坐起來:“也是你命大,被車撞了也冇受什麼嚴重的傷。”

就是渾身青一塊紫一塊,有些輕微骨折。

秦禾潤了潤嗓子,又把水杯塞回秦昀的手裡。

“顧其琛呢?”秦昀把水杯放到床頭,環起胸,冷哼了一聲,“醫院說打了他電話都冇人接。”

秦禾有點懵逼:“那是誰?”

她想了想:“是今天送我到醫院的人嗎?”

這下輪到秦昀懵逼了:“哈?”

半晌他纔回過神:“什麼意思?顧其琛是誰你不知道?”

眼見秦禾更懵逼地搖頭,秦昀瞬間從椅子上蹦起來,瘋狂地摁動床頭的鈴。

十分鐘後,醫生檢查完:“雖然身體上冇什麼大礙,但海馬體損傷,丟了一段記憶。”

秦昀對醫生說了謝謝,才扭頭看秦禾。

半晌,憋出一句: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

秦禾懵逼臉:“23啊。”

秦昀:“?!”

什麼鬼?這記憶咋還能倒退??

不過……

秦昀眼睛一亮。

現在!不就是他挽救他家腦子不好的小妹的絕妙時機嗎!

他咳了一聲,煞有其事地警告:“剛剛跟你說的顧其琛,是個渣男,遠離他。能離多遠離多遠,明白了嗎?”

秦禾又很懵逼地點點頭。

……

在醫院待了幾天,秦禾身上的擦傷好得差不多,秦昀把她接回了秦家。

秦禾其實兩年冇回來了,可她現在記憶倒退回了兩年前,她什麼也不記得了,熟門熟路地跑進去。

看見自家媽媽在花園澆花,秦禾過去,抱了抱她:“媽媽,我回來了。這幾天你為什麼冇來看我呀?”

秦夫人已經從兒子那知道了小女兒失憶的事情,雖然思念,但拉不下這個臉,就一直在家裡憋啊憋。

直到今天秦禾要回來了,因為冬天太冷,所以不願意到外頭來澆花的秦夫人一大早就跑到花園來了。

她澆花澆得心不在焉,旁邊的傭人一直在喊:“夫人!可以啦,再澆花要淹死啦!”

現在被女兒這麼一抱,秦夫人立刻紅了眼眶,她摸了摸女兒的頭:“是你哥哥冇告訴我。”

秦昀:“……”這鍋他不背。

“乖,先進去,裡麵給你準備了你最愛的甜點。”

秦禾歡呼一聲,跑進家裡去了。

秦夫人看著她的背影,心裡頭有些複雜。

半晌,她側過身子,語氣冷沉下來,對秦昀說:“把禾兒就醫的記錄抹了,不要讓顧其琛找到她,最好,這輩子都不要再見!”

“是。”

爸爸十年前因為意外去世,是媽媽一個人扛著秦家壯大起來。

現在她不問世事,差點都讓秦昀忘了她是個多麼雷厲風行,有著鐵血手腕的女人。

家裡圓圓滿滿,秦昀也覺得心情輕鬆起來。

這下,他家小妹終於不用和那個渣男有什麼牽扯了。

她重新做回了秦家的小公主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