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人的氣氛中似乎多了些難以捉摸的氣氛。

經過這一次的事,秦禾發現她和顧其琛做事,倒是意外的合拍,不僅是在公司西城區的項目上,坑人的這種事也是配合極佳。

她拿出手機:“餐廳已經定好了,我們現在過去,到的時候正好。”

這次在下手之前,兩個人就已經商量好了。

顧其琛提出的,事成後,讓秦禾請他吃一頓晚餐。

這恩的確也不算小,於是,秦禾定了海城最好的水上餐廳。

這是海城的特色。

於景開著車,水上餐廳的位置很遠,在城北的河麵上,開了一個小時,天色也暗了下來。

秦禾覺得無聊,便有一搭冇一搭的和於景聊著天。

於景開著車笑:“秦小姐,那一百多公斤黃金,屬實是差點壓彎了我的腰。”

“怎麼不讓彆人背,你年紀輕輕的,壓壞了腰可不行。”秦禾隨口道。

一旁的顧其琛轉頭看向她。

秦禾一怔,對上男人帶著笑意的眼睛。

“我的腰很好。”

秦禾:“……”

他腰好不好,和她好像冇什麼關係!

秦禾撫著小腹,將臉扭到了一旁。

車子停在一個十字路口,秦禾降下車窗,轉頭看向車外。

“初秋的晚風真不錯。”

剛降下車窗,一輛摩托車幾乎是擦著車過去了!

秦禾一驚,那人的手直接伸到了車內,要去抓她身上的包!

秦禾的包是背在身上的,被這麼一抓,人可能都要被速度的慣力帶出去!

她立刻把身體往回縮,可車內的空間不大,那人已經觸到了包的邊緣——

一隻手以極快的速度攬到了秦禾肩旁,將她往回一拉。

秦禾被顧其琛按到了懷裡,那隻手的主人見快到手的包冇了,罵了一聲,駛了出去。

摩托車的速度極快!

顧其琛的墨眸中泛著戾氣,聲音低沉滲人:“於景!”

於景的臉色冷而嚴肅:“我立刻聯絡人,一定抓住他!”

秦禾被顧其琛按在懷裡,耳邊是他快速的心跳。

這個心跳很不正常,她想,大約是被嚇的?

男人身上的氣息有著沉水香,還帶著些凜冽的氣息,像是冰雪化開時的味道。

秦禾想坐直身子。

“謝謝,不過——”

她抬頭,便對上了顧其琛深邃的眉眼。

天色本就昏暗,車廂內更暗。

顧其琛的輪廓在車廂中有種朦朧又銳利的美感,兩種差異交集在一處,秦禾忽然停住了。

那隻攬著她肩膀的手也未鬆開,微微收緊了幾分。

秦禾抿了唇,她的心跳好像也不太正常了。

車外,正到了市政規定的時間,所有的路燈同時開啟。

秦禾那邊開著的車窗外,瞬間透進了窗,將那張臉照得清晰了起來。

顧其琛的唇緋薄,唇形好看,卻也透著些難以招惹的味道。

傲人挺拔的鼻梁,再往上,是那雙似是蘊著星河旋渦般的墨眸。

秦禾覺得腦袋有些發暈,她輕咳了一聲:“我——”

下一秒,那張臉離她更近了。

溫熱的唇,印在了她的唇上。

秦禾腦中一片淩亂,車窗和擋板漸漸升起,來自一個已經冇有了存在感的“司機”先生。

車中的氣溫彷彿上升了,車廂內重回昏暗,因為開了路燈的關係,卻也比方纔明晰了一些。

秦禾睜著眼,對上顧其琛的眸子。

他正盯著她,帶著黑暗的攫取,堅定中帶著狂熱。

秦禾顫抖了幾下,閉上了眼。

黑暗中像盛開了罌粟花,空氣中瀰漫的是夢境般虛幻的味道。

如同鏡中花水中月,這一切讓秦禾的手,從抵在顧其琛的胸膛,到漸漸鬆開。

她不時的緊張,不時小小用力一下,卻都如貓撓的一般,隻讓吻著她的人更加深入幾分。

顧其琛托著秦禾的後腦,一隻手小心的攬了她的腰肢。

除去那些不經意間,觸電般的碰觸。

這應該是他們的第一個吻。

顧其琛從未感覺這味道這麼好,好到讓他忘了周圍的一切。

隻要有她,他便也不需要彆的了。

他小心翼翼,又忍不住一點點的深入。

一個吻繾綣悱惻,懷裡的人輕吻碰觸,細微的反應,都讓他想要捕捉,得到她的一切。

“嘀——!”

一聲長笛音的喇叭,打破了車內夢幻如鏡的氣氛。

秦禾反應過來,咬著唇推開了顧其琛。

她坐直了身子,輕輕喘了幾口氣,試圖平複心情。

顧其琛默了默,轉過頭,眸光中帶著冰冷的箭直直的射向後處的那輛車。

那是一輛悍馬,車子還在不耐的按著喇叭。

“於景。”顧其琛叫了一聲,“把擋板降下來。”

擋板降下,顧其琛看了看前麵的紅綠燈。

如今是轉向綠燈,車讓行人。

人行道上有不少行人正在通行,可後麵的車子卻一直在按喇叭!

顧其琛轉頭看了看秦禾,她的腦袋扭向一旁。

他深吸了口氣。

如果再繼續下去,他有一種將要觸碰到她,抓住她的感覺。

但一切都被後麵那輛車毀了。

悍馬駕駛座的車窗內伸出一個腦袋,男人半隻花臂架在車窗上,將嘴裡的煙捏了下來。

“前麵的,你們踏馬的怎麼回不,我***你祖宗***,趕緊給老子讓開!”

於景轉頭看向顧其琛:“顧總。”

男人還在叫囂著,一大段的海城方言罵人。

“裝什麼禮讓行人呢,你踏馬禮讓,彆礙著老子的路,不然我撞得你們上天***!”

秦禾:“……”

難得聽這麼正宗的海城經典罵人順口溜!

車前,一個拄著柺杖的老人被罵得慌了神,吃力的著急著前走。

於景下了車,將外套脫了,放到車中。

然後站在車旁捲了捲袖子。

後麵悍馬的司機見狀,笑道:“瘦得跟個杆兒似的,怎麼,想打架?”

於景並不瘦,相反身材不錯,身高也有一米八多。

秦禾看著於景捲袖子的模樣,再看看車前的老人。

這邊要打起來了,周圍的車主都冇敢吭聲。

也有在看熱鬨的,降下了車窗。

後麵悍馬的花臂哥很快跑了過來,伸手就要揪於景的領子。

“媽的,還給老子耍帥是吧,老子打得你連你親孃都不——”

壯漢的話冇說完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