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禾坐了許久,理智告訴她,她必須冷靜下來,去處理這兩個不冷靜的人的感情。

直坐到了天色大亮,秦禾起身進了浴室。

洗了個澡後她打開了筆記本電腦。

秦禾以Harla

a教授的身份,在醫療係統的權威網站上,釋出了一條公告。

研究方向,一些身體狀態極端特殊情況下的人工授孕。

釋出完了訊息,秦禾纔看了眼青炎府。

有一些器械,她需要在青炎府交易。

這裡不僅有各種物品,還有訊息,基本冇有買不到的東西。

秦禾登錄後,便見青炎府的群聊彈出了99 的訊息。

她點進去看了一眼,另三個人都在群裡聊著天。

蒂施:【青蟹什麼時候從海城回來?我這天天守在她家周圍,守的我都累了。】

墨:【她是去旅遊了。】

絕情流氓:【青蟹怎麼可以這樣!蒂施,要不要我去陪你一起守?】

蒂施:【滾!】

秦禾這次來海城,也是想讓個空子給那個圖謀萬方論的組織。

如今八神的齊振和齊揚在尋找宋暖,宋暖是不會有時間再來針對她的。

這次她和哥哥都不在青城,對萬方論感興趣的暗處的那幫人極有可能出手。

那撥人,纔是最讓她忌憚的,仔細想想,兩年前她車禍大概就是因為那些人!

那次車禍讓她愛上了顧其琛,纔有後麵的事情。

秦禾心中窩著一股火,但這夥人能在秦家安保眼皮子下潛入她的房間,幾年間幾次對秦家下手。

而且一點端倪都尋不到,連市政的監控都能乾淨的抹去,這夥人,或者說這個組織絕對不比青炎府的實力差,但卻比青炎府更隱秘。

秦禾歎了一聲,打字:【我明天就回去了。】

蒂施:【行,那我明天去接你,幾點到青城?】

秦禾:【應該是晚上,今晚是最後一晚了,我和你說過那夥人的實力,你一定要小心。】

蒂施:【放心。】

秦禾做完一切,才躺到了床上。

放在床頭的手機輕響了一聲,她拿起看了一眼,是顧其琛發來的資訊。

【準備出發回青城了。】

秦禾心情複雜,這會她看到顧其琛就想到那時她冇在哥哥身邊。

和顧其琛有一點關聯,卻也冇太大關聯,可她就是有股無名火。

將手機扔到一旁,秦禾躺下睡覺。

在樓梯旁看著秦昀一夜,秦禾躺下後很快就沉沉睡去了。

這一覺,她睡的並不安穩,夢境不斷。

童年的記憶湧了上來,她看到一個很大的池塘。

周圍冇有多少人,她有些好奇的往裡看,卻看到一個在往下沉的大哥哥。

她冇有猶豫的就下了水,準備去救人。

可那個哥哥太沉了,她費了好大力,纔將他拖到岸邊。

那人趴在地上吐著水,秦禾仔細的想看清他的臉——

男孩的臉忽然睜開了眼,那雙眸子幽靜,秦禾再細看,是顧其琛的臉。

她猛的一下睜開眼,驚醒了過來。

“見鬼了,怎麼會夢到他。”

秦禾撫了撫額,看了眼床頭手機的時間,明明感覺冇睡多久,如今卻已經是下午四點了。

她起床換了衣服,下樓。

客廳中,明老夫人和明玉珠正說著話。

秦禾看了看客廳:“舅舅呢?”

“你舅舅去公司了。”明老夫人笑道,“睡了這麼久,是不是睡昏頭了,這都週一了。”

秦禾撫著額點了點頭:“我大哥呢?”

明玉珠道:“你大哥回去了。”

“回去?”

“回青城了。”明玉珠道,“說是公司出了點事,有個緊急會議,我想著反正明天我們也要回去了,就讓他先回去了。”

“那表哥和明雪呢?”

“你表哥今天在海城有個通告,就過去了,雪兒在學校也請不多久假,和你大哥一起回去了。”明老夫人笑道。

秦禾心中有些猶豫,大哥怎麼就回青城了。

是去找徐挽挽了麼?

顧其琛,陸銘熙,徐挽挽都回青城了。

如今大哥和明雪也走了。

到了晚間,明昱升也從明氏回來了。

方美妍從外間一同回來。

兩人收拾了一下,明家人都進了餐廳。

秦禾這一覺睡的,少了兩頓飯冇吃,胃口大開的扒著飯。

方美妍笑著:“你這一覺睡得昏天黑地,可你大哥走時又說不要吵醒你,說你是打牌打到早上才睡,你這癮可真是大了些,贏錢了冇?”

秦禾搖頭,黑了心肝的黑明馳:“表哥把我的錢全都贏走了!”

明玉珠冷笑一聲:“你表哥會贏你的錢?他打小都是故意輸錢給你們。”

方美妍掩了唇笑。

明昱升朗笑了一聲,從懷中掏出了一張卡,讓離得近的方美妍放到了秦禾麵前。

“舅媽,舅舅,這是什麼?”

秦禾拿起卡,是海城銀行的黑金卡,這代表著卡裡起碼是十位數。

“你的零花錢。”明昱升笑道。

明玉珠是認識這張卡的:“昱升,美妍,你們這是做什麼?禾兒本來就是明家的人,她做一些小事,你們不用這麼鄭重!”

明昱升笑:“早就知道姐姐會這麼想,所以我都說了,這不是謝禮,這是給禾兒的零花錢。”

明老夫人也道:“又冇有多少錢,禾兒把那塊地的事解決了,順手賺了十億,我們隻是把她賺的錢給她而已。”

秦禾看了看明昱升和方美妍,唇角揚了起來,往兜兜裡一揣:“謝謝舅舅舅媽啦,祝舅舅舅媽和和美美,恩恩愛愛,舅媽永遠年輕漂亮,舅舅也一樣!”

“這孩子。”方美妍笑了起來。

明玉珠還覺得那張卡有些多,但秦禾一副小守財奴的模樣,捂著自己的兜兜。

最後明玉珠也無奈了。

“你就財迷吧!”

秦禾笑得粲然。

一家人剛吃完晚餐,到了客廳聊天。

明馳今天的通告是一場晚會,在電視台上直播。

秦禾邊聽著外婆和媽媽舅舅聊天,邊掰著桌上乾果吃。

她挑挑揀揀,從裡麵尋著自己愛吃的。

明玉珠看得笑著訓她:“不許扒拉,好好吃,看到什麼就吃什麼。”

秦禾挑眉:“媽媽,這種就近的禮貌原則,是在外麵的,在家裡,外婆一定是想由著我的對吧?”

明老夫人笑,伸手給了一旁的女兒一大巴掌,拍得明玉珠直接咳了一下。

“我們禾兒想吃什麼就吃什麼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