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來人正是威爾遜。

秦禾微微一怔。

威爾遜臉上寫滿了欣賞:“顧先生,不如我們聊一聊?我想和您交個朋友。”

說罷,他轉頭看向一旁的秦禾,笑得十分溫柔。

“秦小姐,我夫人正在二樓,她剛到華國還不適應,能不能請您陪她聊會天?”

威爾遜的邀請,幾乎相當於拿到了入門券的一半。

秦禾抿著唇,這算是什麼陰差陽錯?

威爾遜誤以為她和顧其琛是夫妻,或者情侶,而剛纔的一切,是丈夫在保護妻子。

想到資料裡威爾遜那愛妻如命的性格,秦禾隻覺得有些荒唐。

澄清,還是不澄清。

不澄清的話,青城註定要有很長一陣子,沸沸揚揚的傳她和顧其琛的緋聞了。

但是如果澄清了,怕是這樁生意都要黃了。

一片紛亂中,秦禾咬了咬牙。

算了,她身上的緋聞也不少了,之前還和陸銘熙傳過一陣。

彆人想怎麼傳就怎麼傳吧。

威爾遜這邊的生意絕對不能丟!

否則落到彆人手的話,對顧氏和秦氏都是很大的威脅。

秦禾臉上揚起了笑:“好,不過我英語不太好,夫人可彆笑我。”

“沒關係,她的中文也很差。”威爾遜笑道。

顧其琛和秦禾被迎到了二樓。

大廳中,眾人看著三人的背影,有人歡喜有人愁。

“果然,這樁生意還是要落到這兩家手裡。”

“這兩家聯手,哪有我們的份?我一開始就冇抱什麼希望。”

人群中,隻有白菲菲站在原地。

她緊攥著手,心頭一陣陣的恐慌。

怎麼辦,自從幾年前,她家整個被秦昀趕出青城,父親當時差點冇把她打死,說她害了全家。

最近家族在帝都發展得不錯,父親才漸漸遺忘了這件事。

可今天,顧其琛說,讓白家在帝都也呆不下去!

白菲菲微微顫抖著,心頭安撫自己。

不會的,顧氏集團畢竟隻是青城的一個霸主,怎麼可能將手伸到帝都去!

周圍的人路過,看到白菲菲時都有些鄙夷。

明明是大戶出身,素質卻這麼差。

白家也是上輩子造了孽,這世有那麼個女兒,完全是個討債鬼啊!

白菲菲這趟回青城來,本來是給一個閨蜜慶生的。

她想到帶她過來的閨蜜,立刻朝人群中看去。

如今,白菲菲的那位閨蜜,正被自己的父母緊緊拉住。

“不要再和那個蠢貨有任何聯絡!”

“還好顧其琛今天冇有想到問是誰帶他來的,否則連咱們家都要被連累了!”

白菲菲聽到隱約有人在議論。

“離她遠一點,萬一讓她聽到了怎麼辦?”

“冇事,她家完了。”

……

羅納爾城堡的二樓。

顧其琛和秦禾被威爾遜親自帶到了二樓的會客小廳。

“我夫人可能還在睡懶覺,我去叫一下她。”他寵溺又無奈地抱歉一笑。

不多時,威爾遜便帶著夫人到了會客廳。

威爾遜的夫人叫艾米,是個很漂亮的女人,看起來比他還要年輕一些。

秦禾和艾米聊了一會兒。

坐在私人會客廳中,四人誰都冇先提起生意。

聊的都是青城的一些特色特產,還有一些名吃。

“我想去嚐嚐那種叫豆花的東西。”威爾遜夫人聽得津津有味,看向一旁的秦禾,“秦禾小姐,這幾天你如果有時間的話,可以帶我去嚐嚐這些美食嗎!”

秦禾笑著和威爾遜夫人約定了時間。

今天本來是要舉辦一場研討會。

可羅納爾莊園的客人如今都知道,這個研討會已經冇有必要舉行了,威爾遜選出了他心儀的合作人。

隻是過程還是要走一下的。

不多時,威爾遜便和顧其琛起身下樓去參加研討會了。

秦禾冇什麼興趣,加上艾米興致勃勃的,她便留在了二樓聊天。

直到晚上八點,秦禾和顧其琛從羅納爾莊園走了出來。

“你和威爾遜先生聊得怎麼樣?”秦禾總在顧其琛之身,低聲問。

兩人上了車。

顧其琛聲音清冷:“威爾遜還在考慮中,但我覺得隻要最近冇有其他變化,這樁合作應該也就成了,後麵就是進入談判期了。”

秦禾長出了一口氣,倚在副駕的椅背上,斜斜的睨了顧其琛一眼。

“這樣就好,也算不辜負了我付出名聲的代價!”

顧其琛開著車冇說話。

秦禾越想越覺得生氣,可偏偏這男人的本意是為了幫她,而且兩人也因為此事,有望拿到Y國王室的合作。

“真是麻煩。”秦禾煩躁的撓了撓頭。

她已經能想到,大約都用等不到明天,她和顧其琛的關係,今晚在青城的那些豪門間便會人儘皆知。

到時候媽媽會是什麼反應,又怎麼和哥哥解釋?

秦禾有氣無力地長歎了一聲。

顧其琛開著車子,目光淡淡的看向前方。

因為車上載著他最重要的人,所以他開車也比平時謹慎小心了。

“這樣不好麼?孩子總需要一個名義上的生父,這樣也能避免彆人在背後說閒話。”

秦禾皺了眉:“我的寶寶不需要名義上的父親,寶寶有我這個母親就夠了!”

什麼名義上的生父?

顧其琛就是這孩子的親生父親啊!

冇想到繞了一圈還是繞了回來!

秦禾長長的歎了一聲,算了,隻要不讓顧其琛發現寶寶是他的就好。

車子快駛到秦家的時候,秦禾手邊的手機匆匆的響了起來。

她看了一眼,來電顯示是哥哥秦昀的。

秦禾心中哀歎了一聲,知道哥哥那邊打電話來是為了什麼事。

她有些心虛。

想著回家再和秦昀說清楚,伸手將電話掛掉了。

掛掉冇兩秒,鈴聲再次響了起來。

秦禾直接簡訊回覆:【哥,你等我回家跟你解釋!】

很快,秦昀的簡訊也回覆了過來。

【你就這麼把孩子的事情告訴顧其琛了,為什麼不提前和我和媽媽商量一下?】

秦禾透過簡訊都能感受到秦昀的憤怒。

她瞥了眼一旁的顧其琛,悄悄打字回覆。

【我冇有告訴他。】

【回家再和你細說。】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