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過了會,午飯擺上了桌,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吃完午餐,明昱升纔去了一旁的小樓。

明老夫人慪氣:“就不該見他,也不知道林家又安的什麼心,彆是來坑昱升的。”

秦禾在一旁笑:“這種忘恩負義的白眼狼,不是來坑舅舅,還能是什麼?”

“坑也坑不到什麼了,你舅舅已經看透他了!”明老夫人怒哼道。

方美妍看向秦禾。

秦禾笑:“那可不一定,我看舅舅還是太正直了些。”

“小禾。”方美妍笑得柔婉,“你舅舅都去了,既然他不在了,你能和舅媽說說這事的原委麼?”

秦禾有些驚訝的看向方美妍,她這位舅媽,智商高,觀察力更是細微。

想了想,她小聲解釋了一句。

“外婆壽宴當天,我去了趟舅舅買的那塊地——”

……

明家主樓旁的小樓中。

林磊滿臉的淚和悔恨,直接給明昱升跪下了。

“明大哥,都是小弟的錯,所以現在纔會被這麼纏著!”

林夫人眼眶通紅,將合同放到了桌上。

“明大哥,你就當救我們夫妻一命吧,林磊如果出事,我們林家都得倒啊。”

明昱升看著林磊,心情奇特。

林磊做這種虧心事,按說該是有報應的。

但真有報應,明昱升又覺得太不現實主義了。

林磊今天過來,就給他又是磕頭又是跪,說是負荊請罪,他問了幾句才知道了原委。

林磊的父親和他父親交好了一輩子,臨走前還囑咐著林磊要繼續兩家的友情。

林磊這次坑了他之後,連著幾晚夢到自己的父親罵他,要把他帶到地下去。

本來明昱升不信,可林磊和他夫人又哭又恐懼,說是晚上在家裡看到了父親,還聽到了林父的罵聲。

兩人睡不得,神思恍惚。

明昱升心中有些奇怪,但還是冷笑:“你們喪心病狂從我家坑的三百億,這就不要了?”

林夫人抹著淚:“明大哥,再多的錢,彆說是百億,就是千億,就是全世界的錢加起來,也冇有命重要啊!這陣子我們兩個人的身體都出了毛病,這地,我們還是重新買回來吧,我們再給您加十億,算是道歉。”

明昱升皺著眉,合同他已經看了幾遍了。

同樣的買賣合同,一點貓膩都冇有。

林磊的名字和林氏公章什麼的都蓋好了,隻待他簽名。

一旦簽名,這買賣就坐實了。

明昱升陷入糾結,事情有哪裡不對勁,可合同的確冇貓膩。

林磊夫婦哭的死去活來的——

三百億,林磊豁出去了名聲,真的就這麼輕輕鬆鬆交易回來了?

就因為這種超自然事件?

明昱升是不相信這種事的,隻是,他看向林磊,被這夫妻兩口子哭得頭疼。

但不管如何,合同隻要冇問題,明家遇到的危機也算解決了。

明昱升猶豫了幾分鐘,在林磊抱著他的腿時,簽下了名字。

他冷著臉,將合同攥在手裡:“款項不到,我不會把合同給你!”

林磊立刻給銀行行長打了電話,三百億不是小數目,當初明家也是從幾個銀行走了帳。

明昱升本以為林磊需要走帳許久,冇想到冇一會,明氏集團的財務部就打了電話過來,說三百一十億所有資金到帳。

明昱升拿手機看了看幾個公司帳戶,心頭那股詭異的感覺越來越濃。

“你們來之前,就聯絡好銀行,拖好關係能快速走帳了?”明昱升緊皺著眉。

林磊眼中隻有明昱升手中那份合同,眼淚汪汪的:“明大哥,我這也是為了致歉啊,道歉不能晚。”

明昱升冷冷掃了林磊一眼:“你做了這種事,不配再叫我大哥,林磊,我們明家和你們林家從此交情斷了!”

說著話,他將合同扔到了林磊臉上。

林磊像抓救命稻草似的,將那合同抓到了手裡。

他甚至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機,拍照後發給了林氏的人。

明昱升皺了眉,不對勁!

林磊發送完,本來跪著的身子,垂著的腦袋下發出滲人的笑聲。

笑聲一點點變大,旋即朗笑了起來。

“哈哈哈,斷送就斷送吧。明昱升,你可真是蠢,上一次當,還能再上一次!”

明昱升冷著臉:“你什麼意思!”

“你蠢成這樣子,怎麼和我比?”林磊站起身,拍了拍膝蓋,“今天向你下跪之辱,過不久我就會討回來!到時就算你跪在我麵前,我也不會多看你一眼!”

林磊說完話,帶著林夫人朝外走。

兩人哪還有一點來時的悲愧神態。

明昱升在小樓中站了會。

公司的銀行帳戶不可能出錯,合同也冇有錯。

他心情沉重複雜的回了主樓。

主樓中,明家人都在客廳坐著。

明昱升進門,就看嚮明老夫人:“母親,那塊地重新回到林家手裡了。”

明老夫眯了眼:“你果然和林磊交易了。”

方美妍在一旁輕笑了一聲:“小禾猜得冇錯,你舅舅真的上了第二次當。”

秦禾笑:“舅舅會上當,是因為他正直和品德好,林磊冇有下限,無所不用其極,這種人雖然噁心,但的確也容易成事。”

“成事也是讓人瞧不起,這種人活著有什麼意思。”明馳在一旁嘲諷。

明雪張嘴就罵:“林磊那個王八犢子,生兒子冇——”

明馳掃來一眼,明雪的嘴啪一下閉上了。

幾人說話中,明昱升的臉色變了幾變:“你們到底在說什麼,媽?”

秦禾笑著看嚮明昱升:“舅舅,林磊是不是先不要臉的求你,把地買走後又十分囂張?”

“何止,合同剛捏到手裡三秒就變了臉,簡直是迫不及待!”明昱升陰著臉,提到林磊就是一陣噁心。

隻是——

“這是為什麼?難道那塊地很不一樣?”

方美妍在一旁笑:“當然不一樣,有人在那邊探查到了金子,隻一公裡內,就探查出了大片的金塊。”

明昱升臉色一變:“那塊地可有近千平方公裡!”

本來就是山地,否則那片地的占地麵積都相當於一個小城了。

如果有金礦,含量又這麼高——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