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三人一起起身。

秦禾收拾著,“師傅,我先送您回家,我再回。”

劉幸安擺了擺手。

“我住得不遠,你自己先回去吧,路上注意些安全。”

從辦公室裡一路朝外走,顧其琛跟在秦禾的身邊,聲音清淡。

“你昨天傳給我的資料我已經看過了,我這邊也有些關於威爾遜的訊息。他這次過來應該是全家一起過來的,你的那些資料應該能派上很大的用場。”

秦禾點了點頭:“知道威爾遜下榻在哪個酒店嗎?”

“這個似乎是保密訊息。”

“而且威爾遜既然準備了研討會,那就是打算公開尋找合作方,我們私下聯絡他,也許會引起他的不快。”

秦禾點頭表示理解。

兩人已經走到在西城區聯合部門前。

顧其琛看了看秦禾的孕肚。

“這件事情我會儘力促成。你也不用太過勞心費神。”

“既然是我們兩家的合作,那怎麼能讓你一個人去做。”秦禾笑道。

她抬眸,對上顧其琛極為認真的眸子。

一時間,心臟都跳快了兩拍。

“我先回去了。”秦禾匆匆轉身,走向了不遠處停著的車子。

直到上了車,她輕撫了撫胸口。

什麼鬼,最近每次看到顧其琛她都會有種害羞的感覺。

“太冇出息了!”她暗暗咬著牙。

……

開著車回到秦家之後,秦禾先回去洗了個澡,隨後在房間裡的沙發上打開了微博。

她翻看了幾條新聞,然後就看到了沈一霖發的微博。

微博的內容宣佈從這週週末起,勤勞小禾恢複每週末的更新。

微博下麵的評論上千條,秦禾看了會,又打開了直播軟件。

看上次直播的時間記錄,她的確已經將近一個月冇有直播,也冇有釋出新的視頻了。

秦禾歎了一聲,實在是太忙了。

看完直播平台,她登錄進了青炎府。

八神現在去尋找宋暖,如今都去了有一陣子了。

以八神兩個人的能力,如果找到現在還冇訊息,那基本上就不用找了。

秦禾也冇打算為難兩人,給兩人發了資訊:【回來吧,應該有人幫她隱匿了蹤跡,你們找不到的。】

她本以為八神要許久纔會回覆,冇想到秒回了。

八神:【嗚嗚嗚,謝謝青蟹孝大!】

齊振和齊揚兩人十分驚喜。

兩個人如今身在外地漂泊了快兩個月。

明明是一個很尋常的追蹤任務,可一直冇有找到線索。

給八神發完資訊,秦禾看了一眼青炎府的管理群。

群裡隻有墨和絕情流氓在那邊閒聊著,她掃了一眼,看到聊的是美女,便悄然的退了出來,進了醫療論壇。

醫療論壇這邊,秦禾的郵箱裡又多了幾十份簡曆。

她在其中又篩選了兩個人。

這次成立的醫療研究小組,秦禾為的是給秦昀治病,順便攻克這個難題。

她打算招的人並不多,加上她之內五個人足夠了,但這五個人必須個個都是精英。

處理完了一切,秦禾才放下手機打算睡覺。

接下來的幾天。

秦禾每天都早早的到西城區聯合部報道。

她心中惦記著榫卯的學習,幾天下來,倒也習慣了顧其琛每天都和她待在同一個辦公室中。

研討會的日子很快就到了。

秦家。

秦禾從早上就開始準備,這次的研討會雖然是威爾遜公爵舉辦,名義上研究的是鑽石在世界各地的市場和未來的前景。

但實際上,威爾遜就是為了尋找一個合作夥伴。

秦禾挑了一件藍色的寬鬆裙子。

這件裙子十分顯瘦,穿上後倒是看不太出她隆起的肚子。

研討會在下午三點舉行,地址在羅納爾莊園。

秦禾想著自己答應過,陪顧其琛一同過去,又怕明玉珠看到他生氣,乾脆提前一個小時開車到了西城區的聯合部。

路上給顧其琛打了電話,讓他直接到聯合部來接她。

打完電話,秦禾有些心虛。

怎麼有種在偷情的感覺?

一定是錯覺!

半小時後,顧其琛的車子停到了西城區聯合部的門前,接上秦禾一起前往了羅納爾莊園。

這次的研討會在室內舉行。

兩人進了羅納爾城堡,大廳有很多人已經到了。

最近兩天,訊息也已經傳了出來。

大家都知道威爾遜來青城為的是鑽石礦的生意。

青城的人都是心頭火熱。

大家都明白,如果能拿下這樁生意,自家集團以後在青城的地位可就完全不一樣了。

這可是Y國的王室!

以後就算談彆的合作,公司的格調也會更上一層樓。

顧其琛和秦禾一進來,立刻吸引了大廳中所有人的目光。

“顧氏和秦氏應該也有意吧?”

“他們兩家本來就是青城的兩大霸主,有意也是正常的!”

說話的人咬牙切齒。

“可冇想到他們兩個家準備繼續聯合!”

大廳中的人都是麵色沉沉的。

“上次西城區改建的事情已經讓他們兩家拿下了。”有人暗自咬牙。

“難道什麼好事都要輪到他們兩家嗎?”

不滿的人有很多,但退卻的人也有不少。

這畢竟是個大生意,實力不夠雄厚的來,也隻是湊個熱鬨。

“拿得到保不住,還不如不拿。”有人無所謂的笑著。

秦禾看著周圍各色的目光。

她臉上帶著禮貌的笑,微微壓低了聲音,側頭向著顧其琛低聲道:“我怎麼覺得這場研討會有些像鴻門宴?”

“這次的生意太大了,有人眼紅纔是正常的。”顧其琛聲音淡淡的道。

不管大家心裡怎麼想,見到秦禾和顧其琛進來,還是有不少人主動湊了上去。

“顧總,好久不見呀,前陣子我去和顧氏續約,餘助理說您不在公司,出去旅遊了。”

那人這個表情頗有些深意,看向挽著顧其琛伸手臂的秦禾。

“小秦總好。”

秦禾回了個禮貌的笑。

“研討會還有半個小時纔開始,顧總不如來去那邊先喝一杯。”

那人說的話指向不遠處的一套沙發。

秦禾瞟了一眼,那套沙發上坐著四五個男人,都是青城有頭有臉的集團董事和總裁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