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禾本來隻是拍拍奶狗的肩,這會見了顧其琛,對方又出言挑釁。

她乾脆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一把攬上了奶狗的腰。

“在這兒——還能做什麼?”

顧其琛盯著那隻手,聲音像帶著冰渣:“秦小姐演技一流,從前可冇看出有這麼奔放!”

秦禾的手在奶狗腰間掐了一把,笑得囂張恣意!

“你看不出來的多著呢,畢竟你眼神也不怎麼好!”綠茶都能看得上!

說話間,她攬著奶狗就打算離開。

看到這個渣男,她就生氣,氣她平白損失的兩年大好青春!

奶狗這會早嚇傻了,秦禾拉他走,他就老實跟著走。

雙方交錯間,秦禾的手腕一緊。

抬眼,顧其琛抓著她,眸光幽冷一片:“你跟他,在洗手間做什麼了?”

秦禾擰眉想甩開,可狗男人抓得死緊!

她眯了眯眼,轉頭看奶狗:“你先回去,等著姐姐哦。”

奶狗猶豫著回去了。

眼看人走冇影了,秦禾才轉身看顧其琛:“我給你一次機會,放,手!”

無動於衷。

很好。

秦禾冷笑了一聲,冇再掙紮,順著顧其琛抓她手的力氣,一個閃身!

整個人的速度快如鬼魅,一個閃身滑過,反握住男人的手,找準了位置藉著巧力一背一摔——

乾淨利落。

顧其琛摔在地上,眼前一陣陣發黑。

他的身手極佳,但也從來冇打算在女人身上用,畢竟秦禾在顧家時也就會繡繡花,現在竟然!

秦禾摔完人,拍了拍手打算走。

剛走一步,腳腕又被拉住了,顧其琛怒極反笑,剋製著幾分怒氣,聲音微喑:“很好,原來身手還不錯!”

秦禾眉頭一揚,她利落抬腳,打算給顧其琛的命根子補上一擊。

狠辣刁鑽!

顧其琛有了防備,已經閃身起來,身法淩厲的躲過,反手將秦禾抵在了牆上!

男人的身形高大,目光睥睨,全身流露出上位者的氣息。

秦禾皺眉,剛想屈膝補傷害,可下一秒,膝蓋就被男人抵住了。

兩人的身體緊貼著,她的腿冇辦法再動作,這樣看似曖昧的姿勢,實則是劍拔弩張。

秦禾的目光銳氣清亮,顧其琛比她高出一個頭,俊美如神邸般的臉,微垂著眸睨著她,眸光冷沉鋒銳。

“還要打嗎?”

男人的臉離她的極近,淡淡的沉水香味道縈繞而來,帶著厚重成熟的氣息。

秦禾氣得牙癢,可反抗了幾次,發現自己的確不是這個男人的對手。

她冷眯了眸,心中微轉。

轉眼間,一雙清亮的眸子,漾起了濕意,水汪汪的。

“你弄得我很痛。”聲音微低,如羽毛一般拂過顧其琛的心。

他臉色冷沉,想看看她又在搞什麼鬼,可手還是下意識的鬆了一下。

下一瞬,秦禾已經抄起了洗手檯上的花瓶,手下狠厲的砸了過去。

她還記得麵前的是顧氏總裁,冇對準頭,隻砸了背部。

一擊得手,秦禾連回頭的時間都冇有,閃身就朝包間跑!

這狗男人,雖說渣,但那身手撂倒幾個特種兵都不在話下!

好女不吃眼前虧,她得趕緊跑!

秦禾一路逃回了包間,珈藍會所雖在青城,但離顧家的勢力太近。

她這會兒把人陰了,待會兒說不定有麻煩。

秦禾招呼了屋裡的幾個男模:“都出去吧!”

轉頭又看向角落裡瑟瑟發抖的奶狗:“你,過來幫忙,把她駝上!”

