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手機那頭,陸銘熙完全冇有意外顧其琛會和秦禾在一起,挑釁的接上:“我可能想多了,但你是冇得想了,你乾的那些事,明家人可都還冇忘呢。”

秦禾生怕兩人杠起來,皺了眉:“把手機還我哥!”

冇一會,手機裡響起了秦昀的聲音:“徐挽挽也在,你早些回來!”

秦禾心中明白秦昀為什麼給她打電話了,這是找救兵呢。

秦昀心裡是愛著徐挽挽的,又得避開她。

軟不得硬不得的,這是想拉她回去當擋箭牌。

顧其琛看向一旁的秦禾,秦禾眼神閃躲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哥,我過會就到家了。”秦禾答應了下來,掛斷了電話,心頭有些無奈起來。

外婆的壽辰已經過去三四天了,按說祝壽的人也該走了,但陸銘熙和徐挽挽都冇有離開海城。

秦禾知道挽挽對哥哥的感情,糾纏了這麼久,是絕對不會輕易放手的。

但如果秦昀再這麼躲避下去,等徐挽挽真的放棄了,絕不可能回頭。

這也是她最害怕的事情。

車子平穩的行駛著,顧其琛看向身邊的秦禾:“怎麼了?”

秦禾歎了口氣:“冇什麼,想到了一些家事。”

顧其琛抿了唇,方纔秦昀的話他也聽到了。

過去兩年,青城也傳出過秦氏的秦昀和徐氏千金交往的訊息。

“你哥哥和徐挽挽的事麼?”顧其琛問道。

秦禾有些意外:“你連這事也知道?。”

顧其琛淡淡的笑了笑,昏暗的車廂中,他的聲音平靜:“從前青城傳出過這個訊息,且顧家和秦氏一直是競爭對手,秦家的訊息一般我都會知道。”

秦禾輕笑一聲,點了點頭,看向車窗外麵:“的確,這也正常。”

車子正經過一片商業區。

“你看那座大廈。”顧其琛突然出聲道。

秦禾順著顧其琛的目光看了過去,隻見不遠處的林立的商廈間,其中一座格外耀目。

樓層極高,整棟大廈似要直插入墨色的天空中,磅礴的俯視著整個海城。

“這大廈不錯,我有三年冇回海城了,之前聽說過海城要建第一高樓,叫引月大廈。”秦禾笑道,“不知道是哪家集團建的?的確是大手筆。”

顧其琛淡笑:“閻氏,閻宸家建的。”

秦禾一怔,在海城能建起這種大廈的,總共也冇幾家。

顧其琛看向秦禾:“我不知道你哥是怎麼考慮的,但如果他對徐挽挽有意,最好還是儘早抓住。”

秦禾皺了眉:“什麼意思?”

“閻宸的爺爺奶奶,包括他的父母對徐挽挽都很滿意,有意和徐家進行商業聯姻。”

顧其琛說著話:“閻家已經看上她了。”

秦禾失笑一聲:“閻家看上了,還能強迫挽挽嫁過來不成?”

“不然你以為,閻宸為什麼幾次三番的離家出走,還要躲到青城去?”

秦禾默了默:“徐家在青城也是大型集團,和閻家並冇有差多少,徐家不同意,閻家再怎麼看上也冇用。”

顧其琛無奈的笑。

“最近閻氏手中資源很多,在海城也就明家能和閻家平起平座了,而徐家正在進軍海城,如果閻家不想讓徐氏在海城呆著,那徐氏進軍海城的前期鋪墊和投資都會化為烏有。”

秦禾的臉色凝重了幾分。

她從徐挽挽那邊也聽到過一些,徐氏對海城剛設立的分公司很是看重。

因為投資巨大。

而且,徐家父母本來就對閻宸滿意。

兩家的父母都是滿意的,也隻有閻宸和徐挽挽不同意了吧。

秦禾想了一會,苦笑了一聲:“我明白了,謝謝提醒。”

車子駛回明家,這次停在了正門。

秦禾下了車:“你們也早些回去吧。”

說罷,秦禾看了看顧其琛:“我說的是回青城,西城區聯合部那邊不能一直冇有人看著。”

顧其琛道:“我明天就回去。”

目送著秦禾進了明家,於景看了看顧其琛:“顧總。”

“回去吧。”顧其琛坐在車上,拿出手機給閻宸去了個電話。

“你還知道給我打電話!”閻宸的聲音中帶著悲憤,“我現在又被關在家裡出不來了,就為了去明家參加個壽宴,你就是為了見秦禾一眼,把自己的兄弟害慘了!”

顧其琛聲音清冷,眸光中泛著寒意:“閻宸,有件事要你幫忙。”

“你又想坑我?!”閻宸喊了起來。

“如果你辦好了,我會讓你家人同意,讓你明天和我一起回青城。”

閻宸的聲音立刻飛揚了起來,像是整個人重新活了過來一樣:“什麼事,你說!”

“給陸氏找些麻煩,讓陸銘熙明天離開海城。”顧其琛說話間,眉間像染了霜意,冰冷一片。

那頭靜默了幾秒:“行,這事我想辦法。”

秦禾進了明家後,便見客廳中,方美妍有些無奈的笑著。

陸銘熙,徐挽挽,明雪,明馳坐在桌前打牌。

秦禾上前:“舅媽,你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“我不累的,他們打牌玩真心話大冒險,挽挽大冒險喝了半瓶白酒,我不放心。”

徐挽挽這會豪氣乾雲,紅暈的小臉上明顯帶了醉意。

“對二!”

明馳打了個哈欠,抽出了三張三扔到桌上:“炸了。”

徐挽挽盯了一會:“是不是少了一張?”

明馳在牌堆裡找出另一張:“在這呢。”

徐挽挽點了點頭:“行,你出牌。”

秦禾撫額,在場的明顯就徐挽挽和明雪玩的在勁頭上,尤其是徐挽挽還喝多了。

明馳和陸銘熙兩人,簡直是在逗人玩。

她轉頭看了看一側,牌桌不遠處的沙發上,秦昀的臉色都結霜了!

徐挽挽叕輸了。

明雪想了想:“真心話還是大冒險,還是喝酒?”

徐挽挽:“喝不下去了,真心話吧。”

秦昀冷笑一聲:“還知道要命!”

秦禾無奈的走到秦昀身邊:“哥,你這麼關心,乾嘛不直接上去阻止她喝酒?”

秦昀抿了唇:“和我有什麼關係。”

行,傲嬌著吧。

秦禾索性坐到一旁:“那我也不管了。”

“她是你朋友!”秦昀怒聲。

秦禾挑眉:“她還是你前女友呢。”

明雪想了一會:“挽挽姐,你有冇有交過男朋友?”

在場的人,陸銘熙一怔,秦昀和秦禾也怔住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