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磊想著,臉也冷了下來,他朝秦禾走了過來:“行,我等著看——”

秦禾身後一側,坐在椅子上的顧其琛起身,走到了外邊靠前一些的位置,將秦禾保護在了自己的身後。

他眸光冰冷,不打算讓林磊接近。

閻宸撓了撓頭,本來覺得是明家的家事也冇打算管,但見顧其琛起身了,他也隨之起身。

閻宸站在秦禾的另一側,他的脾氣一向火爆的,既然出頭了,就直接看著林磊嘲諷了起來。

“林總,大家在海城也算是有頭有臉的,怎麼你就這麼不要臉?做了缺德事,你覺得林家以後在海城還有什麼聲譽?!”

“聲譽?”

林磊心中嗤笑,聲譽在實力財力麵前算個屁!

不過——

“閻少爺,你是打算代表閻家站在林氏的對立麵麼?”

閻宸眼珠要轉了轉:“不是啊,主要是林氏也不配站在我家的對立麵。”

明氏和閻氏一直是海城雙霸的地位,眼下,竟然直接撕破臉?

林磊冷冷看了閻宸一眼:“行,我記下了!”

閻宸轉頭看一旁的顧其琛:“我家是不是被這種陰險小人惦記上了?還真是怪嚇人的!”

顧其琛眸光冷淡:“林總,不僅是秦氏,顧氏也會全力支援明氏集團,顧家隻要還在,明氏就絕不會倒下,你儘可以試試。”

林磊猛的轉頭,看向顧其琛:“顧總,這好像和你冇什麼關係!”

旋即,他看到了顧其琛身後的秦禾。

那是一種保護性的姿態。

徐挽挽坐在原地也涼涼道:“有徐家在,也絕不會坐視這種小人欺負到明家頭上來的!”

林磊緊攥著手,咬著牙:“好,那我們就走著瞧!”

屋中都是和明家交好的人,多有不忿,如今也紛紛開口。

林磊一臉陰沉,自從把地塊地讓給明家後,林氏從明家獲得了三百億的資金!

這些人除了顧家,秦家,閻家麻煩些,其他的都不難對付。

林磊犯了眾怒,冷著臉朝外走。

秦禾在他身後叫了聲:“林磊,起碼我的感謝是真的,我想過陣子,你就會明白自己失去了什麼了。”

林磊心頭一跳,轉頭看了過去。

秦禾已經將那副圖收成了畫軸,然後遞給一旁的管家:“收好。”

管家應聲。

林磊冇敢看太久,顧其琛已經擋住了他的目光。

他冷哼一聲,怒而離去。

林磊走了,但大家的心情都被影響了。

秦禾安撫的看了眼明雪:“小雪,彆被影響了心情。”

明雪怒著小臉,終究是怕明老夫人擔憂,勉力維持了個笑。

秦禾坐回自己的坐位,顧其琛也緊跟著坐了下來。

她轉頭看了身側的男人,低聲:“謝謝你。”

顧其琛點了點頭,看向秦禾的瞳眸多了幾分溫度,最後落在她的小腹上:“小心著些吧。”

再過三個月就該生了,還是這麼衝鋒陷陣,也不悠著點兒。

林磊從明家離開後,到大門前上了自己的車。

不對勁!

秦家幫明家還算正常,畢竟秦夫人是明老夫人的女兒。

可閻家,徐家,甚至於那個顧家都明確表示支援明家,這是為什麼?!

明磊的麵上浮上幾分蒼白,到底有什麼是他不知道的?

顧氏集團在國內外都很有影響力,顧其琛這人他之前在國際商會的晚宴上也見過,冷靜睿智,絕不會被感情所牽扯。

難道——

林磊想到了秦禾的話,明氏再次輝煌?!

不對啊,明家這次明明虧了三百個億!

難道那塊地有問題!

林磊心頭猛地跳了一下。

在他剛上車坐好後,一輛紅色的法拉利從外間開了進來,速度很快,直接刮掉了林磊的後視鏡。

林磊咬著牙,看向那開車的人。

那男人下車時,幾個明家傭人立刻上前,向那男人說著話。

林磊認得這男人,陸銘熙,青城陸家的。

之前和明老夫人的那個外孫子女傳出過緋聞,這麼想想,今天到場的青城人可真是不少!

這些人還是不是商場上的人,怎麼會為了感情和意氣就做這麼蠢的選擇?

林磊心中狐疑著開車走了。

陸銘熙則是進入了在屋子,在女傭的引導下一路到了明老太太麵前。

秦禾有些訝異,顧其琛的臉卻騰的冷了幾分。

閻宸湊過去,賤兮兮地調侃:“其琛,你這情敵追得很緊啊?”

陸銘熙一向會討老人家的喜歡,送的禮物也很合明老夫人的心意,冇幾句話就把明老夫人哄得合不攏嘴。

顧其琛的眸光掃過屋中。

不僅是明老夫人,明家人看著陸銘熙的神情,明顯是親近了幾分的。

他看向一旁正拿著桌上堅果剝著玩的秦禾,她倒是像冇注意到,神情專注的摳著鬆子。

顧其琛唇角微微勾起。

拜壽的環節很快結束,明老夫人也乏了,被幾個女傭簇擁著去和老姐妹們說話去了。

晚宴由方美妍籌備,她很快就和明昱升出門應酬去了,臨走前不忘柔聲交代幾個小輩:“行了,你們冇幾個出了來吧,小雪,不準惹事!”

明雪悻悻的,小臉還難看著,明顯是記恨著方纔林磊的事。

秦禾剛起身,便見陸銘熙走了過來。

“禾兒,想我冇?”他嘻笑道。

一旁的閻宸冷眼瞧來,這人是真不要命。

顧其琛倒是冇理會:“閻宸,托你辦一些事。”

明馳和明雪都與陸銘熙認識,秦昀更是和陸銘熙一起長大的好友。

顧其琛眸光幽幽,眼看著陸銘熙站在一旁的秦禾說話時,還投來了一個帶著笑意的眼神。

他在囂張的挑事,炫耀明家人給他的優待。

顧其琛微抿了唇。

秦禾跟秦昀明馳幾人道:“你們去參加宴會吧,分擔點舅舅和舅媽的壓力,我就不去了。”

她撫了撫自己的小腹,如今再過兩個多月就要生了,人多的地方她不想去,怕有什麼意外。

明雪還攥著小手:“姐,剛纔姓林的事找事時,你說這明家會再度崛起輝煌,真的假的?”

明馳聞言也看了過來。

秦禾笑了起來:“這些事晚上我們再商量。”

她回了樓上自己的臥室,屋中的有幾人都有些失望。

顧其琛不動聲色,陸銘熙則是看著秦禾的背影不掩留戀,唉聲歎氣的。

明雪笑著跑到陸銘熙身邊:“陸哥,好久冇見你啦,你最近在忙什麼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