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禾送完禮物,明家的親朋好友一一上前賀壽。

大家閒聊了會,來的客人也漸漸多了起來。

明老夫人怕秦禾累著,叫她坐在一旁下方的椅子上休息著。

於是,秦禾端了杯茶看著陸續的人進來拜壽。

來的都是海城有頭有臉的人士,也有些古玩字畫界的大師們,秦禾的外公在世時,性格爽朗,廣交好友,明家在海城一向聲譽極好。

秦禾聽著管家報禮單,又奉上禮物讓外婆過眼。

時不時來著人,她已然有些犯困了,悄然掩著唇打了個哈欠。

“老夫人,閻家的少爺閻宸,和——青城顧家的顧其琛來給您賀壽了。”

秦禾一個激靈,看向門前。

屋中的人大都是明家的親戚,對顧其琛和秦禾之前離婚的事也是聽說過的。

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門前。

秦昀更是皺眉起身,一旁的明馳亦是。

兩人都是不善的盯著走進來的人。

閻宸走在前頭,硬著頭皮頂著,小聲的對身邊的顧其琛:“這一廳的人,有半廳都在瞪咱們,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這麼討人厭!真是多虧你了!”

顧其琛麵色淡定,目光掃過眾人,落到了坐在明老夫人下首的秦禾身上。

她今天格外嬌俏,一身紅色的旗袍,下襬寬鬆,遮住了微隆的小腹。

紅色趁得她的皮膚更加白皙幾分,一頭烏黑的青絲用一個樹枝樣的簪子挽著,簪頭的櫻桃是個碩大的紅寶石。

那雙澄澈明亮的眼睛,如今正緊盯著他。

顧其琛輕輕笑開,秦禾抿了唇,攥緊了杯子。

明老夫人皺著眉,也注意到了顧其琛和秦禾兩人間的互動。

她是非常非常非常討厭這個辜負了她孫女的男人的!

但滿堂賓客儘在,明老夫人還是忍了下來,伸手不打笑臉人,人家畢竟是來賀壽的。

“閻家閻宸,祝明老夫人福壽綿綿,鬆鶴千年。”

閻宸冇了平時的紈絝模樣,一臉恭敬的賀壽。

他送來的禮物是一件老壽星的玉雕。

明家和閻家在海城都是大家族,集團也有所合作,明老夫人笑了笑:“閻少爺有心了。”

旋即,看向了顧其琛。

“青城顧家,顧其琛,祝老夫人日月昌明,天倫永享。”顧其琛同樣恭敬。

明老夫人抿著唇,過了好幾秒才勉強道:“多謝顧先生了,請坐吧。”

秦禾捏著杯子,顧其琛送來的是一套頂級南紅瑪瑙做的麻將,海城這邊的人都愛打麻將,顧其琛這禮物也算是送得合適。

隻是那南紅瑪瑙,秦禾掃一眼知道是頂級珍品,一克都得上萬,這一整套麻將——

她抿了唇,冇說什麼。

顧其琛掃了屋中一眼,徑直走到了秦禾身邊坐下了。

屋中的人表情各異,大多數人都是祝壽完就走了,讓坐下隻是句客套話,這顧其琛怎麼就真坐下了??還坐到親人才能坐的位置??

大喜的日子,也冇人說話,隻是心思各異。

秦禾也是心情複雜,趁著有人祝壽,壓低了聲音看顧其琛:“你怎麼來了海城?”

顧其琛神色淡淡的:“來和閻氏談合作,聽說明老夫人壽宴,我想到你照顧了我奶奶這麼久,我也該投桃報李,就和他一起過來了。”

是這樣麼?

秦禾疑惑的盯著他看,男人麵上一副坦然自若的模樣。

拿了手邊女傭端來的茶盞,撇去浮沫喝了一口。

顧其琛的側顏驚豔,秦禾冇看出端倪,心頭去快跳了幾下,她迅速轉過了臉。

很快,管家便在門前道:“老夫人,徐氏集團的徐小姐來給您祝壽了!”

秦禾和秦昀同時朝門前看去。

徐挽挽性子一向跳脫,徐氏在海城有了分公司,屋裡的人大都認得她。

“明奶奶,挽挽祝您開開心心,健健康康,萬事如意!”

徐挽挽歡快的模樣像是調和劑,讓屋中的人都笑了起來。

明老夫人笑著和一旁交好的老姐妹道:“這是徐家的小姐,和我家小禾玩得很好。”

徐挽挽笑著:“明奶奶,這是我的禮物。”

她獻寶似的將自己好不容易得來的鬆鶴壽圖奉上,一副得意的模樣。

明老夫人連誇了幾句好,又真心誠意的讓她去坐。

徐挽挽笑眯眯的轉頭,看到秦昀時,小臉一僵。

旋即想去找秦禾坐,卻看到秦禾和顧其琛坐在一處。

徐挽挽瞪著眼,看著秦禾,心中大驚,這是什麼情況?!

顧其琛另一邊坐著閻宸,閻宸身邊倒還有個空座。

徐挽挽還記恨著昨天閻宸坑她的事,眯了眯眼,坐了過去。

“閻少爺,好巧啊,我們又見麵了!”徐挽挽坐下後,咬牙切齒道。

平日裡一副大爺模樣的閻宸,今天格外紳士優雅,他心頭髮虛,臉上淡笑:“是呀,徐小姐喝茶。”

徐挽挽要眯眼:“閻宸!你昨兒耍我的仇,我找到機會一定要報!”

閻宸抿了唇,小聲:“我如果說是顧其琛讓司機開的車,你信麼?”

“嗬,禍水東引?”

閻宸和徐挽挽雖是針鋒相對,但兩人都是豪門出身,自小禮儀都在學。

兩人臉上都帶著淡笑,外人看起來隻是在低聲談話。

秦禾悄然看了看徐挽挽和閻宸,又看了看自家哥哥,喲嗬,果然臉都塊結冰了!

賓客來得多,秦禾陪坐著發睏。

顧其琛坐在她身邊:“你得坐在這一直陪著麼?”

秦禾點了點頭,有氣無力:“客人來賀壽,人不齊不禮貌。”

顧其琛皺了眉,便聽秦禾又道。

“也快結束了,中午便是正宴了,再挺一個小時。”

顧其琛側臉看著秦禾,唇微抿了抿,眼底泛出心疼。

眼看著快挺到結束了,秦禾看了看,徐挽挽和閻宸還在“如火如荼”的聊著天。

自家哥哥已經快成小冰臉了。

而明馳那邊時不時盯著她這邊皺眉,一副看顧其琛不順眼的模樣。

明雪則是早坐急了,屁股下有釘子一樣,一會換一個姿勢。

秦禾悄然打量著外婆的神色,外婆明顯也有疲態了。

外間,管家忽然揚高了聲音。

“林氏林磊先生到了。”

屋中所有人俱都是一怔,旋即明家人秦家人的臉色都冷了下來!

明馳騰的起身:“他還敢來?!”

,co

te

t_

um-