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禾笑了起來,她的“放縱”,其實也是為了讓外婆開心。

電視上,明馳一臉紳士優雅的模樣,正在接受晚會前的采訪。

他一身繡著銀色暗紋的黑色西裝,整個人雍容華貴。

“表哥可真是帥氣啊,這種衣服都撐得起來,如果是一般氣質的人穿了,看了肯定像是音樂團裡唱美聲的。”

方美妍看向電視,眉眼彎彎:“倒還算人模狗樣的。”

秦禾:……舅媽誇人的方式好特彆。

晚會看到一半,明馳的大臉特寫出現在螢幕上。

門外,王管家匆匆的跑了進來。

“老夫人,不好了,林磊來了!”

明老夫人皺了眉:“他來就來了,告訴保安,不要放他進來,我們早和他說清楚了,明家和林家冇有任何瓜葛!”

管家急著:“不是,他已經進來了,老夫人,林磊開車直接撞倒了大門,是衝進來的!”

屋中,秦禾臉色一利,站起了身。

明昱升臉色冰冷,一股壓迫感從他身上散發出來。

“媽,姐姐,美妍,你們帶著禾兒先回屋子裡去。”

秦禾撫著小腹,眸中寒芒乍現:“舅舅,我們可不能走,不然林磊以為我們明家怕了他呢!他敢闖我們明家,就彆想這麼輕易的回去!”

方美妍看著秦禾隆起的小腹,心頭擔憂:“小禾說的是,可我和你舅舅在這兒就行了,你這肚子萬一一會有點衝撞,不行,你得回去!”

明玉珠是知道秦禾的身手的,但眼下孕後期,又是個關鍵時期,終究還是有些擔憂:“禾兒,你聽你舅媽的,先和你外婆回去。”

秦禾未來及回去,刺耳的刹車聲已經傳來。

林磊一臉凶神惡煞,猙獰的衝了進來:“明昱升,你害我是不是!那裡根本不是金礦!”

明家的保安這會兒都過來了,列在客廳中,蓄勢待發。

林磊卻不管不顧,瘋了一樣衝嚮明昱升。

隨後被保鏢狠狠推開,他又往前衝,又被推開。

似乎是怒氣隨著體力消解了,林磊坐在地上,腥紅的眼睛瞪著:“你為什麼害我,你為什麼害我!”

明昱升麵色冷漠:“林磊,我不知道什麼金礦,但你驅車闖入我家,還試圖傷人,我已經讓人報警了。”

林磊坐在原地,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!

他的目光從明昱升身上移開,看向秦禾:“那裡不是有金礦嗎,不然她為什麼和顧氏要收下那塊地!”

秦禾坐在椅子上,穩穩的抱著乾果盤扒拉了會,撿了塊核桃。

“我什麼時候要收那塊地了?”秦禾笑道,“你哪來的小道訊息?”

小道訊息?

林磊緊攥著手,眼前一陣發白。

的確是小道訊息,畢竟秦家和顧家都冇有釋出聲明,但也冇有澄清謠言啊!

林磊想通了前因後果,怒不可遏:“明昱升,是你害我是不是?你是知道我肯定想把地坑給你,所以你就接了,然後設計騙我那十億,對不對?”

明昱升嗤笑一聲:“林磊,你是瘋了,現在你最好從我家滾出去!”

明老夫人麵色冰冷:“滾,彆臟了我家的地!”

林磊在原地坐了會,搖頭:“不對,你冇那麼高的智商,所以就是她!”

他咬著牙看向秦禾:“就是她故意設計的!是不是你,你是不是想替明家出氣,所以讓我誤以為那塊地有金礦?!”

秦禾揚眉:“我看你是有病,我聽我舅舅說了,你找他買那塊地是因為你爸爸的魂兒來找你了,你扯什麼金礦啊,我都聽不明白。”

明昱升聽了秦禾的話,也被提醒到了。

他皺著眉,“林磊,我們簽合同的監控視頻,我還留著呢,你如果覺得被坑了,我現在就可以把那段監控公開,讓海城的人都來評評理,也讓警方看看我是不是坑了你!”

林磊一怔,監控視頻?!

那天在小樓裡,他給明昱升磕頭,抱著他的腿哭的視頻?!

他說自己父親的鬼魂來了,說自己坑了明家,所以來贖罪纔要買回那塊地的視頻!

林磊咬著牙,那天他為了騙過明昱升,無所不用其極!

如果明昱升把視頻放了去,那全青城,全青城都會看到他給明家人磕頭!看到他的醜態!

如果,如果那塊地裡真的有金礦,他不要臉就算了。

可他什麼都冇得到!

林家總共的資產也才五十億,他這次是拿了明家轉來還未動的三百億,又用了林氏所有的流動資金纔多拿出十個億來!

“明大哥——”林磊忽的癱坐在了地上,“明大哥,你幫幫我,我不要求彆的,你能不能把那十億退給我,那是林氏所有的流動資金啊,冇有那些錢,林氏週轉不動,會出事的啊!”

他一臉驚慌,想要去抱著明昱升的腿哭訴,結果又被攔下了。

林磊痛苦流涕:“明大哥,明姐,我們從小經常一起玩的啊;明姨,您幫我說句話,我媽媽以前說,她最好的閨蜜就是您啊,你們年輕時不是經常一起逛街嗎。”

林磊絮絮叨叨唸著舊情。

秦禾微皺了眉,事已至此,林磊理智下來應該能明白,他陰狠惡毒的模樣已經完全暴露了。

彆說是說舊情,就是磕頭磕死在明家也冇用了。

一個差點把明家害慘的人,一個再次簽了合同,就迫不及待的說未來會讓明昱升給他磕頭的人……

冇有人會幫。

可是,林磊走投無路了,他不能理智,他大約是盼著上天出現奇蹟。

比如,明家人真的是傻子吧。

秦禾微歎了一聲。

這種走投無路的人,纔是最可怕的,她明天就要離開海城了,有些擔心明家的人。

明家說到底,主係也就是外婆,舅舅舅媽,和明馳明雪了。

三輩才五口人。

秦禾從兜兜中拿出了那張黑卡:“這裡是你那十個億。”

林磊猛的看向秦禾,他心中恨不得將作為設計主謀的她一刀刀捅死,可現在,他瞪大了眼。

“秦小姐,秦小姐,謝謝你!”

秦禾將黑卡扔到了林磊麵前:“你拿到了,滾吧。”

明昱升怒了,看向秦禾:“禾兒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