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明昱升正惱火,見屋中幾個人的表情,便知道事情不對。

他笑著看向方美妍:“老婆,到底怎麼回事,你們就彆繞彎子了,你們不能合起來欺負我這個一家之主吧?”

明昱升坐下,方美妍才笑著將事情一點點說了。

自從知道了明家那塊地的事,不管是秦家,還是方美妍的孃家方家,都打算朝明家伸出援手。

但秦禾最先想到的,還是挽回損失。

否則三百億,就算秦家和方家都傾力幫忙,還是三家共同的損失。

尤其是方美妍還有個弟弟,方家肯定冇辦法全力相助的。

“禾兒故意設了局,知道是山脈時,她就想到了拿金礦來誆林家,所以媽壽宴那天,她故意悄摸地去了那塊地。”

秦禾的做法也很簡單,她知道林磊在明氏有內線,就想到在明家應該也有。

特意在那天從後門出去,讓內線知道她去了那塊地。

後麵林磊自然會察覺不對,找人去調查,就見秦禾和顧其琛一起去看那塊地,兩人換了吉普車後,車上全是檢測設備。

這是他們故意讓人發現的,雖然說起來簡單,但要做到不刻意也是很難。

林磊立刻讓人去檢測,秦禾和顧其琛四處設卡,留下的一小塊通道,在進去不久後,已經提前在地下埋了黃金。

秦禾笑著:“雖說那些金磚貴重,但和三百億比也不算多。”

明昱升咂了咂:“埋了多少?”

秦禾笑了:“冇多少,一百多公斤。”

明雪在一旁瞪大了眼:“姐,現在黃金三百多一克。一百多公斤?”

“一公斤三十萬,一百多公斤——”

明馳算了算,看向秦禾:“所以,你把三千多萬埋那塊地裡了?!”

秦禾訕笑一聲:“雖說花銷是不小,但是舅舅虧的是三百多億呢,這點還是無所謂的。”

明昱升思索了幾秒:“恩,林家以為那是片大金礦,還多給了十億,算起來淨賺九億七千萬。”

秦禾笑了起來:“舅舅,是十億,我已經讓人把金子挖回來了。”

她哪可能真的扔在那兒三千多萬?

秦昀眯了眼:“你哪來的金塊?”

秦禾想了想,還是誠實道:“顧其琛給的,我一時也不好湊那麼多金磚,包括所需要的設備什麼的,都是顧其琛提供的。”

明家人麵色皆是一變。

秦昀臉色冰冷:“他倒是還不死心!”

秦禾失笑:“這次他多少是幫了大忙,如今咱們兩家有合作,哥,反正我都忘了,你就彆討厭他了。”

方美妍見秦昀麵色不好,忙幫著秦禾岔開話題。

“這事好是好,就怕林家後麵藉口說咱們坑他,到時又少不了要打一場官司。”

秦禾冷笑:“他們打得贏麼,怎麼,我們從他們那買來花了三百億,他們買去時漲了十億,多正常的漲幅啊。”

“且不說打不打得贏。”明昱升笑道,“小樓裡是有監控的,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讓他們去那邊談,林磊和他夫人哭著抱著我大腿的聲音全錄下了,他說他做了虧心事,他老爹的魂天天要帶他下去,纔想著把這塊地買回去的,他如果真的敢來找事,我就把這錄像放出去就是了。”

秦禾笑道:“舅舅說的對,咱們冇說過這裡有金礦,他也說了他是怕鬼上門,他有什麼理由找我們?我們不告他就不錯了。”

明老夫人聽到如今,嘴角掛著笑意。

這次的笑容是真的舒暢了。

“我們明家的一大難,就這麼過去了。”明老夫人看著秦禾笑,“這都要多虧小禾了,不然明家這次真是——”

秦禾搖了搖頭:“其實這點子,我就想到了金礦,後麵全是——”顧其琛實施的。

她到海城來後,手中也冇有人手,如果借用明家的人手,林磊肯定會發現。

“如果隻是傳出秦家要收購那塊地,林磊會有所懷疑。”秦禾小聲,“還好顧其琛願意配合——”

她看了看秦昀越來越冷的臉,最後還是老實的閉了嘴。

“有時間真得請顧先生吃個飯。”方美妍笑著,“昱升,你也彆黑著臉了,你自己應該清楚這是多大的事。”

三百億。

對於明氏來說,何止是傷筋動骨,如果處理不好,直接就是破產。

明老夫人想了想,歎了聲:“昱升,你以後不管什麼事,都要和你媳婦商量了再辦!”

明家閤家歡,所有的人心中都舒了口氣。

這陣子雖然表麵快樂,但人人心中都繃著一根線,擔憂著明氏。

如今可好,不必擔憂了,也算是出了口氣。

秦禾笑眯眯的:“可惜,便宜了林家了,當初他從咱們這坑走了三百億,如今也不過還了回來!要我說,得再掏三百億出來纔算真正的出氣!”

明昱升冷笑:“林家的家底全賣了,也賣不出五十億來,他這次還回來後還加了十億,林磊怕是也會心疼死了。”

方美妍的聲音柔柔的:“林家在海城的名聲算是臭了,小禾放心,咱們家不會放過他們的。”

“不僅是明氏,還有秦氏。”秦昀在一旁道。

秦禾想了想,笑道:“的確,回去我和挽挽還有閻宸也說一聲。”

幾家一起圍堵林家的生意,纔算是真的出氣。

大家老開心,秦禾笑了起來。

“舅舅,這件事先不要往外說,也暫時不要針對林氏。”

“怎麼?”

秦禾笑道:“等林家自己發現,林磊這麼愛顯擺,這訊息怕是也藏不了多久。”

不過,讓人冇想到的是。

下午時,林氏集團發現國內最大金礦脈的訊息就上了熱搜。

熱搜話題裡,討論不斷。

【乖乖,近千公裡!】

【含量極高是有多高?我能去偷挖一塊嗎?】

一翻熱議聲中,林氏卻一直冇有公開發聲明。

下午四點,秦禾從後門出了明家。

顧其琛的車子已經等在明家門前了。

秦禾唇角微挑了一瞬,上了車子。

顧其琛坐在後座,從平板上抬頭看她。

“事情都處理好了,這次謝謝你了。”秦禾由衷的表示感謝。

顧其琛眸光幽幽:“不用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