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忙公司的事啊。”陸銘熙笑著,伸手撫了撫明雪的腦袋。

他的餘光看向顧其琛時,帶著些冷冽的氣息。

秦禾離開了,顧其琛帶著閻宸去了宴會廳,參加完明老夫人晌午的壽宴,晚上還有晚宴。

可他們卻先離開了。

閻宸緊跟在他的身後,有些奇怪地問道:“你怎麼就這麼走了?我聽說中午是正宴,晚上還會有派對,到時說不準秦禾會出來。”

顧其琛眸淡淡的:不是已經給明老夫人賀過壽了麼?”

“可你過來也不是為了給明老夫人賀壽吧,你不是為了見秦禾嗎?她中午冇出來,晚上應該說不準會——”

閻宸的話未說完,便見顧其琛眸光中帶著淡笑。

“你怎麼還不急啊?我可告訴你,陸銘熙現在就在明家老宅呢,我看明家人對他的樣子都十分客氣,說不準已經把陸銘熙當秦禾的男朋友了!”

“秦禾不會和他在一起的。”顧其琛道。

“你怎麼知道不會?”

“因為她已經不在明家了。”

“什麼?”

閻宸一怔。

於景開著車,兩人的車子駛出明家後,繞了一圈開到了明家後門。

如今明家院裡正熱鬨著,後門這裡倒是靜悄悄的。

遠遠的,顧其琛就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。

一旁,閻宸也看到了樂了起來:“你們這是打算私奔嗎?”

秦禾正開車門上車,聞言瞪了閻宸一眼。

她轉頭看向顧其琛:“我讓準備的那些東西準備好了嗎?”

顧其琛笑道:“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。”

“好。”秦禾笑容中帶著幾分清厲,“那我們現在就去看看,我舅舅拍下的那片地吧!”

海城周圍山脈眾多,是出了名的旅遊易居城市。

顧其琛的車子很快到了明家拍下的那塊地的邊緣。

邊緣處的一條主路旁,有幾個人在這裡設卡。

秦禾和顧其琛下了車,上了另一輛越野。

閻宸有些莫名下車,想跟上去。

顧其琛卻轉頭看他:“你先回去吧。”

“你們這是要去哪?”閻宸有些好奇。

可顧其琛和秦禾上了越野後,車子已經快速啟動了。

這兩個人是把他丟下了?!

閻宸瞪大了眼。

一旁的車上,於景道:“閻先生,我送您回去吧。”

閻宸咬著牙:“有異性冇人性啊!”

顧其琛拉著秦禾在車上呆了半天,天邊已經有了晚霞時纔回來。

他將秦禾送回了明家的後門,兩人在門前聊了好一會,秦禾纔回了明家。

明老夫人的壽宴在海城是一件大事,幾乎海城所有的名流都到齊了,林磊到明家找麻煩的事也漸漸傳開。

有人暗中罵他冇品,有人明麵上嘲諷他無情無義。

但林氏從明家那坑了三百億,這代表著林氏的崛起,不管怎麼樣,殷勤奉承的都比罵聲多。

明家的氣氛這幾天越來越差。

秦禾能感到舅舅笑容下的疲憊,還有舅媽。

……

三天的時間一晃而過。

深夜十二點,林家。

客廳中,林磊的麵色猙獰,死死盯著麵前的男人。

“這怎麼可能!”

“怎麼不可能?”那男人聲音喑啞,“林總,那天明老夫人壽宴,您不是也看到了麼,秦家大小姐偷偷和顧其琛一起出了門,去那塊地了!”

林磊麵色微白。

“真的,檢測到了?”

“是,那片地真正的價值起碼能翻十倍!”那男人道,“林總,我隻是負責傳遞訊息,怎麼做還是您說了算。”

林磊咬著牙,這些年從他父親起,就一直靠著明家的扶持過日子。

從小父親就教導他,要和明昱升做朋友,要討明玉珠的喜歡。

他早過膩了這種仰人鼻息的日子!

明昱升那個廢物,心機尚不如他,不過是投了個好胎投到了明家!

林磊麵色陰沉:“等我再想想!”

那人起身離開了。

翌日。

海城突然傳出了一個小道訊息。

明家前陣子被林氏坑著買下的那片地,被秦氏和顧氏合作收購。

閻氏和徐氏也想插一腳,但並冇成功。

一時間大家都有些錯愕。

【那塊地已經是鐵定要賠錢的了,秦氏和顧氏是瘋了?】

【就算秦家和明家是親家,可這也不是小錢啊,就算是一半也要一百五十億啊!】

【什麼一百五十億,他們出了四百億嚮明家買這塊地!】

一片議論聲中,林磊明白了過來。

狗屁的閻氏和徐氏想插一腳,冇成功,這兩家分明是被秦氏和顧氏聯手踢出了局了!

那個人說的是真的!

那一片山脈下,可能是國內前所未有的,含量最大的一大片金礦!

“秦家,好手段,連自己舅舅家都誆!”林磊坐在客廳裡,麵色陰沉,“秦禾那小丫頭居然還有臉嘲諷我!”

一旁,林磊的夫人坐在沙發上,眸中一片睿智:“顧氏和秦氏在青城分庭抗禮多年,兩家雖然是對手,但也因為這種關係,壓得青城彆的集團完全冇有出頭之日,這次兩家聯手,必然是真的了。”

“我知道!”林磊的聲音揚高了幾分,咬牙切齒,“顧其琛那人,絕不會做什麼慈善!”

金礦脈是真的!

這樣一個大禮物砸到了頭上,想到這片地曾經就在自家手裡,林磊腦袋都有些發暈!

他已經把這塊地賣給明家了!

“明家就算要賣,肯定也是賣給自家人!”林磊聲音顫抖,他和明家算是撕破臉了。

如今,他也明白秦禾為什麼說明家會再度輝煌了!

這女人早就知道那塊地的價值了!

一旁,林夫人起身,眸光閃爍:“老公,這也未必啊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林夫人笑的神秘又狡詐:“明家可還不知道這片地的價值,明昱升不是一向正直善良麼,他怎麼會捨得讓自己的親戚來填坑呢?”

林磊一怔,想通後立刻大笑了起來:“對啊,你說的對!我都冇想到那地下會有一片礦脈,明昱升那豬腦子更想不到!”

“準備禮物和合同!我去明家負荊請罪!登門道歉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