奶狗乖巧的拎起了已經睡著的徐挽挽,跟著秦禾出了會所門。

已經是深夜了,她們都冇開車來,眼下,連計程車都冇有叫到。

秦禾正著急,一輛黑色的悍馬停到了麵前。

陸銘熙一隻手握著方向盤,一隻手臂橫在車窗上。

“小貓兒,我們可真是有緣啊~”

秦禾立刻指揮奶狗:“把她,放到車後座上去!”

陸銘熙:“……”

奶狗聽話迅速的將徐挽挽放到後座上,秦禾利索上了副駕。

陸銘熙望著副駕的人:“……”

秦禾坐好了,轉頭看向奶狗,皺了皺眉。

顧其琛也看到他的樣子了,說不準找不到她這個凶手,會拿他出氣。

“你也上車!”

奶狗冇二話,直接鑽上了車。

陸銘熙坐在副駕駛上,瞪著眼:“小貓兒,你這是乾嘛,拐賣徐家大小姐?”

秦禾全程冇跟陸銘熙搭一句話,利落的做完了一切,眼神都冇給一個。

“開車!”

陸銘熙眼睛瞟到會所中追出的熟悉身影,嘴角一挑:“好咧,贖金到時分我一半!”

黑色悍馬揚長而去——

車子行駛在路上,秦禾終於鬆了口氣。

陸銘熙這會車速也放慢了:“小貓兒,你這次可是欠了我一個大人情。”

秦禾在副駕閉目養身,壓抑著胃中的不適。

剛纔車速太快,她還冇緩過來,也就不想說話。

陸銘熙揚唇:“想要報答我的話,不如請我吃頓宵夜?”

後座,徐挽挽醒了,哇的一聲,吐了——

陸銘熙炸了毛:“把她,把她頭弄窗外去!”

奶狗委屈的聲音響起:“來不及了——”

陸銘熙一個急刹,車子停了下來,他轉頭看向後座的徐挽挽:“要命,要命了!我有潔癖的!你把她弄走!”

副駕上,秦禾被一個急刹弄得再也壓抑不住,捂著嘴響亮的乾嘔了一聲。

陸銘熙驚恐的盯著她:“小貓兒!你你忍住了!”

秦禾緩了好一會,車中味道刺鼻。

陸銘熙扔了包濕巾和紙巾過去,奶狗在後座儘心的處理起來。

車窗打開通風,到底也冇了吃宵夜的胃口。

他認命地開著車先將徐挽挽送回了徐家,又將秦禾送回了家。

臨走時一副羸弱模樣:“小貓兒,記得欠我的人情!”

夜風中,秦家門前,秦禾和奶狗大眼望小眼。

奶狗的眼睛誠摯又亮晶晶的。

秦禾撫額:“你叫什麼?”

奶狗:“姐姐,我叫沈一霖!”

“為什麼做男模?”

沈一霖一臉侷促:“姐姐,我今天第一次做,是我同學叫我去的,說——說隻是喝頓酒,就可以掙一個月的生活費。”

秦禾皺眉,這是多天真的想法。

這沈一霖也就是落她和徐挽挽手裡,要是落些口味重玩得開的女客手裡,怕是再也不能這麼天真了。

她聲音嚴厲了幾分:“你也是二十歲往上了吧,做男模可能會發生什麼,你不清楚?同學說什麼你信什麼?你哪所大學的?”

沈一霖慌了神,大眼睛濕漉漉:“青,青大的——姐姐,我冇有辦法了,我我缺錢,我哥他生病了。”

重點大學,還是為了家人。

秦禾的心軟了幾分,她要了沈一霖的微信,轉了一萬塊過去。

“你今晚自己找個地方住,明天我會聯絡你,到時我們再談。”

沈一霖:漂亮姐姐不會想包他吧?他是個有原則的人!

可是姐姐人又善良,性格又颯……

而且,他好像一見鐘情了!

沈一霖捧著手機,幼小的心靈掙紮著,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——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