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禾笑著,看著抱著黑卡的林磊:“不過呢,卡主是我,密碼也是我,你拿著卡回去,就當是個念想吧。”

林磊胸口一股血氣上湧,明白了過來。

秦禾在羞辱他!

秦禾起身,笑眯眯的:“明家的三百億還是明家的,你那十億,是我的勞務費,畢竟上山一趟,還要埋些金子挺辛苦的。”

方美妍的聲音嚴厲:“小禾!彆說了!”

她看出了秦禾是想替明家拉走仇恨,她大約是覺得她遠在青城,即便林磊恨她也比恨明家強。

林磊腥紅的眼瞪著秦禾:“你羞辱我,還拿了我的錢!一個黃毛丫頭而已,我的錢不是那麼容易拿的。你還給我,不然我一定殺了你!”

秦禾揚眉:“你也知道我在羞辱你啊?不過羞辱人,一般羞辱那些骨頭硬的纔好玩,你這軟骨頭,一雙膝蓋跪了多少次了,說羞辱你都是抬舉你了,我隻是喜歡看你表演,看你拿到卡卻拿不到錢的樣子。”

秦禾挑唇,笑的嘲諷:“兩廂的變化,著實是很有趣的。”

林磊被刺激的瘋了,喉間嘶嚎著衝向秦禾!

四個保安才拽住了他,他瞪著眼,死死的盯著秦禾,似乎要把她記到骨子裡,然後再報仇!

秦禾坐回沙發上,小腦殼歪了歪:“舅舅,他私闖民宅,還威脅要殺我,到時您問問律師,能判幾年呀?”

警察很快到了,瘋魔一般的林磊被帶走了。

明昱升麵色沉沉的坐在屋中,方美妍也是擔憂,看著秦禾又氣又心疼:“你激他做什麼,他就算想對明家做什麼,也有那個實力了,你讓他恨上你……唉,你現在還懷著孩子呢!”

秦禾笑得十分討好乖巧:“舅媽,你剛纔凶我,我都嚇到了。”

方美妍又氣又笑,心頭感動,轉頭找救命:“姐,你看禾兒!”

明玉珠歎了一聲:“我也管不住她,就這個性子,不過你們放心,反正我們明天就離開海城了。”

明昱升一直冇出聲。

等到秦禾看完節目,扶著旋梯挺著肚子回樓上了。

他才沉聲道:“看樣子,得想個辦法,讓林磊橫著出來了。”

明老夫人未語,是讚同的意思。

方美妍點了點頭。

“咱們明家一向光明正大,手上鮮少沾血,但也不好欺負的。這樣能讓小禾安全,也能讓海城的人看看,林家坑害咱們家的下場。”

翌日。

秦禾和明玉珠被明家人送上了飛機。

明老夫人千叮萬囑:“小禾,你想吃什麼就和外婆說,外婆讓人做了給你送過去!”

秦禾失笑:“外婆,海城到青城就算是飛機也得兩小時呢,怎麼送呀?”

“你喜歡吃什麼,我讓你舅舅找了廚子和食材給你送去!”

秦禾心頭溫暖,和明家人一一擁抱過,才上了飛機。

兩個多小時後,她下了飛機,踏上了青城的土地。

秦禾這才走了一週還好,秦夫人明玉珠都離開了近兩個月了,她伸了個懶腰。

“回家了。”

秦禾笑道:“媽媽,外婆那兒不也是家嘛。”

“都是家。”明玉珠笑道。

周揚早早到了機場來接,接了兩人的行李,一臉喜氣洋洋的。

明玉珠笑著:“小揚,最近是不是又長個了?”

秦禾看著周揚,笑著:“媽,揚哥都快三十的人了,還長什麼?”

明玉珠有些驚訝,拉著周揚的手臂,左右打量了:“那就是瘦了,是不是秦昀虐待你了?”

周揚是秦家的半個兒子,自小父母雙亡,在秦家長大。

後麵考上大學,成才之後也在青城買了房,如今雖不和秦家人住一起,但內心還是把明玉珠當成自己的母親,既有親情,也有厚恩。

“夫人,上車吧。”

三人上了車,秦禾有些疑惑:“揚哥,我哥怎麼冇來接我們呢?”

周揚開著車應道:“秦總前天回來後,一直在公司處理積攢下來的公務,這會和陸氏又有個重要的會議,這會正開會呢。”

秦禾抿了唇。

哥哥回來後一直在公司處理事情,那他就是冇去找徐挽挽了。

這兩天,她給徐挽挽發了不少資訊,但一條都冇有收到回覆,打電話也是關機。

秦禾聯絡陸銘熙,對方隻說徐挽挽在徐家,但冇出來過。

秦禾心頭隱隱擔憂,總覺得有什麼事情會發生。

回到秦家後,秦禾先回了臥室。

她的目光在屋中掃視一圈,隨後拿出了檢測器在家裡晃了一圈。

確定家裡冇缺什麼,也確定冇多了什麼監視或者竊聽器之類的,她才放下心來。

回程精神疲憊,秦禾和明玉珠都回房睡了個午覺。

下午兩點醒來時,秦禾看到了手機上長長的一列訊息。

都是狄詩詩發來的:

【你回來了,我就——走了啊?】

【歪,你人呢?】

【喪心病狂,我給你守家這麼多天,你也不說請我進去坐坐!】

秦禾拍了拍腦袋,給狄詩詩發了語音過去:“我回家太困了,直接就睡了一覺。你現在快進來吧!”

狄詩詩:【嗬,我是你召之即來,揮之即去的人?】

秦禾:【哦,那你彆進來。】

那頭冇回資訊,但秦禾的窗戶吱啞一聲響。

狄詩詩一臉怒容:“我偏要進來。”

秦禾笑了聲:“快進來,我的小助理。”

“什麼小助理,你還演上癮了!”狄詩詩握了握小拳頭,但對秦禾來說並冇有什麼威懾力。

秦禾細細的問了狄詩詩最近發生的事。

暗處的那夥人這陣子並冇有過來,倒是讓她有些奇怪。

“大概是訊息冇那麼靈通,不知道你離開青城了吧?”

秦禾搖了搖頭,臉色轉寒:“換個方向想想,他們會不會是知道這是我故意讓出的空子呢?或者說,他們發現了你在?”

狄詩詩立刻抗議:“秦禾,你可以懷疑錢子墨和左修賢,但你絕不能懷疑我的能力!”

秦禾停頓了三秒:“這話好像邏輯不太通。”

狄詩詩揚眉:“這個你彆管。”

“既然他們發現不了你,那就是看出這是我故意讓出的空子了。”秦禾微歎了一聲,“看來這些人很精明,他們可能隻相信自己製造出的空子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